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0812 (3)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道德經鑰 第十八章
經文:大道廢,有仁義;智慧出,有大偽;六親不和,有孝慈;國家昏亂,有忠臣。

闡釋:人存活在大自然之間,平時不會感受大自然恩賜予世人的陽光,空氣與水源土壤的德澤,當聽到有某國度有災難,任何人皆有惻隱之心必由衷憐恤,尤其生活在繁華都市若突然停電,頓時形成一片漆黑,人心總生恐慌,若小孩必投向母懷求依靠,母愛也必呈現,心中必渴望光明早現。
老子直示世人,大道原由一炁而生,此靈炁是無形而生育天地,因此非以世人之根塵色相可引喻。大道是天下人之公器,必毫無有私情之雜,秉公心運行日月以普照大地。
大道玄奧是不可名,所生育天地,運行日月,並且長養萬物;老子證道指歸:【獨立而不改,周行而不殆,可以為天下母,吾不知其名,字之曰道。】
「道」本自具足,行於世人是生而不有,為而不恃,功成而弗居,是無為而為,故太上之時,有道明君代天佈德是至誠之實理,而世人不知有之。
於上古時期 上天差派聖佛示現以治世,就因為大道無形又無名,但由有形之事從中可體悟出無形之至理。世人處事有系統則不紊亂,人有血統則可印證親情血脈,道有道統始有論語堯曰篇得見證:堯曰:「咨!爾舜!天之曆數在爾躬,允執其中。四海困窮,天祿永終。舜亦以命禹。」
天之曆數:是天命傳承。
允執其中:是心法真傳。
上古盛世,有三皇堯舜禹及五帝以道治理天下,當時民心純樸而有善德,無有仁義、智慧、孝慈、之名,衹有善行之實,生活盡在道化之中。
次後人心作祟以利失義,僥倖爭位得為君王,不能以道治天下,不知效法天地無為之德以化民,將天性之善昏昧而道心隱廢,此謂大道廢矣。
大地民心離道自然悖德而亂象必生矣,為挽頹風不得已而巧立仁義之名以化民,故大道廢有仁義。
世代變遷,仁君治世,有些巧智之士就抓住人性的弱點,藉仁義之名而行詭詐之謀,崇名竊位使離道又失仁義者,得之自以為勝,自認為詭詐是高智慧,違道悖德所作為雖有所盛況盡是大偽。
六親父子、兄弟:夫婦是維繫社會安定的主流,亦是和睦相聚共住,遵行長幼有序的道德綱常,有此才是幸福的家庭。於不幸的家庭是六親倫理失序,因為各懷詭計,私心用事而行巧偽、所產生父不父、子不子,有智慧者是重視仁義道德之心,此心用於父母謂慈,用於為人子女謂孝,家庭和氣無弊害,此根本不必立孝慈之名。
國家君臣若失序就易昏亂,在昏亂的變化中,存有道德之士自然出現忠臣,忠臣來自遵行仁義道德,在家盡有孝慈,處事有智慧,於此才是國家之忠臣。
大道本無名亦無瑕疵,可是世人忘失道是歸根,德是復命。老子就直引世人能明道以立德,才有對於仁義,智慧,孝慈,做為教導修身治世的名詞為表徵。

句解:
大道廢,有仁義:大道是仁心,仁義是施政。有仁心而無仁政是難以有治世規範。有仁政而無仁心是難以有天下平。
大道乃具有良知良能者也。即親親,仁也;敬長,義也。無他,達之天下也。世人因忘失良知良能此本然之善,故曰大道廢。大道本具五常之德,所謂立身行道乃此天性之善將信解受持,以意誠自然心正、身脩、家齊、國治、天下平即可盛德而成名。
黃石公云:「夫道、德、仁、義、禮,五者一體也。道者,人之所蹈,使萬物不知其所由。德者,人之所得,使萬物各得其所欲。」【黃石公素書】
黃石公云:「道者,人之所蹈,德者人之所得,仁者人之所親,義者人之所宜,禮者人之所體,不可無一焉。」【三略】
聖意難測乎?聖意所示不外於關懷世人的生死大事,若悖離世人生死事大又喪失道尊德貴,或不解佛陀所玄機妙意之拈花一義,所言即是戲論,亦是大道之糟粕而已。
聖者表述「仁義」、「春秋」、凡俗說「東西」皆是指生死之大事。以五方由東日出,五常由仁,四季由春,仁、春、東、名雖有異,實位皆同。春生秋收,即是東升西落,皆暗示由生至死。
※聖者示現所言乃直截根源,印證心法真傳。
聖人所述「仁」天之尊爵是成就聖佛。
人之安宅是子直示心法真傳,是指引人身靈性所居之安宅。
孟子曰:「夫仁,天之尊爵也,人之安宅也。莫之禦而不仁,是不智也。」【公孫丑上】
孟子曰:「仁者如射,射者正己而後發,發而不中,不怨勝己者,反求諸己而已矣。」【公孫丑上】
孟子曰:「自暴者不可與有言也,自棄者不可與有為也。言非禮義,謂之自暴也;吾身不能居仁由義,謂之自棄也。仁,人之安宅也;義,人之正路也。曠安宅而弗居,舍正路而不由,哀哉!」【離婁上】
智慧出,有大偽:就因大道之純被隱廢,佛經有示:「動念則乖。」聖者所立仁義為法令,主要以拯醒民心,倡仁義為智慧之用,也因立仁義之法令滋彰,引使大偽之盜賊而多有。
智慧是良知之功用,大偽是私心作祟詭詐之巧弄。
智慧者明「道」則無大偽,若無大偽(黑暗)的考驗,怎能考核出智慧(慈光)的可貴。

