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0903 (3)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道德經鑰 第廿二章
經文:
曲則全,枉則直,窪則盈,弊則新,少則得,多則惑。
是以聖人抱一為天下式。
不自見,故明;
不自是,故彰;
不自伐,故有功;
不自矜,故長。
夫唯不爭,故天下莫能與之爭。
古之所謂曲則全者,豈虛言哉?誠全而歸之。

闡釋:
※若沒有周遭曲枉之黑暗,怎能呈現心靈微光的可貴。
若沒有道脈眞傳之抱一,怎知聖意為天下式之共鳴。
若沒有天恩師德之殊勝,怎能不爭而至誠全而歸之。
道德經;以經名可顧名思義,是可解開各教經義的惟一金鑰,因為上天降『道』,聖者佈『德』,才留下『經』史的典範,即是抱一為天下式。
有道的根源,施恩佈德,所經由之典範,才能符合自身生命所參學聖意的道德經。有明確的經歷,有實質的修德,才能呈現道的殊勝。這從形而下的道、德、經;再形而上的經、德、道,才是下學而上達的進階。
因此所歷經聖意指授「眾妙之門,玄牝之門,谷神之絕學,天地根之眾甫。」始得知「惟道是從」,則可造就孔德,這是與『道』有緣以至無憂。
無憂由智於明道,勇於行德,仁於歷經;由於歷經、行德與明道,才是己身本自具足的一部道德經如何呈現。
此章老子明示:曲則全,委曲自己成全對方,謂聖人道高而盛德,是大有徑庭,看似不近人情,若不屈己從人,俯循萬物,和光混世同波,則人不信,人不信,則道不伸,由人屈而道伸,故曰枉則直。
窪則盈者,即眾水之所聚,地之最下者,曰窪。譬如江海最為窪下,故萬脈細流總皆歸,而聖人之心至虛至下,故眾德亦交歸,德無不備,故曰窪則盈。
敝則新者;衣之受污損曰敝,不敝,則不浣濯,不見其新,以其敝乃新耳。以譬聖人忘形去智,日損其知見,遠其物欲之物格,欲不敝,則道不新,故曰敝則新。
聖人提示絕學,指引學人要專心於一,此一道心乃退藏於密,於道有得,故曰少則得。
世人多知多見,猶歧路亡羊,於道轉失,故曰多則惑。聖人慈愍世人以多方而喪道,故抱一為天下學道之式為指引,式者法也。
智巧衒耀顯現於外曰見,自見者不明;不自見故為明。執己為必當曰是,自是者不彰。彰者,盛德顯於外也,若誇功,曰伐,自伐者無功,不自伐故有功。
學道謙讓,不伐己功,不矜其能。恃己之能曰矜;長:才能也。自矜者不長,不自矜者其德乃長存。此上四不字,皆為不爭之德,惟聖人有之,故曰夫惟不爭,故天下莫能與之爭者,由其聖人委曲如此,故萬德總交歸。藉引古語以證之曰:古之所謂曲則全者,豈虛言哉!誠全而歸之。
歷代聖佛示現人間,弘『道』以上善若水之『柔』善利萬物而不爭是『內聖』功夫,所處「曲」「枉」「窪」「敝」「少」禍於眾人之所惡;呈現『外王』所造就『德』之「全」「直」「盈」「新」「得」福即故幾於道。
聖佛弘『道』受盡負面委『曲』冤『枉』,從中顯『德』之『全』,使人正『直』是大任所歷『經』的典範。
老子開章明義提示:「道」以可道、可名是語言,文字是『多』之方便法門,若契悟同謂之「玄」這玄牝之門即是「少則得」,多則惑在於歧路亡羊。
聖佛證道:老子云:「是以聖人抱一為天下式。」老子聖人是以抱元守一,孔子聖人是以執中貫一,耶穌聖人是以默禱親一,佛家是以萬法歸一,故抱一,貫一,親一,歸一,皆是聖佛傳授心法此至理不變,佈遍天下惟一的方式。為天下式:乃天下人間世惟一不變的法則模式。
老子聖人是以抱元守一,此天之道常與善人,奈何世人所存有私心,偏見,固執,好大而與『道』隔絕。明理之人其內心不敢逞強自己的見解;能彰顯德行者,依聖云:「中者天下之正道。」乃古今不得更易改變之至理,故不敢衒一己之改而自以為是;有功譽於世終歸功於天恩師德;師尊叮嚀慈語:「修道、辦道一定要無為而為,將眾生當做是你累劫的恩人,一心許天,忘卻自己,縱有成就亦都歸於 上蒼與十方諸佛菩薩。」老子明示:「生而不有,為而不恃,功成而弗居。」是不敢自伐求譽;要能使美德長久流遠,其心態是不敢自恃矜誇。
夫唯不爭;惟有不自見,不自是,不自伐,不自矜才是不爭的風範,聖者乃奉天之命。抱一為天下式而示現於世,以慈心渡世,將人溺如己溺,所行與天地之德合為一體,與萬物之靈感為一身,使天下之人與聖志合其德,與聖愿合其心,聖者依循綱常倫理,尊卑上下皆循其理,聖者闡明天恩浩蕩,聖德於天下人,確是莫能與之爭執。
古之所謂曲則全者,豈虛言哉?如佛家「妙法蓮華經;信解第品四之捨父逃逝」,「長爪梵志論義」,儒家之「陳蔡絕糧」,「顏回輸冠」盡是於誠,以曲則全而歸惟道是從之玄妙。

