目前日期文章:200707 (2)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經文:谷神不死、是謂玄牝。玄牝之門、是謂天地根。綿綿若存。用之不勤。

闡釋:上天皇母慈悲提示:以谷神不死藏玄牝,要大地兒女速拜弓長祖師,當今弓長祖師是天時應運的天下一大明師,當受明師指點開智慧門,始能豁然古聖老子所暗示的答案。
皇母訓子十誡:谷神不死藏玄牝,可道可名即非真,道德五千未言盡,速拜弓長早歸根。
老子從第一章,以真道非以語言文字想取得真相,必須要有明師指引,「道」即祖脈所延伸眾妙之門為來龍,至第五章以多言數窮,不如守中,「中」的問號在第六章以谷神暗示結穴,從中即可找到答案。
道德經第六章;是攸關一大事因緣的生死大事,關鍵生、死、迷、悟的一大智鑰。古聖云:「君子無入而不自得焉。」內文若不能契悟,任爾飽學經書,滿口翰墨文章,一切盡是焦芽糟粕,無異衹坐水月道場,妄說空花佛事,舉筆畫虛空,可不慎哉!
憨山大師亦提示:「古今智巧機變之士,自謂思無不致,智不可及,故飾智自愚。是心光未透,本體未明,墮於無明妄想網中,而將以為智大。若持螢火而與赫日爭光也,曾生志道,當以此自勉。」 【夢遊集】
老子奉天之命示現人間,於道德經已明示來龍,並暗示結穴,從中闡道、傳道、來拯救世人。要世人體悟「道」本無形之靈炁,乃無法立名,是天地之始。「道」從有形之一切相,可名是萬物之母。這已明確指引世人之靈性有歸根的方向。再以眾妙之門、橐籥、守中、玄牝之門、天地根、皆同證得玄妙之谷神,惟有尋師訪道者,能得一明谷神,體悟道尊德貴即可救得了靈性,使其谷中之神長生不死,是謂谷神不死。

有云:
道尊得一指谷神,
德貴長生證玄牝,
經言五千歸坐進,
鑰妙復命天地根。

*經師易訪,明師難逢,入道修德者可以化渺小為偉大,由平庸至神奇。
谷神:契悟有得髓者始知谷神。老子藉物言道,藉「谷神」這文字,是靈性所棲息之處。讓世人觀照天地造化,有結穴所產生靈妙之名山古剎,加以反照自身靈性所棲息之穴,此靈穴名謂谷神,俗云:「開光點眼」。
不死:以物質面,人有形之軀體,會有生滅。從精神面,這點靈性是不生滅,故謂不死。
*尋師訪道指谷神,生命永恒即長生。
玄牝:玄在肉眼能見度受限,從思維上,天地萬物有生生不息,謂其牝母,故謂玄牝。
玄牝之門:這玄妙之門户,意指能長養萬物之德。
天地根:儒家中庸之退藏於密,『密』即是天地根。佛家以萬法唯心,心乃心為一身之主,萬行之本,謂祕密藏即指天地根。天地生養,靈性主宰此身生命之根源。
綿綿:幽微而不絕。
若存:存而不可見。
用之:道之達用,
不勤:道生萬物乃無窮盡。

趣譚1、老子藉物所引喻將以自問,對於「谷神」二字的認知是文字上膚淺的皮,或有參學衹知肉的
一知半解,或所學遇有經師祇入骨。得髓須有明師傳授心法真傳方得真髓。由皮、肉、骨、髓、有緣份與根基的不同層次,這終究能解開多少的問號?聖意的答案可否能使心靈豁然有驚嘆號!以有諸己而後求諸人這實際心得的逗點,能段落分明以不誤導,不內疚,不留遺憾的誠懇為人解說,令得聞者心開悟解,至皆大歡喜。這才是從心靈默然地劃下圓滿句點。綿綿若存,用之不勤乃歸根復命,一語歸家山的谷神不死。