六親不和,有孝慈:孟子曰:「道在爾而求諸遠,事在易而求之難。人人親其親、長其長而天下平。」
俗云:「迷人遠遠幾千里,明悟近近在眼前。」對於有緣求道時,明師直示:「眼前觀即是。」亦是孟子所云:「道在爾而求諸遠,」道不遠人,迷人不能反求諸己身而往外是求諸遠。天性本具仁義、智慧、孝慈。忠臣、誠易於處事,世人因迷失道心之善而違反仁義,錯用智慧成巧偽,難是難在於不覺天地造化之德。亞聖孟子提示:慈心於人人親其親、行孝於長其長,六親無爭亂所行持自然天下平。
孟子曰:「道在爾而求諸遠,事在易而求諸難。人人親其親,長其長,而天下平。」
國家昏亂,有忠臣:就因為大道受隱廢,才有提倡仁義審褒貶定善惡。
就因為大偽是錯用智慧,虛掛仁義之成名而實祇為爭爵祿。
就因為六親和,才有孝慈的名詞產生。
就因為國家昏亂,才有產生忠臣。
孟子曰:「天下有道,以道殉身;天下無道,以身殉道。未聞以道殉乎人者也。」【盡心上】
孟子提示:所處的環境,君王治理天下有道,志士為國以道隨身而出;君王治理天下無道,以智士該身隨著道而隱。從未聽聞到以道來遷就於人也。
孟子曰:「盡其道而死者,正命也。桎梏死者,非正命也。」【盡心上】
孟子提示:世人生死雖是大事,但犧牲要有價值,盡其道而死者,是有價值的正命也。亦是老子所示:「不失其所者久,死而不亡者壽。」若違悖天性的善良,犯了罪受桎梏死者,此非正命也。

經鑰一、
大道廢是指世人迷失在五色、五味;五音;迷失在五音是好聽美言而易令人迷失自我,若一昧只愛聽奉承的話語,卻聽不進忠貞的諫言,一味執迷不悟,更一意孤行,那後果將是可悲的結局:輕則招致災禍,重則敗家亡國,豈可不慎哉!
歷史的借鏡;古代齊王的相國鄒忌,長得相貌堂堂,身高八尺,體格魁梧。與鄒忌住同一城的徐公也長得一表人才,是齊國公認的美男子。
一天早晨,鄒忌起床後,穿戴整齊,信步走到鏡子面前仔細端詳自己一番,並隨口問妻子說:「你看,我跟城北的徐公比起來,誰漂亮呢?」他的妻子走上前去,一邊幫他整理衣襟,一邊回答說:「那徐先生怎麼能跟您比呢?」鄒忌心裏不大相信,因為住在城北的徐公是大家讚譽的美男子,自己恐怕還比不上他,所以他又問他的妾,說:「我和城北徐公相比,誰漂亮些呢?」他的妾連忙說:「大人您比徐先生漂亮多了,他哪能和大人相比呢?」
第二天,有位客人來訪,鄒忌陪他坐著聊天,想起昨天的事,就順便又問客人說:「您看我和城北徐公相比,誰漂亮?」客人毫不猶豫地說:「當然是您比他漂亮多了。」鄒忌前後問了三次,大家一致都認為他比徐公漂亮。可是鄒忌畢竟是個冷靜的人,並沒有因此而沾沾自喜,認為自己真的比徐公漂亮。恰巧有一天,城北徐公到鄒忌家登門拜訪。鄒忌第一眼就被徐公的氣宇軒昂、光彩照人而怔住了。兩人交談時,鄒忌不住地打量著徐公。再從鏡子裏面看看自己,結果真覺得自己長得比徐公差。
鄒忌反復思考這件事。既然自己長得不如徐公,為什麼妻、妾和那個客人卻都說自己比徐公漂亮呢?想到最後,他總算找到了問題中的真正結論。原來這些人都是在恭維我啊!妻子說我美,是因為偏愛我;妾說我美,是因為害怕我;客人說我美,是因為有求於我。看起來,我是受了身邊人的恭維、讚揚、而認不清真正的自我了。
※故事寓意:真正有智慧的人,是在一片讚揚聲裏還能保持冷靜、清醒、而不暗沾自喜,這樣才不會使大道廢而迷失自我。

經鑰二、
民無德而稱之齊景公因好嗜酒,有一次他連喝了七天七夜。大臣弦章上前諫說:「君王已經連喝七天七夜了,請您以國事為重,別再喝了;否則就請先賜死於我。」
另一個大臣晏子後來覲見齊景公,齊景公向晏子訴苦說:「弦章勸我戒酒,要不然就賜死他;我如果聽他的話,以後恐怕就失去喝酒的樂趣了;不聽他的話,弦章他又不想活,這該如何是好?」晏子聽了便說:「弦章遇到您這樣寬厚的國君,真是幸運啊!如果遇到夏桀、殷紂王,不是早就沒命了嗎?」於是齊景公果真戒酒了。

※助緣關鍵事態的成敗,忠貞諫言是賢臣幸善遇仁君,明君者有慧智是勇於改過,有此國家自然不會受昏亂,這總是相益得彰。

經鑰三、
 師經鼓琴,魏文侯起舞,賦曰:「使我言而無見違。」師經援琴而撞文侯不中,中旒潰之,文侯謂左右曰:「為人臣而撞其君,其罪如何?」左右曰:「罪當烹。」提師經下堂一等。師經曰:「臣可一言而死乎?」文侯曰:「可。」師經曰:「昔堯舜之為君也,唯恐言而人不違;桀紂之為君也,唯恐言而人違之。臣撞桀紂,非撞吾君也。」文侯曰:「釋之!是寡人之過也,懸琴於城門以為寡人符,不補旒以為寡人戒。」【說苑】

經鑰四、
晉平公與群臣飲,飲酣,乃喟然歎曰:『莫樂為人君!惟其言而莫之違。』師曠侍坐於前,援琴撞之,公披衽而避,琴壞於壁。公曰:『太師誰撞?』師曠曰:『今者有小人言於側者,故撞之。』公曰:『寡人也。』師曠曰:『啞!是非君人者之言也。』左右請除之。公曰:『釋之,以為寡人戒。』或曰:平公失君道,師曠失臣禮。夫非其行而誅其身,君之於臣也;非其行則陳其言,善諫不聽則遠其身者,臣之於君也。今師曠非平公之行,不陳人臣之諫,而行人主之誅,舉琴而親其體,是逆上下之位,而失人臣之禮也。夫為人臣者,君有過則諫,諫不聽則輕爵祿以待之,此人臣之禮義也。今師曠非平公之過,舉琴而親其體,雖嚴父不加於子,而師曠行之於君,此大逆之術也。臣行大逆,平公喜而聽之,是失君道也。故平公之跡,不可明也,使人主過於聽而不悟其失。師曠之行亦不可明也,使姦臣襲極諫而飾弒君之道。不可謂兩明,此為兩過。故曰:平公失君道,師曠亦失臣禮矣。【韓非子】