句解
曲則全:既然得悟天地根之絕學,以感謝 天恩師德,其志超然即何憂於處困逆,受委曲,受曲辱;這是天降大任。孟子曰:「莫非命也,順受其正。盡其道而死者,正命也;」以「卒然臨之而不驚,無理加之而不怒。」歴代聖佛皆有遭受曲辱而泰然以對,終也安恙的寫實,這是上天厚愛造就其德性齊全的風範。
※ 賀進士王參元失火書;古代柳宗元因朋友進士王參元,其家中失火而柳宗元特地賀書,看似違反常理,就因為這場火呈現王參元進士清高人格的見證。    
枉則直:處於夷險禍辱之境,受冤枉,聖者之心是非順受,不辯不爭,古云:「一正破萬邪。」公理智在人心,終於真相大白,不求直而直自得。
窪則盈:窪是低窪,譬如江海之窪下,故細流萬派同皆歸。窪則盈意含謙下,懂得謙下其德性自然盈滿。聖人之心亦然使眾德交歸,德無不備。
老子云:「江海所以能為百谷王者,以其善下之,故能為百谷王。」力「善用人者為之下,是謂不爭之德,是謂用人之力,是謂配天,古之極也。」六祖惠能云:「內心謙下是功,常行下了心。」
弊則新:道德是千古不變的至理,世之為求新奇而喪道壞德,真誠於道若能去外誘之私而充其本然之善,能除敝而心物終無,使至性常皓謂之敝則新。
少則得:枝葉之多源於根,迷失於外在即多則惑,若能尋根之本源是一粒成熟的
種子,若能體會一本散萬殊,萬殊歸一本即是少則得。
聖人忘知絕學,專心於一,故於道有得.,故曰少則得。外在的枝葉猶千門萬教,真宗之根源來自於果子「道」,迷失於外在謂多則惑,尋其根源謂少則得;聖經:「聖靈所結的果子,就是仁愛、喜樂、和平、忍耐、恩慈、良善、信實溫柔、節制。這樣的事沒有律法禁止。」
【加五:23】
多則惑:多惑於衹到門外,未入門內。教門是多的,心法真傳是少的,能契入希
有之心法真傳即謂少則得。古云:「歧路亡羊。」好奇於千門萬教而莫
衷一是,謂多則惑。聖佛愍世人因迷於多方而喪道,故提示:「抱一為
天下式。」

是以聖人抱一為天下式:古往聖佛所闡道仍不離天地根,所授一理之心法真傳,皆指引世人明眾甫,以盡大孝為天下之法則為楷模。
孟子曰:「先聖後聖,其揆一也。」其揆一者,言度之而其道無不同也。古云「言聖人之生,雖有先後遠近之不同,然其道則一也。」

*懂得感謝 天恩者;老子早已明言:「是以聖人處無為之事,行不言之教;萬 物作焉而不辭,生而不有,為而不恃,功成而弗
居。」
*懂得感謝 師德者;使道場慧命得有流傳,「是以聖人後其身而身先;外其身而身存。」