釋論云:「持戒為皮,禪定為血,智慧為骨,微妙善心為髓。」
聖意難測,好學參研經書,專以語言文字去推敲揣摩祇得表「皮」、肯接受規戒可得其肉,猶孔門三千弟子或五祖弘忍門下五百徒眾。嘗聞孔門七十二賢或五祖弘忍門下之神秀可謂得其「骨」、惟有能延續傳承與師心契,如孔門四聖或五祖弘忍門下之惠能可謂得其「髓」。理論之多,說則雖萬般,即放之彌六合,謂其多言,於層次上的體認與感受必不盡相同。祇識得文字亦可為「皮」,會得字意自願受持可為「血」,肯修身立德而無尤怨可為「骨」,與師心默契,得乎衹共說一心法可為「髓」。

*達摩祖師越九年,欲返天竺,命門人曰:「時將至矣,汝等盍各言所得乎?」時有道副對曰:「如我所見,不執文字,不離文字,而為道用。」祖曰:「汝得吾「皮」。」尼總持曰:「我今所解,如慶喜見阿閦佛國,一見更不再見。」祖曰:「汝得吾「肉」。」道育曰:「四大本空,五陰非有,而我見處,無一法可得。」祖曰:「汝得吾「骨」。」最後慧可禮拜,依位而立。祖曰:「汝得吾「髓」。」【景德傳燈錄】

趣譚2、
嘗聞:「博古通今。」古聖有云:「質諸鬼神而無疑,百世以俟聖人而不惑。」告諸往而知來者。
*黄檗禪師云:「十方諸佛出世,衹共說一心法。」
十方諸佛出世,衹共說一心法;明十方諸佛出世,即知聖佛示現皆奉天之命,始有道運與道脈之展轉囑累。衹共說一心法,即入不二法門亦得一明谷神也,即是師傳正法眼,妙法心印以契證心。不明心法即不得其門而入,必疑慮競生。

*見證:達摩祖師乃顧慧可而告之曰:「昔如來以正法眼付迦葉大士,展轉囑累而至於我,我今付汝,汝當護持。并授汝袈裟以為法信,各有所表宜可知矣。」可曰:「請師指陳。」師曰:「內傳法印以契證心,外付袈裟以定宗旨。後代澆薄疑慮競生,云吾西天之人,言汝此方之子,憑何得法以何證之。汝今受此衣法,卻後難生但出此衣并吾法偈,用以表明其化無礙。至吾滅後二百年,衣止不傳法周沙界,明道者多,行道者少。說理者多,通理者少,潛符密證千萬有餘。汝當闡揚勿輕未悟,一念迴機便同本得。聽吾偈曰:『吾本來茲土,傳法救迷情,一華開五葉,結果自然成。』」

趣譚3、
由得皮、肉、骨、髓、這已分明有不同的根基與認知。嘗聞:「一流先生看星斗。」星斗是指名山結穴,週邊有配稱結成形學的總稱,星斗亦如指人體之眼耳鼻口,谷神是指靈穴。達摩祖師云:「說理者多,通理者少。」憨山云:「不知名山為何物」,雖熟記歌訣,切勿高論星斗,所謂星斗絕不是指看天上星宿,該得知天地造化,有結穴所顯玄妙。穴有平地穴,有海潮穴及山勢所結之龍穴。能流傳於今香火仍旺盛之名山古剎,如五台峨嵋,普陀伏牛,靈隱,曹溪或平地穴有北港媽祖,東港王爺,鹿港龍山寺,海潮澎湖天后宮。有些各地廟宇宗祀,所產生優秀人才,子孫傑出,這絕不是空穴來風。入門又懂得感恩者,必感受到這一切的玄妙來自於上天所造化,其心態上必為而不恃,功成而弗居,必合乎聖意這無為的真實義,學道者亦然。
學道若無明眼知識印證,而墮在光影門頭者,最喜受他人恭維、請益與親近,想博取眾口爍金,來添補其感官或情緒上的空洞與寂莫,入門明眼知識者必一目百碎,怎會妄加起舞而誤導無辜?嘗聞:「明知不可又随聲附合去讚美,這無異是一種欺騙良心,又是近乎於偽裝的毀謗。」