經鑰五、
嘗聞尊師重道;是體師之心,遵師之訓,效師之行,繼師之志,行師之道,了師之愿,欽師之意。
齊宣王問曰:「湯放桀,武王伐紂,有諸?」孟子對曰:「於傳(史書)有之。」
曰:「臣弒其君可乎?」
曰:「賊仁者謂之賊,賊義者謂之殘;殘賊之人,謂之一夫。 聞誅一夫紂矣。未聞弒君也。」
孟子篇有這一句話:「賊仁者謂之賊,賊義者謂之殘;殘賊之人,謂之一夫。聞誅一夫紂矣,未聞弒君也。」一夫即獨夫,古人又解釋說:「獨夫,言天命已絕,人心已去,但一獨夫耳。」
宣王問曰:「臣弒其君可乎?」孟子曰:「賊仁者謂之賊,賊義者謂之殘,殘賊之人謂之一夫。『聞誅一夫紂矣,未聞弒君也』」
釋義;孟子說:「毀棄仁德的人叫做賊,自盜仁德之功,愛心蕩然無存;毀棄義德的人叫做殘,自傷義德之功,威儀殘缺不齊。丟失仁義的人就叫殘賊,德性殘缺不全之人叫做獨夫。只聽說過誅殺了獨夫殷紂,沒聽說過謀害君主。」弒「殘賊獨夫」,順天應人矣。

經鑰六、
國家不亂皆因有忠臣在,道場有一片和氣皆因有志同道合,有同見同行,以相互尊重,慈心關懷並感恩十方;對於「仁義」妙意有不同的解讀,必有不同層次的認知與作為,從中可分辨出智慧之真偽,孝慈之內德與忠臣之操節。
古人有示:有大忠者,有次忠者,有下忠者,有國賊者。
以道覆君而化之,是謂大忠也;
以德調君而輔之,是謂次忠也;
以諫非君而怨之,是謂下忠也;
不恤乎公道之達義,偷合苟同,以持祿養者,是謂國賊也。

※修身處事該體認,護持道場是道中的忠臣,忠臣有六正者:
一曰萌芽未動,形兆未見,昭然獨見存亡之幾,得失之要,預禁乎不然之前,使主超然立乎顯榮之處,天下稱孝焉,如此者聖臣也。
二曰虛心盡意,進善通道,勉主以體誼,諭主以長策,將順其美,匡救其惡,功
成事立,歸善於君,不敢獨伐其勞,如此者良臣也。
三曰卑身賤體,夙興夜寐,進賢不解,數稱於往古之德行事以厲主意,庶幾有益,
以安國家社稷宗廟,如此者忠臣也。
四曰明察幽,見成敗早,防而救之,引而復之,塞其間,絕其源,轉禍以為福,使君終以無憂,如此者智臣也。
五曰守文奉法,任官職事,辭祿讓賜,不受贈遺,衣服端齊,飲食節儉,如此者貞臣也。
六曰國家昏亂,所為不道,然而敢犯主之顏面,言君之過失,不辭其誅,身死國安,不悔所行,如此者直臣也,是為六正也。【說苑•臣術】

※ 釋六正:
第一,當一切還隱伏著,沒有露出徵兆就能覺察出存亡的預兆和成敗的先機,在事情沒有發生之前,就預防它發生,讓人主很超然地站在顯要的地位,天下的人都稱贊他是位很盡忠的大臣,像這樣的大臣,就可算是聖明的臣子﹔
第二,懂得虛心意誠,貢獻善道,勉勵人主修身晋德,提供人主最好的策略,順著人主的優點,補救他的缺點,有了成績屬於人主,不敢自誇是自己的功勞,這是賢良的臣子﹔
第三,盡職肯承擔,願自己操勞,早起晚睡,不私心肯推薦賢能,學習古代的嘉言善行來勉勵人主,使國家社會能夠安定,這就是忠臣﹔
第四,是能明察極細節,有卓見能先看出成敗,能預防它並加以挽救,退而三思,堵塞它的空隙,斷絕它的亂源,轉禍為福,讓人主沒有可擔憂的,這是有見識的大臣﹔
第五,是能遵守規章制度,辭謝一切賞賜,也不接受贈送,衣服整齊,飲食節儉,這是忠貞不二的大臣﹔
第六,是當國家混亂的時候,人主處有事錯,敢冒犯人主,指出他的過失,不怕犧牲,認為自己犧牲了主要國家能保得住,對自己的行為不後悔,這是耿直的大臣。