不自見故明:不敢好自我表現,或炫己之長處,將一切的成就盡是以 恩祖德,才算是明理。
不自是故彰:不敢自以為是而其美德自然彰揚。
不自伐故有功:不敢自己稱師做祖,貪好受人禮敬,更不自誇己能,反而上天不虧待,自然得有功果。
不自矜故長:聖者孔夫以不自矜,戒絕四種心態:毋妄以臆測之意,毋妄有主見而任意下必然之定言,毋妄自固執,毋以私心而自我為是,如此始可德行流遠而長存。
子絕四:毋意,毋必,毋固,毋我。【論語子罕】
夫唯不爭:依循著不自見,不自是,不自伐,不自矜,此不與人爭強鬥勝的內德涵養。
故天下莫能與之爭:心中有道即心地善良,則不與人結怨,不與人爭名奪位,不起對待心,此可謂仁者無敵,行遍天下一切無礙,故天下莫能與之爭。
古之所謂曲則全者:自古至今偉大的德行,皆是在受誤解曲辱才成全其傑出。
豈虛言哉!:聖者示現皆為一大事因緣,謂抱一為天下式,就因曲高和寡,自然容易遭受曲辱,豈是虛幻之言哉!
誠全而歸之:聖者以忍辱負重,曲辱涵和,所行無言之教,以委曲自己成全對方謂曲己以從人。受冤枉而不辯白,雖陷於窪而不推辭,少私心不困感,秉持天性之一份善良,眞誠於道,萬德自然實至名歸,此是不爭而自得。

經鑰一、
師尊慈示:「你們說:修辦是為了感念 天恩師德而想替師分憂,這是因為你還沒受到考驗,才是這樣想,才會想替師分憂;一旦有一天遇到考驗、逆境現前了,你還會這麼說嗎? 天恩師德是一定要體會的,只怕你們到時遇到逆境就退縮,就永遠感受不到 天恩師德的浩瀚了。如果你要修富貴道,一定要選擇什麼樣的還境你才要修,哪裡的眾生比較好成全你才要去,一定要在哪裡辦你才覺得比較好發揮、在那邊身體比較適合……等等,像修這種富貴道,怎麼能感受到 天恩師德呢?所以,徒兒啊!當你遇到困難,心灰意冷時,更把自己置於死地而後生,在不斷的努力,有了一點點成果,菩薩心冒出來的時候,你才能深深感受到 天恩師德是什麼!也唯有努力過才是真的可歌可泣,讓人聽了都會心酸得流眼淚,這樣的 天恩師德才能深植人心、才是真正的深刻。」
※伐字從戈,矜字從矛,自伐自矜者,陷於矛盾起干戈,可為大戒。
仁字從人,義字從我,說仁講義者,去除人我妄不生,仁義自得。
老子提示學人,參學過程對任何事態都是一體兩面,遭遇受曲、受枉、雖是受禍,本身具有修道之心,能以「窪」之低調,以「少」不貪好,自然會因禍而得福。事理皆在其心一念善惡之交戰,决定於得禍或得福。古云:「曲高者和寡,德修謗來,道高毁興。」參學者若不解天心聖意所指引之至理,自易陷入迷團。
六祖惠能提示:「說即雖萬般 合理還歸一。」中庸:「中散為萬事,末復合為一理,「放之則彌六合,卷之則退藏於密」,其味無窮,皆實學也。」歸一、一理,即與老子所指引;我獨異於人,而貴食母。能知古始,是謂道紀。多言數窮,不如守中。無名天地之始,有名萬物之母。谷神不死,是謂玄牝。玄牝之門,是謂天地根。天地根;眾甫,眾甫,物之始也。以無名,說萬物始也。惟有歸一、心法一理直指『道』之根源,有此則天下莫能與之爭,惟有誠之於修德,以誠德正己化人,即誠全而歸之。

經鑰二、
真心修辦道,惟有厚植內德,與世不爭。因為具有一分『天恩師德』之真誠行遍於天下,天下之各教派莫能與「道」起紛爭。
古之聖者皆在困逆的環境中,即所謂曲則全者,豈有虛妄之言哉?至誠配天謂誠全而歸之。
濟公老師慈示:
我們修道修心,我們辦道盡心。
我們不與人家比短論長,
我們不與人家爭強鬥勝,
我們委屈自己圓融十方,
我們是苦海與西方極樂世界的一座橋樑。
任人踐踏與毀謗,我們要低下頭,
我們理直氣壯,我們屈伸自如,
我們道念堅強,我們不白犧牲,
我們不白來人世上,我們不白過時光,
雖一人緊繫多少蒼生性命。看重自己,
不需要徬徨,不需要受自己的障礙,
樹立一條正確的目標;
讓千萬人安安穩穩的直上。
讓千萬人沾到慈暉之光,
讓千萬人沐浴在天恩的浩蕩,
讓千萬人了脫這苦海的汪洋,
讓千萬人的九玄七祖一齊沾光。