*憨山:「古人出家,特為生死大事,故操方行腳,參訪善知識,登山涉水,必至發明徹悟而後已。今出家者,空負行腳之名,今年五台峨嵋,明年普陀伏牛,口口為朝名山,隨喜道場。其實不知名山為何物,道場為何事,且不知何人為善知識,只記山水之高深,叢林粥飯之精粗而已,走遍天下,更無一語歸家山,可不悲哉。
南海無涯,乃生死苦海之波流也。因無明師印證,遂落空見。或識神未破。墮在光影門頭,或習氣未淨,被工夫逼拶,變現種種境界。所言一大事者;即指眾生本有之自心,名為佛性種子耳。是知經乃佛所開示之路,禪乃欲人循路而行,持經而不悟心,與參禪而不見性者,總非真行。今無明眼知識印證,若不以教印心,終落邪魔外道。但不可把佛說的語言文字,及祖師玄妙語句,當作自己知見,必要參究做到相應處。古德云:『三途地獄受苦者未是苦,向袈裟下失卻人身為誠苦耳。』」【夢遊集】

趣譚4、
天地有陰陽二氣,運行了日夜消長。靈體主穴分佈人體有奇經八脈各穴道,以大地有來龍分佈平地海潮及靈山隱藏有結穴之地,主樞所結穴之處藉名謂谷神,將此有達其妙,即可謂谷神不死。行醫之事;要有名醫札準穴位,始以達其效。生死大事;要有奉天承運的明師,開啓聞道者這眾妙之門玄妙關竅的谷神,始以達其功。這虛無玄妙的道(靈性),加以修身培德,靈性不生滅謂之谷神不死。道之玄奧,能生育天地萬物,這不可思議的出入門戶謂玄牝之門,亦是主宰自身生死的根源。上天所賦於人類的一點靈性,亦名生命,這生命源出於天即謂天地根。靈性是陪走一生,並可造就傑出而幽微不絕的幕後推手,這偉大的達用是永無止盡。

趣譚5、
*經師雖易訪,明師確難逢,珍借天恩賜,言殊理皆同。
黄檗禪師以入門者為真道作見證:「十方諸佛出世。衹共說一心法。」
心法即傳授真道,壇經之三更授法,儒之孔門以「丘隅」傳授心法,老子以谷神同證眾妙之門,耶穌基督以「窄門」,佛家以「不二法門」諸多皆衹共說一心法。
日本道元禪師以「眼橫鼻直」,日本弘法大師以「奧山」;老子以「谷神」、這些都是共說一心法。

*色は匂へど 散りぬるを 我が世誰そ 常ならむ 有為の奧山 今日越へて 浅き夢見し 酔ひもせず。【弘法大師】

*弘法大師云:
色は匂へど;人間世形形色色,各有所好,如眼耳鼻口,同聚一臉上。
散りぬるを;有朝一日終要分散,即性去人亡,四大各分散。
我が世誰そ;生之於世,任何人都寄望。
常ならむ;找到恆常不受生死輪迴的真理。
以上這一段是提示:人生該認知的方向。下一段是指引尋求答案。
有為の奧山;永嘉大師云:「自從認得曹谿路。」惟有遇得奉天之命的天命明師,才能指點玄關,即谷神,亦是本來面目,開啓此身玄奧靈山之門竅。
今日越へて;得聞真道,可超生了死。體悟「道」超越一切語言、文字,不再沈淪於生死苦海之中。
有為の奧山,今日越へて:永嘉大師云:「遊江海、涉山川。尋師訪道為參禪,自從認得曹谿路,了知生死不相干。」
浅き夢見し:人生如夢,人生短短幾十年即如旅泊者,猶客寓寄於棧店,如舟泊於岸,世間是做客,天上才是祖家。 
酔ひもせず:夢醒了認清塵俗非久常之計,因此不可再迷醉了。
浅き夢見し,酔ひもせず:即金剛經:「一切有為法,如夢幻泡影,如露亦如電,應作如是觀。」

uangwu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經文:天地不仁,以萬物為芻狗;聖人不仁,以百姓為芻狗。天地之間,其猶橐籥乎!虛而不屈,
動而愈出。多言數窮,不如守中。