uangwu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道德經鑰 第十七章
經文:太上不知有之,其次親之譽之,其次畏之,其次侮之。信不足,焉有不信。猶兮其貴言,功成事遂,百姓皆謂我自然。
闡釋:
聖道經意皆不離指引生死之大事,所參學若離靈性之歸根,則流浪生死,所行持若偏離復命,則易顢頇此生。
心燈錄:「千七百句,雖有差別,然總是拈花一義,總歸正法眼藏、涅槃妙心,若離此則邪魔外道。」
古云:「未有天地先有道,道本無名。」
老子曰:「吾不知其名,強名曰道。」
中庸:「苟不固聰明聖知達天德者,其孰能知之?」
時運迭轉,上古之時;聖佛治世,民心淳樸,謂太上不知有之。中古之時;世人不能見素抱樸,不能少思寡欲,迷失本真之淳撲,任由斯心意識而親之譽之於五色、五味根塵之欲,這是認賊將為子則聖意難測。
孔夫子云:「自天子以至於庶人,壹是皆以修身為本。」
永嘉證道歌:「捨妄心,取真理,取捨之心成巧偽。學人不了用修行,真成認賊將為子。損法財,滅功德,莫不由斯心意識。」
下古之時即當今之世,世人不知修身以道,修道以仁。忘失尊道而貴德,將天性本善之五常,交由情識而錯用,失忠信而弄巧偽,欺詐手段無孔不入,處處令人畏之侮之。
惟有沾受 天恩師德的殊勝因緣,感受聖意之奧。
聖經:「深哉,上帝豐富的智慧和知識!祂的判斷何其難測!祂的蹤跡何其難尋!誰知道主的心﹖誰作過 祂的謀士呢﹖」【羅十一:34】不遵聖意;乃照人間的遺傳和世上的小學就把你們擄去。【歌羅西書二:8】百姓不知有之,又信不足,自然受侮之。
對於真道有信受,對聖意有信解,接受真道的洗禮,自能斷疑而生信,肯定道尊德貴是造就聖佛的必徑。衹怕信不足,焉可有不信而自絕「道」是萬物之奧所指引?
貴言:是聖佛妙法流露,是聖心佛意所述之踪蹟,所滙集而成經典。聖人示現所行是處無為之事,所行不言之教,效法天地造化之德,萬物作焉而不辭;生而不有,為而不恃,功成而弗居;功成身退,天之道。
聖人提示世人尊道之歸根,貴德之復命。天恩之殊勝,聖人是天之道的影像,所示現之使命功成弗居而身退,此謂功成事遂。
聖人與百姓對於「自然」之認知,聖意已明言,苟不固聰明聖知達天德者,其孰能知之?因此百姓皆謂我自然,是追求人爵而不自好,聖人是行天爵之道復命於自然,聖凡之別由此分矣。

句解
太上不知有之:上古之時,太上盛德之君是奉天之命,導之以德,齊之以禮,使民不覺而自化,暗受其賜而不知,明君有其道而無教派之名。
其次親之譽之:中古之時,民智漸開。智者親之是親近道,稱譽有德之人。另有自以為智者其不忘情識,不能去除巧智,祇親近根塵之所好,稱譽名聞利養之擁有是人生一大享受,相差幾何?
其次畏之:人心有弊,惟有導之以政,齊之以刑,賞罰嚴正使民畏之。聖意制定倫常、八德、規戒,做為指引歸根復命的階梯,使士志於道能敬而畏之,故聖言以君子有三畏。世人忘失道尊德貴而胡作妄為,失忠失孝,奸巧虛偽欺詐,上下交爭利造成社會的亂象,民心畏懼不安。
其次侮之:君王無道又玩法,好操弄權勢,猛嗗國庫以自肥,茫失道尊德貴,失廉無恥,終使民侮弄不堪。
儒門論語有示:「人不知而不慍,不亦君子乎!」
古德云:「道高毁來,德高謗興。」
歷代聖佛盡是受侮、受辱而成就偉大,要不是有周遭的陰暗,怎能呈現有德之士心靈慈光的可貴。
濟公老師慈訓:「若無風考遮門户,茶市酒館成佛羅。」
永嘉證道歌:「從他謗,任他非,把火燒天徒自疲。我聞恰似飲甘露,銷融頓入不思議。嗟末法,惡時世,眾生福薄難調制。去聖遠兮邪見深,魔強法弱多怨害,聞說如來頓教門,恨不滅除令瓦碎。」
信不足,焉有不信:正信希有,真誠修道天不負,只怕人虧天,不怕上天會虧待於人。
因為各自根基與福報,關係到對聖道的信心,心地若昏昧是隔絕聞道的信受,謂信不足,怎可任意否定大道的殊勝。
顏回得一善而拳拳服膺,藉此可明證信足以成聖。
永嘉證道歌:「上士一決一切了。中下多聞多不信。」
老子云:「上士聞道,勤而行之。中士聞道,若存若亡。下士聞道,大笑之,不笑不足以為道。」
就因為各自根基理念與因緣未成熟,因此難以蒙恩,就不因為各自信心不足而輕易否定了 天恩師德的殊勝。
聖經:「撒種之人所撒的就是道。
那撒在路旁的,就是人聽了道,撒但立刻來,把撒在他心裡的道奪了去。
那撒在石頭地上的,就是人聽了道,立刻歡喜領受,但他心裡沒有根,不過是暫時的,及至為道遭了患難,或是受了逼迫,立刻就跌倒了。
還有那撒在荊棘裡的,就是人聽了道,後來有世上的思慮、錢財的迷惑,和別樣的私慾進來,把道擠住了,就不能結實。
那撒在好地上的,就是人聽道,又領受,並且結實,有三十倍的,有六十倍的,有一百倍的。」【可四:15】
聖經:「你們行事不要再像外邦人存虛妄的心行事,他們心地昏昧,與神所賜的生命隔絕了,都因自己無知,心裡剛硬;良心既然喪盡,就放縱私慾,貪行種種的污穢。」【弗四:19】

猶兮其貴言:古德云:「學者恒沙無一悟,過在尋他舌頭路,
欲得忘形泯蹤跡,努力殷勤空裏步。」
  古德云:「蓋為道眼不明,生死根源不破,不免輪迴。」
貴言貴在於直示歸根復命;永嘉證道歌:「直截根源佛所印,摘葉尋枝我不能,自從認得曹谿路,了知生死不相干。」
老子直示:「谷神不死是謂玄牝,玄牝之門,是謂天地根,綿綿若存,用之不勤。」【第六章】
「道大、天大、地大、人亦大。域中有四大,而王居其一焉!人法地,地法天,天法道,道法自然。」
【第廿五章】
功成事遂:功成是聖者處無為之德;事遂是聖者行不言之教。
聖佛示現是扮演對善信接引棄迷入悟的中堅橋樑,也是引燃心燈,化開陰霾的聖火傳承。這生死一大事的重任功成,使大地眾生同歸覺路。
百姓皆謂我自然:百姓是尚未入道修德的聖者,百姓忘却溯本追源,將 天恩師德,代天示道之聖人,以生而不有長而不宰,所處無為,行無言之教;世人不解聖言所示:玄牝之門,不知天地根是入長生之道,又不求出離生死苦海,自性昏昧將生死視為是我自然,終究是不得超然之百姓。
經鑰一、
迷人妄執學有千七百句,一切皆是方使法,言句雖有差別,若不解心法真傳是拈花一義,正法眼藏,不二法門,亦總歸谷神。不死即是涅槃妙心,若離此所言行則是誤入邪魔外道,可不慎哉!
黃檗:「大德,爾且識取弄光影底人,是諸佛之本源,一切處是道流歸舍處。」
龐居士:「行學非真道,徒勞神與軀,千里尋月影,終是枉工夫。」
永嘉證道歌:「若將妄語誑眾生。自招拔舌塵沙劫。」