經鑰三、
曲則全是寬容以成全;相傳古代有位老禪師,一日晚在禪院外散步,突然發現牆角邊有一張椅子,他一看便知有位出家弟子違犯寺規,半夜越牆出去溜澾了。
老禪師也不聲張,走到牆邊,移開椅子,就地而蹲。少頃,果真有一小和尚翻牆,在黑暗中踩著老禪師的背脊跳進了院子。當他雙腳著地時,才發覺剛才踏的不是椅子,而是自己的師傅。小和尚頓時驚慌失措,張口結舌。但出乎小和尚意料的是,師傅並沒有厲聲責備他,只是以平靜的語調說:「夜深天涼,快去多穿一件衣服。」有此可以想像其弟子聽到老禪師這大智慧的話後,他的徒弟的心情,在這種寬容的無聲的教育中,徒弟不是被他的錯誤懲罰了,而是誠全而歸之的被教育了。

經鑰四、
※宋玉對楚王問 楚辭楚襄王問於宋玉曰:先生其有遺行與?何士民眾庶不譽之甚也!”宋玉對曰:「唯」,然,有之!願大王寬其罪,使得畢其辭。客有歌於郢中者,其始曰『下里巴人』,國中屬而和者數千人;其為『陽阿薤露』,國中屬而和者數百人;其為『陽春白雪』,國中屬而和者不過數十人;引商刻羽,雜以流徵,國中屬而和者,不過數人而已;是其曲彌高,其和彌寡。故鳥有鳳而魚有鯤,鳳凰上擊尢千裏,絕雲霓,負蒼天,翱翔乎杳冥之上;夫蕃籬之,豈能與之料天地之高哉?鯤魚朝發昆侖之墟,暴鬐於碣石,暮宿於孟諸;夫尺澤之鯢,豈能與之量江海之大哉?故非獨鳥有鳳而魚有鯤也,士亦有之。夫聖人瑰意琦行,超然獨處;夫世俗之民,又安知臣之所為哉?【古文觀止】


uangwu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道德經鑰: 第廿一章
孔德之容,惟道是從。道之為物,惟恍惟惚。恍兮惚兮,其中有象;恍兮惚兮,其中有物。窈兮冥兮,其中有精,其精甚真,其中有信。自古及今,其名不去。以閱眾甫,吾何以知眾甫之然哉!以此。

闡釋:
無憂在於同沾 天恩師德的殊勝因緣,幸授真傳之「絕學」才能呈現孔德之容。孔德之容乃指呈顯大德,惟道是從,道是德之根源,因此惟有依循大道才有大德的呈現。道之為物是源由貴食母。
老子於清靜經已明示:「大道無形、無情、無名。」所生化出道之為物即天地、日月、萬物。」
惟恍惟惚;道是玄之又玄,聖者藉物言道,以彷彿為引喻。恍兮惚兮;其中有象,聖者所引喻從有形之物來契悟其無形所潛在的一股靈炁之精微。彷彿藉以天地、日月與萬物這些有形,皆是由「道」之無形為所呈現之外象。
窈是微不可見;冥是深遠莫測,天下莫能知,又視之弗見、聽之弗聞、更難以引述。雖是深遠莫測,冥雖是弗知、弗見、弗聞、也難以引述,但其中有精,此精是致廣大而盡精微所潛在之靈炁。
人體由五行之氣(象),五臟之體(物),也必須有五常之(精),此其精甚真,故有「二五相交性命全,三五凝結貫人天。」古今聖佛所傳授之心法,不外於提示其精甚真,其中有信;此信是道脈傳承。自古及今,其名不去是佛佛惟傳,師師密付,無可消失的見證。
從「以閱」是由參修可貫古而通今,依循六祖所示:「先聖所傳,從上來默傳吩咐。」則其中甚真而有信。眾甫是子思聖者所指引「明道之本源出於天。」天即是眾甫,即眾物之父,亦指造物主「道」。老子明言;「吾不知其名,強名曰道,是萬物之母。」
淮南子:「萬物之總,皆閱一孔;百事之根,皆出一門。」老子直示:「吾何以知眾甫之然哉!」明證道之玄深遠莫測,即提醒世人切勿以凡眼而任意去評測聖意。
以此;惟有以此「道」可解眾惑;「道」可使信眾建立「孔德」而成聖真。