闡繹:天地之至仁,随天意造化具有自然之生滅,天地不棄萬物,令人最不起眼賤以草紮成狗的芻
狗,在祭祀天地時節,也有盛飾奉上的機會。

聖人奉天之命示現人間,教化百姓亦然。草趁青翠的時期就有機會祭天,人活著就有機緣知天、事天、並可修身立德以報答 天恩。人體之一呼一吸亦其猶橐籥乎!老子引喻天地之間就像一冶鐵用的大風箱,送風熾火之器的橐籥,箱內是空的猶如一大虛空,随者陰陽二氣,一送一拉風力則生生不息,並無窮盡的生育萬物。這正啓示了生命存在萬般用,一旦無常萬事休。有此玄奧之妙用,是難以藉任何語言文字可形容。老子藉以不如守中;要世人體悟;口說般若而不識自性般若,口說心不行,如幻如化的後果。參學者該如何從有此身軀,再契入藏有一股無形潛力在推動的「道」。

經鑰:一
天地不仁:是真情流露,即至仁無親,大親則已矣。
莊子:「蹍市人之足,則辭以放驁,兄則以嫗,大親則已矣。故曰,至禮有不人,至義不物,至知不謀,至仁無親,至信辟金。」【庚桑楚】
莊子藉物而言道,闡述親情的可貴,引喻說:當不小心去踩到了市人的腳,就要陪罪說:「這是自己放縱的錯誤,因為當中缺少一份情誼。」假使是哥哥踩了弟弟的腳,因為存有一份手足之親情,便憐惜地撫慰;假使是父子至親,那就不用說了。所以說最尊貴的禮儀,是懂得互換角色,把別人當作自己看待;最崇高的節義,是不被名聞利祿、財貨所誘導所入陷,即物格此是不貪戀有外物的存在。最高明的智慧,是不用巧思奸計之謀略;最親愛的仁心,是重視內在實相生命,是沒有親疏的分別; 最誠信對上天發善愿的保證,是人格尊嚴受肯定,一諾千金,辦事不用金玉作為押質的。

天地不仁:六祖惠能慈示:「人有兩種,法無兩般;迷悟有殊,見有遲疾。」

孟子曰:「莫非命也,順受其正.盡其道而死者,正命也.桎梏死者,非正命也.」

迷人著重於外在一切物質面的假相,智者則重視精神面,深信永恆生命在於盡道而死的道德修養。對於同一件事的觸目遇緣,就各有不同的解讀,迷人執著於利害得失,執迷者當遭受困逆時,則怨天尤人之心起矣,認為上天不慈悲,常起抱怨者易自塞悟門而自斷善緣。
所謂不仁;是自然生滅其藏有一公平定律而論,這無非是指各人生死各人了,他人難替半毫分。古今成就玄德者是資德充備,須具有實學與實德,確不可忽視亦輕慢不得。不仁是天理昭彰,以大公無私,毫不賣弄人情。

尋求生命答案與價值,惟有自己負責,任何人是取代不得。強擰的瓜是不甜,強求的事是不成,強爭的位是不善。猶古代香儼智閒禪師請示溈山幫開示父母未生前的答案,溈山直言,我不能告訢你,因為我若告訢你答案,是我的心得,和你不相干。一旦我告訢你,是沒有實質歷練而冀求感受,猶早產兒易受夭折,你將來會後悔,終究也是會埋怨。「禪宗公案裡有宗元對道謙說:五件事」,誰都替代不得,外似無情其實是真情,說是不仁其實已深藏至仁的對話。

天地不仁:天地能生育萬物,幕後是有主宰,故天地不敢以有仁自居其德。
老子在清靜經已直言:「大道無形,生育天地。大道無名,長養萬物。」
聖人藉以大道來啓示世人,該得知大道是造化天地,生育萬物之母。嘗聞:「得道高僧」。得道即是得知「道」是生靈萬物之根源。天地是聽令行事,老子則以萬物作焉而不辭,生而不有,為而不恃,成功而弗居,長而不宰,是謂玄德來指引世人,需得知 造物主。

聖人不仁:聖者之大任是誨人不倦,亦是代為傳達天心懿旨,聖意提及道德規範,對於放縱又悖道而行者,必厭煩這純正的道理,耳朵發癢,就隨從自己的情慾,並且掩耳不聽真道,將規範視其為不仁的束縛。對於學道者聽取道德規範,視為是成就人格遵嚴的保障。聖人謙恭之德不以仁自居,故謂聖人不仁。子曰:「若聖與仁,則吾豈敢?抑為之不厭,誨人不倦。」