生命中最大的悲哀莫過於妄從,不知體解大道妄說無上心而內疚,智者不入也。
生命中最大的殘忍莫過於誤導,不深入經藏智慧門自閉生障礙,仁者不為也。
生命中最大的浪費莫過於墮落,有私心偏見,自是排斥失圓覺,勇者不倡也。

經典是天心的投射,萬法是心之影像。聖佛是天人之間的媒介,猶以可道之語
言、可名之文字藉此為符號表達而已。
世人就因痴迷被驅而納諸罟擭,自墮於陷阱之中,將本然之善此君子有三畏,由畏之,久而變質產生了小人三不畏,由於不知天命而不畏,主因在於信不足,有不信而侮之。
老子有云:「五色令人、五味、五音;」馳騁田獵祇追逐於外在聲色,棧戀而忘返,終淪落則愈甚。
世人對於聖道難有共識,加上各自理念根基不足,因此每況愈下,由於世人不知 上天廣慈,差派聖者示現於世,佛經所示「諸佛世尊,皆為一大事因緣而出現於世。」尊位天子以一人引領萬民,謂有道明君,明君以無為處事,百姓不知有之。明君以德化人,使百姓親近稱譽。
大道殊勝聞道行道為何受侮辱受毁謗,其中必有因緣,對道信解受持成道則不足為難,也因信不足於受人輕賤就易自甘墮落,百姓之所以不能成就聖人,在於上無道根之歸,下無復命之德。智者行道若為人輕賤是先世罪業。即為消滅,罪業消佛道可成焉,可有不信乎?
金剛經:「須菩提,若善男子善女人,受持讀誦此經,若為人輕賤,是人先世罪業,應墮惡道。以今世人輕賤故。先世罪業,即為消滅。」
經鑰二、
上天造化人體有細膩的結構,世人不知而各執所好,易各自為是。莊子於齊物論有一提示:從百骸、九竅、六臟這軀賅之外另有主人公「真君」而存焉。百骸、九竅、六臟你誰最親,最喜歡誰?親之譽之,擇一棄異是糊塗。祇為自己所喜好的教門盡忠效命是親之譽之,對於其它教門經卷不敢博學審問,甚至自是自伐而排斥與毀侮是畏之侮之,這是一般教門上信徒的盲點。
上帝不會設定不同的教門而使大地人們起爭亂,家庭失和睦。任何人怎可不親譽真君,真君是指生命的主宰,門户的「户」少了上面一點即成「尸」,人生最忙是主宰帶動一呼一吸,生命主宰一離開,百骸、九竅、六臟盡停擺,想忙也無方,以教門信眾該與誰為親?若一昧執著自我受形的存在,不到死亡就等待耗盡。與外物財富地位相爭較量,相磨擦,其行為追逐奔馳,慾海難添而莫之能停止,豈不可悲嗎?終身役役勞苦忙碌,而見不到什麽成功,成功的定義不在於其社會上的財富與地位,迷失了尊道而貴德一切對生命是白忙。
聖人是指引世人生命的終極歸宿,苶然疲役是辛苦疲困而不知天地根之所歸,是蹧踏了生命價值的真實義,這可不是悲哀嗎?迷失方向這種人雖生猶死,活得茫然又有何死益!他的形骸死了,內心有多大的理想也隨者死了,這不是生命的一大悲哀嗎?人生在世原來這樣的糊塗,還是惟獨我糊塗,而別人亦有不這樣的糊塗嗎?』

莊子:若有真宰,而特不得其眹。可行己信,而不見其形,有情而無形。百骸、
九竅、六藏,賅而存焉,吾誰與為親?汝皆說之乎?其有私焉?如是皆有為臣妾乎?其臣妾不足以相治乎?其遞相為君臣乎?其有真君存焉?如求得其情與不得,無益損乎其真。
一受其成形,不亡以待盡。與物相刃相靡,其行盡如馳,而莫之能止,不亦悲乎!終身役役而不見其成功,苶然疲役而不知其所歸,可不哀邪!人謂之不死,奚益!其形化,其心與之然,可不謂大哀乎?人之生也,固若是芒乎?其我獨芒,而人亦有不芒者乎?【齊物論】

經鑰三、
信不足,在於道無形無名,故百姓不知有之。不知三千諸佛同一母,也不知誰是主人公,自然產生信不足。不同的因緣,不同的根基,必有不同的解讀,惟有得聞菩提種子這心法真傳者,加上信解受持而為人解說,就不會再尋枝擇葉,因此參悟經文要檢視己心,如何穿上新人才不會信不足。
古德云:「文章有皮有骨髓,三獸渡河禪意歸;
古來聖佛傳心法,妙處印可痛前非。」
從古代高僧憨山提示:「末法學人不達自心,專向外求,到底絕無真實受用,及有志參究向上事,不知本來無法,不了自心一味真實,更要別求玄妙,如此用心不唯正眼不明,抑且墮落外道邪見,名雖學道,不知翻成地獄種子豈不哀哉。」【夢遊集】
憨山:「竹林瓦枕足松風,午睡沉酣夢想空,
四體百骸俱作客,不知誰是主人公。」德
石頭希遷禪師:「從來共住不知名,任運相將只麼行;
自古上賢猶不識,造次凡流豈可明?」
老宿禪師:「五蘊山頭一段空,同門出入不相逢,
無量劫來賃屋住,到頭不識主人翁。」
斗峰道覺:「一手拍兮一手鼓,無位真人出格舞,
口中唱出無腔歌,三千諸佛同一母。」
有道之士受侮,乃因民心惡化,自恃聰明之資,上下乖戾,百事矛盾不通,則上下百事難理。好執偏見,捨眾議而重己權,廢公論而行私惠,致使進善之途漸隘,任眾之道益微,毀其未見未聞。所習未知有蔽,受侮之端起矣。
古德所貴言:聞道得心法,此心非指血肉之心,是谿然貫通吾心之全體之大用。故心為一身之主,萬行之本,心不妙悟妄情易自生。妄情既生見理不明,見理不明是非謬亂必叢生。所以治心須求妙悟,悟則神和氣靜。容敬色莊,妄想情慮皆融為真心矣。以此治心是脫去從前行為上的舊人,穿上新人;這新人是照著 上帝的形像造的,有真理的仁義和聖潔,此心自靈妙。然後導物指迷孰不從化?
聖經:「你們聽過他的道,領了他的教,學了他的真理,就要脫去你們從前行為上的舊人,這舊人是因私慾的迷惑漸漸變壞的,又要將你們的心志改換一新,並且穿上新人;這新人是照著 上帝的形像造的,有真理的仁義和聖潔。」【弗四:24】
百姓皆謂我自然,是學未至於道,又信不足則好衒耀見聞,受情識而馳騁機解,專以口舌辯利相爭勝者,猶如廁屋塗污丹雘,如此祇增其臭,徒勞而無益。