句解:
孔德之容:子曰:「舜其大孝也與!德為聖人,尊為天子,富有四海之內。宗廟饗之,子孫保之。」【大學篇】
孔夫子讚嘆舜其大孝也與!大孝在於知眾甫之然並惟道是從才能有孔德再造就為聖人。上天廣慈差派聖佛示現人間,道運於天子應運,以一人導化萬民,故尊為天子,德佈萬民故富有四海之內,使後世追思敬仰而宗廟饗之,德蔭子孫能榮耀而保之。
唯道是從:德由道而延生,若非依循大道,必難以成就大德,故謂惟道是從。
道之為物,惟恍惟惚:「道」生育天地、運行日月與長養萬物,所造化之玄妙實不可言。古德明示:「說似一物則不中。」聖者藉物言道以恍惚是彷彿,指其無所定也,佛以彷彿「化城」,「寶所」為指引。
恍兮惚兮,其中有象:大道無形,藉以有形彷彿、日月與萬物,是由「道」所呈現出之外象。形之可見,成物;氣之可見,成象。
恍兮忽兮,其中有物:「物」是指凡所有相;亦是天地、日月與萬物的一切象當中,惟有「道」是所主宰的實物。
窈兮冥兮,其中有精;窈兮冥兮是幽深更莫測。「精」乃炁之極也。「道」惟窈冥無形,其中有真精,是呈現生命永恆的價值,成德之陽氣。
其精甚真:德所存之精氣,其妙甚真是指生命,絕非有飾。孔子愀然曰:「請問何謂真?」客曰:「真者,精誠之至也。不精不誠,不能動人。故強哭者雖悲不哀,強怒者雖嚴不威,強親者雖笑不和。真悲無聲而哀,真怒未發而威,真親未笑而和。真在內者,神動於外,是所以貴真也。」【漁父篇】
其中有信:「信」乃指真實,道之本體,文字上的提示上下左右給合成「十字」,聖人藉十字架提醒世人,過猶不及,左仁右義,上禮下智,仁義禮智,成四端,中心是「信」,故其中有信。耶穌聖人以「信」者得救。儒以:「人而無信,不知其可也。」「信」是指十字真理的「中」,亦暗示:中者天下之正道,「道」匿功藏名,雖潛在其中,但有「心法」之信息可據。
自古及今,其名不去:嘗聞:「今人不見古時月,今月曾經照古人。」「道」至真之極,老子已明言:「大道無形、無情、無名。」因此天地、日月與萬物,自古至今無不由「道」而成就一切,永不止息。
以閱眾甫:閱,稟也,檢視。甫;父也,指萬物之始祖。由古往聖佛或高僧大德皆同證「道」是萬物的起源。「眾甫」指靈府之本。【莊子德充符篇】「眾甫」亦是指萬物的起源。
吾何以知眾甫之然哉?「眾甫」即是萬物之母;天下母。造物主 上帝的玄奧,是深之莫測;佛經云:「假使滿世間,皆如舍利弗,盡思共度量,不能測佛智。」佛智難測,何況 造物主亦是萬靈真宰?聖佛皆奉命 造物主而示現於世。
聖者老子自示:「吾何以知眾甫之然哉?」來提醒學人慎思,切勿自是、自傲。老子於道德經有多次的叮嚀;天下有始,則可以為天下母矣。有名萬物之母;天下母;吾不知其名,強名曰「道」。寂兮寥兮,獨立不改,周行而不殆,可以為天下母。
以此:以此「眾甫」是惟一必徑,才能造就出聖德風範的孔德。眾甫;於佛曰:不二法門,莊子所云:「通天下一氣耳。」聖人故貴一。【知北遊】