經鑰:二
以相對的理論,從中體悟出絕對,有其不能否定的結論。天地對萬物,聖人對百姓,造物主造化天地,生育萬物以養民;聖人奉天之命示現人間,聖人教化百姓以知天。百姓若無萬物就不能感受寒暑、冷暖、饑餓與苦樂,以及萬物受四時變化,生滅之至理。聖人與天地合其德,百姓若無聖人指引,就難以得知修身立德的可貴。

古云:「道者、萬物之始,是非之紀也。是以明君守始以知萬物之源,治紀以知善敗之端。夫道者、弘大而無形,德者、覈理而普至。至於群生,斟酌用之,萬物皆盛,而不與其寧。道者、下周於事,因稽而命,與時生死。」【韓非子】

經鑰:三
天地不仁,以萬物為芻狗;聖人不仁,以百姓為芻狗。這正也提示世人懂得珍惜生命,要活現生命價值與尊嚴就不必自卑,也不可自棄。天地生育萬物,世人將視為卑賤的草,在青翠時紮成狗,就有祭祀天地時節則盛飾奉上,功成身退祭完丟棄不憐惜。上天視芻狗就有祭祀的機會,何况其它鮮花素菓。聖人對百姓的看重,如復聖顏淵所說:「人皆可以為堯舜。」百姓肯接受聖人指引,都有造就德性並可呈現感恩 上天的機會。即孟子所說:「盡其道而死者,正命也。」由此任何人皆要珍惜生命,何必自怨自艾。

純陽祖於同治十年辛未年批訓提示:「不太卑、不高抗、久後自有好風光;眾領袖,居人上,裝模作樣多荒唐;他怎知,末後着,皇天大道低處藏;把玄妙,對人講,人反笑他入魔鄉。」
深信善緣的可貴,得聞一句聖言經鑰,可終身受益。

程子有云:「中庸是孔門傳授心法,子思恐其久而差也,故筆之於書,以授孟子。其書始言一理,中散為萬事,末復合為一理,「放之則彌六合,卷之則退藏於密」,其味無窮,皆實學也。善讀者玩索而有得焉,則終身用之,有不能盡者矣。」

述聖子思引述詩經:「鳶飛戾天,魚躍于淵。」來談及根性因緣,孟子亦提示:「盡其心者,知其性也。知其性,則知天矣。存其心,養其性,所以事天也。殀壽不貳,修身以俟之,所以立命也。」

天地萬物藏有玄奧以警惺世人,以鳥與魚各有其生存條件的根性,若違反即不知天,必難以事天,自然困逆叢生,無知者則怪罪天地不仁慈。

純陽祖在歷年易理批露把知天、事天之玄妙對人講,這是 天恩浩蕩,天地與人類的磁場秘笈,以乾六天五禍絕延生為例;本身是乾卦,就以洛書「乾」是西北,依順時鐘方向即北、東北、東、東南、南、轉繞一圈。乾與北,北是坎,乾坎是六煞,這些磁場與命運造化,產生吉凶禍福是息息相關,知天、事天者可好修身立命,得此祕笈將以善用,更會珍惜其玄奧,並感恩純陽祖與 天恩。
純陽祖:「乾六天五禍絕延生,坎五天生延絕禍六,艮六絕禍生延天五,震延生禍絕五天六,巽天五六禍生延絕,離六五絕延禍生天,坤天延絕生禍五六,兌生禍延絕五六天。
六是六煞文曲水,禍是禍害祿存土,天是天醫巨門土,延是延年武曲星,五是五鬼廉貞火,生是生氣貪狼木,絕是絕命破軍金。」

初步對這些字字雖是簡單,當有緣受教者必感受這些句意深遠,又其功能在於日常生活很達用,也會接受無為與功成弗居的真實義。無善緣者易自以為是,反笑這些是執迷入魔鄉。古聖有云:「好學近乎智,不恥下問。」物不經冰霜,則生機不固;人不經憂患,則德慧不成。擁有最寶貴的智慧,往往是經受極大的痛苦中扎掙得來的,他人的經驗歷程始有智慧的結晶,能分享智者的心得,即可檢視出自己的不足與心靈的傷痕,從中反省來以改變弊習。