uangwu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道德經鑰 第十六章
經文:
致虛極,守靜篤。萬物並作,吾以觀其復。夫物芸芸,各歸其根,歸根曰靜,靜曰復命,復命曰常,不知常,妄作凶。知常容、容乃公,公乃王,王乃天,天乃道,道乃久,沒身不殆。

闡釋:
前章經文有提示善為道者,由微妙玄通之不同層級,必有不同的認知,惟有登堂之入道,入室之行道者才能感受 天恩師德殊勝因緣的入微妙達玄通。
此章直示觀其夫物芸芸各歸其根,此萬物生成之理,皆復歸於大道。
老子於清靜經已明證:「大道無形,無育天地。大道無情,運行日月。大道無名,長養萬物。」由天地萬物一切有相,去深悟其中有一股無形,無名之致虛,以求至乎其極,致虛之極即是大道。一切萬彙萬物由道而生,亦是萬物所復歸守靜之根源。
天恩師德的因緣殊勝,求道時明師所指授之止處,老子以「谷神」作印證,此止處是靜,眼耳鼻舌與六根塵是動,動之運行其中樞即是如如不動,動而不動之處曰靜,此靜是主宰眼耳鼻舌一切運作的功能。
惟有求道者始首明道之歸根本原,修身行道者達聖神功化之復命。老子於清靜經直示:「大道無形生育天地。」致虛者即放之彌於六合,於大而不可測之致虛。守靜者乃卷之退藏於密,即指喜怒哀樂之未發,小而不可言喻的守靜。
老子於此章提醒學人,由以去外誘之私的致虛,更充其本然之善,恢復本來面目之守靜,此真諦是致虛之歸根,守靜之復命。
致虛極,守靜篤與孔門傳授心法是有異曲同工之妙,致虛極是由中散為萬事,亦放之則彌六合,以君子語大,天下莫能載之致虛。守靜篤是末複合為一理,亦是卷之則退藏於密,此君子語小天下莫能破之守靜。
致虛非狂慧亦非掉舉,要適逢 天恩,始有道可求,得心法真傳即明道之本原出於天,此根源的終極真理是致虛之「歸根」。
守靜非昏沉,亦非痴禪,要幸遇天命明師,方有德可立,深知生命價值就不再迷失有此終極歸宿這守靜之「復命」。
觀照天地間周而復始之樞紐,復歸於靜,此不生不滅,即與孔門所傳授心法,由其始言一理,末複合亦為一理,此一理是永恆不變復歸於靜的真理。
觀其復乃先由驅身物以覺心源;再格心物以復性初。復是不失本真之復,
復其父母未生前的本來面目,此與佛之一乘道,不二法門仍無有異別。
復命曰常,亦祇有「常」,常是亙古不變之道體,惟有真常之大道使得達聖神功化之復命。
千門萬教是引喻夫物芸芸,萬教歸一即是各歸其根,不知常妄作凶;惟有真道使學人不迷妄,不明真常大道而易妄行,不求出離生死苦海,自性若迷,終於易得凶厄。
既然是有道之人,修持需有超然之志,人不知而不慍,心胸開濶可容眾異,不姑息之容有公心一片處事,自然受人感恩,令人禮敬並依循。天性不昧可王天下,王者德之旺也。天性乃由天賦,道生天地故謂天乃道。惟有大道使學人永生,德配天地即能恆久與天地同壽。真誠於道終身是不危殆。

句解
致虛極:從唯物論之一切相,契悟唯心論之真相。體悟心物不二,真俗不二,生死亦不二,能於相而離相,由物格之離一切諸相,可謂致虛極。
守靜篤:知至乃一念未生,喜怒哀樂之未發即守靜篤。發而皆中節即去外誘之私,而充其本然之善,守其天心使心靈清明。
萬物並作:六祖惠能云:「何其自性能生萬法。」天地萬物隨者日月消長亦受生滅循環,其中藏有生生不息的定律。修道者若能善法流通,所思維與天地為一體, 所行為與萬物為一身。即孟子所云:「萬物皆備於我,反身而誠,樂莫大焉。」即可領悟中散是由一點靈炁,使物並作而生生不息。