經鑰: 一、
孔德之容;來自於有明智與福報,沾受 天恩師德的殊勝,因為任何人都不願意活在困惑的陰霾中而受痛苦,於處事上能不盲從,行事上能不誤導。
惟道是從;可了悟,更感受惟有天命明師,才能指引讓信眾惟道是從。聖經:「我實實在在的告訴你們,那聽我話、又信差我來者的,就有永生;不至於定罪,是已經出死入生了。」【約五:24】
惟道是從;可釋眾疑,深信心法道脈之真傳是萬物一府,得死生同狀之究竟涅槃。
惟道是從;從聖靈參透萬事,就是 上帝深奧的事也參透了。
惟道是從;可明悟先聖所傳,祇要各令淨心,各自除疑,如先代聖人無別。
惟道是從;將此頓教法門,於同見同行,如事佛故、終身而不退者、定入聖位。
惟道是從;聖經:「只有 上帝藉著聖靈向我們顯明了,因為聖靈參透萬事,就
是 上帝深奧的事也參透了。除了在人裡頭的靈,誰知道人的事;像這樣,除了 上帝的靈,也沒有人知道 上帝的事。我們所領受的,並不是世上的靈,乃是從 上帝來的靈,叫我們能知道 上帝開恩賜給我們的事。並且我們講說這些事,不是用人智慧所指教的言語,乃是用聖靈所指教的言語,將屬靈的話解釋屬靈的事。然而,屬血氣的人不領會 上帝聖靈的事,反倒以為愚拙,並且不能知道,因為這些事惟有屬靈的人纔能看透。」【林前二:14】
知眾甫之然哉:眾甫就是指眾人的父。聖經:「聖靈與我們的心,同證我們是
上帝的兒女。」【羅八:16】
窈兮冥兮;就是超乎眾人之上;其精甚真;是貫乎眾人之中;其中有信;就是也住在眾人之內。聖經「一主,一信,一洗,一上帝,就是眾人的父,超乎眾人之上,貫乎眾人之中,也住在眾人之內。」【弗四:6】
吾何以知眾甫之然哉!以此;聖經:「深哉! 上帝豐富的智慧和知識, 祂的判斷何其難測! 祂的蹤跡何其難尋!誰知道主的心?誰作過 祂的謀士呢?」
【羅十一:34】

經鑰:二、
孔德之容,惟道是從:莊子云:「通於萬物,此之謂天樂。天樂者,聖人之心,以畜天下也。夫帝王之德,以天地為宗,以道德為主,以無為為常。」【莊子天道篇】
莊子提示:「能通達於萬物謂之知天樂命,即聖人之本心,以此可畜養天下蒼生啊。」
成就德性,惟有依道而行,古代君王乃奉天之命而示現人間,尊為帝王以替天佈德故謂天子;莊子直示:古帝王之德,以天地為根本,以道德為宗主,以無為同報 天恩即亙古不變之常理。
老子曰:「通於一而萬事畢,無心得而鬼神服。」通於一即惟道是從,孔德使鬼神服。
老子曰:「夫道,覆載萬物者也,洋洋乎大哉!君子不可以不刳心焉。
無為為之之謂「天」,無為言之之謂「德」………不拘一世之利以為己私分,不以王天下為己處顯。顯則明。萬物一府,死生同狀。」【莊子天地篇】
老子直示談及「道」,是覆載萬物的,洋洋乎大哉!是非常浩大啊!刳心者乃剔去成見與偏見!學道君子若不拋棄十種心中的成見是不能體悟「道」。
懂得感恩與報恩之心者,所處事則易以無為而為之,即可稱之謂「天」;以無為之心所言語,便稱之謂「德」;以愛人利物,不相傷殘便稱之謂「仁」;老子云:「大道無名,長養萬物。」觀看不同的萬物,能同為「道」之一體,便稱之謂「大」;行持上不自恃,或索隱行怪之崖異,心境寬大便稱之謂「寬」;能致大而盡精微,對於萬物雖有不同,以海水一滴,百川同味便稱之謂「富」;學道立愿了愿依愿而行,此執守道規之德,便稱之謂「紀」;遵守綱紀所行道立桿見影,施恩並施慧,受益於眾,樹立盛德成便稱之謂「立」,循於道,萬物具足之謂「備」;不以物挫志之謂「完」。
君子明乎以此十者,則能韜光其事,其心至大也,充沛乎其為萬物往來則無窮。若是如此,金藏在於山,珍珠藏於深淵,不以貨財為利,不求取貴富;不妄求樂於長壽,不會哀傷於夭折;l 孟子已明言:「夭壽不貳,修身以俟之,所以立命也。」也不以顯達為榮,不以窮困為醜疚;不拘取於一生世情之財利,佔為私己,不自以為得君王之高位而臨天下,認為自己處於顯達。凸顯則明就已違反有德者功成弗居之韜光。萬物皆出於同一根源,得永生即是聖靈不生不滅之死生同狀。