天地之間,其猶橐籥乎:老子藉物言道,天地之間,像似一大風箱,有日夜消長運轉陰陽二氣,其猶人體的一呼一吸就如橐籥;橐籥在冶鐵送風熾火之器,橐籥象徵廓然空虛,可包容萬物,生育萬物無窮盡。簡單縮小的體悟就像脚踏車的打氣筒。
不屈;無窮盡。
愈出;生生不已。
虛而不屈:天地浩瀚,虛空無窮盡。
動而愈出:運轉日月,生育萬物,生生不息。
多言:道之玄奧是難以用語言文字可表象,一旦落在情緒上,隨著眼耳鼻口的感官,所流露的語言文字即謂多言。再多的言談,填不滿的是慾海,攻不破的是愁城。灌不息的是怒火,敎不醒的是懶惰,挽不回的是遺憾。救不了的是墮落,和不來的是虛偽,學不好的是旁門,修不成的是無德。
數窮:走向末路,古代禪師提示說:「說似一物即不中,開口便錯,起念即乖。擬議聖境,即落於戲論謂數窮。」
多言數窮:謂諸多的引喻,由中散發為世人悉知萬事,充塞彌放於六合,一切多言皆落在理論上。
不如守中:求道時之禮囑:「當前即是,這是真明路。」始不誤失不如守中之定盤針。不知守中即如古德所云:「迷者已病未覺認毒為藥。」

不如守中:明確目標,當前即是不遠找;茫無目標:一根稻草壓彎腰。是體悟到多言之後即末復合為一理,守中:乃是主宰生命的本來面目,即卷之則退藏於密,諸多的戲論,不如尋求一切感官的幕後主宰,以實際「道」是主導眾妙之門的根源,此謂不如守中。

經鑰、四

1、看個父母未生前,是甚麼面目,這話頭,古代香儼禪師已驗之良方。昔香儼在百丈禪師會中,問一答十,馳騁知解。百丈圓寂之後到溈山,山問渠如何是父母未生前本來面目?卻答不得,乃將從前所學所解底,一拋棄。想作自了漢就去向南陽,結茅以居。一日因擊竹大悟,作偈呈溈山,溈山乃撫而印之。

2、學人要求安樂法門,先須識破身非我有,但看父母未生前,何曾有此血肉之軀,及四大分離,即今此身更向何處安立?如此時時觀察,久則忽然一念覺破,即不為此身所苦,是為治身病之妙藥。【夢遊集】

3、從前有一位師父參如何是父母未生前本來面目?參了多年,未能開悟。後來碰到一位大德,請他慈悲指示個方便。大德問:你參什麼話頭?他答道:我參如何是我父母未生前的本來面目?大德道:你參得太遠了,應向近處看。他問:怎麼向近處看?大德道:不要看父母未生前,須看一念未生以前是什麼?禪者言下大悟。

4、建寧府開善道謙禪師,本郡人。初之京師依圓悟,無所省發。後隨妙喜庵居泉南,及喜領徑山,師亦侍行。未幾,令師往長沙通紫巖居士張公書,師自謂:「我參禪二十年,無入頭處。更作此行,決定荒廢。」意欲無行。友人宗元者叱曰:「不可在路便參禪不得也,去,吾與汝俱往。」師不得已而行,在路泣語元曰:「我一生參禪,殊無得力處。今又途路奔波,如何得相應去?」

元告之曰:「你但將諸方參得底,悟得底,圓悟妙喜為你說得底,都不要理會。途中可替底事,我盡替你。只有五件事替你不得,你須自家支當。」師曰:「五件者何事,願聞其要。」元曰:「著衣喫飯,屙屎放尿,駝箇死屍路上行。」師於言下領旨,不覺手舞足蹈。元曰:「你此回方可通書。宜前進,吾先歸矣。」元即回徑山,師半載方返。妙喜一見而喜曰:「建州子,你這回別也。」【指月錄】

uangwu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