吾以觀其復:宇宙間一切有形有相是虛極,靜篤的助緣。於溯本歸源將觀照古聖子思所示:「道之本原出於天而不可易。」明乎聖人由知天、事天、配天,可謂觀其復。

夫物芸芸,各歸其根:於清靜經已明證:「大道無名,長養萬物。」因此物物芸芸皆各歸其根於大道。
僧肇云:「天地與我同根,萬物與我同體。」
夫物芸芸,各歸其根:聖意是藉物言道,物芸芸喻千門萬教,各歸其根喻萬教歸一。佛門嘗云:「萬法歸一」。惟有得聞此不二之心法真傳者,必信解受持則不足為難,進而皆大歡喜更信受奉行。
歸根曰靜:孔夫子藉以詩云︰「緡蠻黃鳥,止于丘隅。」子曰︰「於止,知其所止,可以人而不如鳥乎?」來同證歸根曰靜。以得聞真道之根源者,信解受持不足為難,其心自然是寧靜。亦喻一棵樹,顯著於外的根莖枝葉花皆歸根於種子,種子與枝葉隱與顯,枝葉之外相與蘊含一點不可思議的生機種子實相,就不敢再分門別類或各自為是的爭執,不動妄念便證菩提,此是歸根曰靜。
六祖惠能云:「一切萬法不離自性,何其自性本無動搖」。一切萬法不離自性是歸根,何其自性,本無動搖是曰靜。
歸根:倦鳥尚知歸巢日,浪漢仍有思鄉時。
萬教理論多,究竟一歸何,得悟歸根事,感受道難逢。
千偈各異轍,萬法同歸根。
坐斷千差路,歸根一理明。
曰靜:一朝妄息輪迴斷,方知生死本來無。一念未生全體現曰靜。佛云:「不動道場。」儒云:「知其所止。」能安頓心靈即曰靜。
靜曰復命:認得性時,可說不思識。只要信自己本來是佛,天真自性人人具足,涅槃妙體箇箇圓成,不假他求從來自備。
復命曰常:六祖惠能云:「何其自性,本來清淨。」復命者復其本來面目,常是永恆不變的真理。
常乃指道心是萬法之所歸。古德云「信而不解,增長無明,解而不信,增長邪見故,知信解相兼,得入道疾。」
不知常:謂入門未得,引喩不得真傳者即不明道心。儒云:「不知命,無以為君子。不知禮,無以立。」學道者若不知 天恩師德的殊勝因緣,不知天命明師是心法真傳者,即謂不知常。
妄作凶:迷頭之時,認六塵之幻影。恣情而縱慾,又不知修身盡孝,不知弘揚聖道之人,其受祿於天,保佑命之,自天申之。儒云:「君子不可以不脩身;思脩身,不可以不事親;思事親,不可以不知人;思知人,不可以不知天。」既無有道心,甚易胡做妄為而失道悖德終得凶報。
知常容:開悟之人得真常之道,歸根之理,復命之德,其心胸開濶,以天心為心,遵行老子所示:「生而不有、為而不恃、功成弗居。」所作為以見賢而舉之後其身,舉而能先之外其身,心思超然無私,自然可容眾。
容乃公:效法天地之德,聖云:「惻懚之心人皆有之,仁為己任。」視天下如一己,視萬物為一身。不歧視,不對待,凡有血氣者皆是上天的公物,處事公心一片,其誠可感動鬼神。
公乃王:心中有道,處事眾益,其德自盛。天下無二道,聖人無两心。王者旺也,儒云:「道盛德至善,民之不能忘也。」道心乃天性不昧,非私自佔有,以道心行事自然是盛德。
王乃天:聖者繼天立極,沾受 天恩使得歸根之道,幸蒙師德使得復命證真。
天乃道:天地皆由道而生,溯本歸原。天乃道;大道乃造化天地。王乃天;聖人乃奉天行公事。容乃公;以公心乃可容眾議。知常容;惟有心法真傳可容納萬法。
道乃久:道亦可名菩提心,道心本無生滅是亙古常存。古德云:「真心在妄則是凡夫。如何得出妄成聖耶?曰古云:妄心無處,即菩提,生死涅槃本平等。」老子以谷神不死提示生命之根源,入道者豁然了悟歸根,
行道者依序而為,得復命即可攸久無窮。
沒身不殆:古德云:「真心直說者;佛佛授手祖祖相傳,更無別法也。心者人人之本源,諸佛之覺性。一切萬法盡在一心之內,八萬四千法門從此而出,悟此心者,凡聖交參。迷此心者,生死無際。」
能樹立極為崇高的美德典範,流傳於後世,使此身軀殁後,靈性也不會受危險。耶曰:「永生」,佛曰:「涅槃」儒曰:「配天」。
因為有道使靈性得有歸宿即歸根復命,於求道時對 上天所承諾的十條大愿是成道的階梯,是慧命的保障,是誠德的訓條。禮囑有明示:「保爾無恙萬八年。」即可超生了死,不再受生死輪迴即是沒身不殆。
經鑰一、
知常容;滄海納百川而不溢,尺鏡含萬象而有餘。歸根曰靜;靜者若鏡也,持一尺之鏡,可容納萬象森羅。一輪心鏡本無塵,因塵難照本來真,塵盡鏡明無一物,自然現出法王身。永嘉云:心鏡明,鑒無礙;廓然瑩徹周沙界,萬象森羅影現中。
老子曰:「聖人忘乎治人,而在乎自理。貴忘乎勢位,而在乎自得,自得即天下得我矣;樂忘乎富貴,而在乎和,知大己而小天下,幾於道矣。故曰:『至虛極也,守靜篤也,萬物並作,吾以觀其復。』」【通玄真經】

復命曰常;常以真理為依歸乃歸根,以義務之心則忘乎治人;貴忘乎勢位;樂忘乎富貴,感恩有能力自理、自得、幾於道矣可服務於眾則復命。
歸根復命;
以尋根密意在示「谷神」;以谷神引喻「道」,明乎道乃久即是谷神不死。
以進修密意在於「無為」:生而不有,為而不恃,功成弗居。
以成德密意在於「自然」;後其身而身先,外其身而身存。
聖人忘乎治人;是行不言之教,在乎有諸己而後求諸人,使各得歸根與復命,故而在乎自理。
貴忘乎勢位;雖貴立為天子,置三公,雖有拱璧以先駟馬,若忘失尊道貴德,即有勢位則雖貴不貴矣。
樂忘乎富貴;世人所愛是圖增負擔的金玉財富,礸石翡翠來裝飾身份,其實令人景仰是富有智慧慈心,貴有操節尊嚴,故靜曰復命之樂忘乎富貴。
聖人忘乎治人;貴忘乎勢位;樂忘乎富貴,而在乎和在乎自理;在乎自得;在乎和。幾於道之致虛極也,守靜篤也,萬物並作,吾以觀其復。

經鑰二、
觀其復的禪示:佛陀開示:四個老婆的禪意
從前有位富商,擁有四位妻子;他最疼愛他的第四位妻子,常給她穿最貴重的衣物,食最美味的佳肴。
他也很疼愛他的第三位妻子;長得很美因此常以她為傲,喜歡帶她到朋友面前炫耀。雖然如此,富商其實十分擔心,經常怕她會不忠貞。
他也很疼愛他的第二位妻子;她很關懷又體貼,處事有耐性,事實上,她是富商的紅顏知己。富商遇到困頓,總會去找她商量、請教,她也常受幫助而能脫離險境與難關。
數到富商的第一位妻子了,她對富商忠心耿耿,對維護他的財產、健康和照顧家庭方面都有非常重大的貢獻。但是,富商並不珍惜這位妻子。儘管她深愛著他,富商卻無動於衷,並無特別去留意她、照顧她。
好境不常,有一天,富商病倒了,過了不久,病情愈來愈嚴重,他自知時日無多了,想到過去的奢華生活,不禁暗忖:「我現在雖有四位妻子,可是,我只能孤單地死去,真孤獨淒涼啊!不!我不想如此啊!」
一、他去問他的第四位妻子:「我最愛護妳,給妳最好的衣服、最好的照顧,現在我快要死了,妳願意跟我一起去嗎?」 第四位妻子回答他:「不行!」別話不說,頭也不回地立即離開了他。她的回答像尖刀一樣,狠狠刺進富商的心胸裡。
二、悲哀的商人再去問他的第三位妻子:「我一生那麼愛妳,現在我快要死了,妳願意跟我一起去嗎?」第三位妻子回答他:「不行!這裡的人生那麼可愛,你死後我會馬上改嫁別人的。」商人的心立即沉下,手腳也變冷。
三、再去問他的第二位妻子:「我經常找您妳解困,妳總會幫到我的,現在我又要妳幫忙了,當我死時,妳願意跟我一起去嗎?」第二位妻子回答他:「對不起,這次我幫不到您了!最多我只能送您去墳場而已!」她的回答像雷電般把富商徹底地擊倒了。
四、那時傳來一個聲音向他說:「不要害怕!我和您一起離開!無論您到那裡去,我都會跟著您。」商人向上一瞧,原來那是他的第一位妻子。
她骨瘦如柴,看來極度營養不良。商人萬分悲痛地說:「唉!我早該在有能力時好好地照顧您啊!」
◎禪意:事實上,我們每一個人一生中都擁有四位妻子。
*第四位妻子是指我們的身體。無論我們花多少時間與精力去保養它,令它看來很帥、很棒,死後它必離我們而去的。(引喻外在的虛榮)
*第三位妻子是指名譽、地位與財產。一旦我們死去,它們就會落到別人的手裡。 (這是世人所盲目追求的)
*第二位妻子是我們的親屬和朋友。無論在生時都與我們多麼親近、多麼的樂於相助,死後亦只可陪我們到墳場為止而已。(因緣共聚)
*第一位妻子是指人的聖靈;(生命主宰)它和我們形影相隨,生死不離。它和我們的關係如此密切,但我們也最容易忽略了它。世人迷頭認影,祇喜於追逐虛榮假相。聖意要芸芸眾生各歸其根,並觀其復,復命於聖靈。世人理念上若偏頗,遊走在三毒與四相是不知常而妄作凶。
經由各歸其根,靜而復命,復命於真常(聖靈),違道悖德是謂不知常而妄作必招凶。知其真常之大道即可容千門萬教,道是公心自然可容眾異,有公心其德必王,盛德之王可知天、事天、至配天。天之大乃由道而生,明道者可使靈性的慈光久耀,修身培德必終身不受危殆,也免得在病榻上垂死掙扎時,悲痛與哀傷而留下遺憾。

經鑰三、
不知常,妄作凶;己靈獨耀,不肯承當。心月孤圓,自生違背。何異家中舍父,衣內忘珠。世上諸多痴迷漢,失本求末錯用心。拋卻自家無盡藏,沿門持缽效貧兒。眾生本自具足佛性。法華經以「繫珠喻」歸根曰靜為教證:世尊!譬如有人至親友家,醉酒而臥,是時親友官事當行,以無價寶珠繫其衣裏與之而去,其人醉臥都不覺知,起已遊行到於他國,為衣食故,勤力求索,甚大艱難。若少有所得,便以為足。於後親友會遇見之,而作是言:咄哉丈夫!何為衣食乃至如是,我昔欲令汝安樂五欲自恣,於某年日月,以無價珠寶繫汝衣裏,今故現在,而汝不知,勤苦憂惱以求自活,甚為痴也。汝今可以此寶貿易所須,常可如意,無所乏短。
此禪示是有一窮子在醉臥中,親友將一顆無價寶珠繫在他的衣服裏面。那人後來非常貧苦,卻完全不知自己身懷寶珠,及至親友告知此事,鼓勵他販賣寶珠,因此而改善了生活處境。「繫珠喻」中的衣裡明珠,因此被解說為眾生本有「佛性」,聲聞譬如窮子,為無明之所迷醉,自己不能覺知,所以取聲聞小智,得少滿足。世人迷失本真而使生命的淪喪,背離道之本原出於天此靈性故家鄉,而反認客旅為家園,認他鄉作故鄉。倘得知本有「佛性」必肯歸根復命矣。

迷頭認影亦然;迷失本心就是迷頭認影、驢騎覓驢、作繭自縛、拋棄家寶。迷頭認影是《楞嚴經》裏面的比喻。「頭」是本性,「影子」引喻妄想,「迷頭認影」引喻眾生迷失了本心,執著於妄想,就像一癡迷的人早上照鏡子,看到鏡子裏面有個頭,認為自己真的頭在那個鏡裏,然後再回過頭來一看:我自己真的頭跑到哪兒?就到處找,找遍了那個城市也沒有找見。這則比喻世人執著於根塵聲色幻象而迷失了本真,是錯認本眞迷頭認影即是不知常,妄作凶。


uangwu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