經鑰:三、
北海若曰:「道無終始,物有死生。」【莊子秋水】
易曰:「窮神知化,德之盛也。」
夫道者,統生天生地生人物而名。含陰陽動靜之機,具造化玄微之理,統無極生太極。無極為無名,無名者天地之始,太極為有名,有名者萬物之母。因無名而有名,則天生地生人物生矣!【張三豐】
※萬物之總,皆閱一孔;百事之根,皆出一門。【淮南子】
夫道之而無語,名之而無名,視之而無形,聽之而無聲,則道之全焉。體道窮
宗,為世津梁。【列子】
孔子曰:「且道者、萬物之所由也。庶物失之者死、得之者生。為事逆之則敗、順之則成。故道之所在、聖人尊之。」【漁父篇】

師尊慈示:「在這末後玉石分判的時候,你們都是老天要精選的人才;而上天設這一場考,就是要告訢你們,現在的道場有的一看就知道是左道旁門,有的好像說得很對,又好像不大對,讓你們聽得團團轉,如果有起心動念的人,就跟他去了。
徒啊!左道旁門在剛開始的時候會讓你們覺得好像很好、很對,可是當你靜下來聽的時候,就知道他們在講什麼了。記住,天垂這個象給你們,就是要你們在心境上好好修。

成就大德,惟有依從大道,修身立德,方能呈現道尊之不二門:古聖明言:「苟不至德,至道不凝焉。」若不能惟道是從,則易誤入左道旁門;以閱眾甫,方知聖意。趙州禪師以「草鞋頭戴無人會」之禪意提示學人;即古人所云:「冠履不同藏,賢不肖不同位。」此玉石分判明矣。
沾受 天恩師德是時節因緣,惟此方能開啓經藏聖意,始能得其門而入,窺見宗廟之美,室家之奧。
老子直示:「孔德之容,惟道是從」;水離開源頭則河流乾涸,自天子以至於庶人,壹是皆以修身為本;修身以道,方能配天,是自古及今,其名不去之至理。修身之人若不講信用則聲望不高,謹慎超過怠惰便吉利,怠惰超過謹慎便會敗亡。時節因緣;五個聰明人的計謀,比不上一個好時機;想得再周到,比不上遇到一個好世道。
古聖提示:「道之不明,道之不行」;智者,賢者過之是有野心的人,不可給他有做壞事的機會;愚者,不肖者不及是資質愚魯的人,不可給他鋒利武器是容易闖禍出事。經常改變主意的人易嘗失敗,多說話的人易多出紕謬。

uangwu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道德經鑰: 第二十章
經文:
絕學無憂。唯之與阿,相差幾何?善之與惡,相去何若?人之所畏,不可不畏。荒兮其未央哉!眾人熙熙,如享太牢,如登春臺。我獨泊兮其未兆,如嬰兒之未孩。乘乘兮,若無所歸,眾人皆有餘,而我獨若遺。我愚人之心也哉,沌沌兮!俗人昭昭,我獨昏昏。俗人察察,我獨悶悶。澹兮其若海,飂兮似無所止,眾人皆有以,我獨頑且鄙。我獨異於人,而貴食母。

闡釋:
此章老子直示世人,貴食母是知其所止,此至尊至貴萬物之母,使此生不再流浪生死即可謂絕學無憂。
古今聖佛所從事,雖各由異路,但皆同歸絕學,猶大海雖分波,總歸共源。高僧證道:「海水一滴,百川同味。」得知者不再昭昭、察察之俗眾之見而起紛諍。
絕學乃絕對超然之學,種子是枝葉之本,因此六祖直示:「汝等佛性,譬諸種子。」絕學是聖佛心法,指明佛性,所傳承的終極真理,是生命的終極目標,亦是生命的終極歸宿。
惟有沾受 天恩師德之入道者,才能智於明道而不惑、勇於修道而不懼,仁於行道而無憂。可使此生內省不疚,無惡於志。即聖者所示:「絕學無憂或仁者無憂。」
『唯』是幸授真傳當下豁然,是徒會師心能默契之敬諾。
『阿』是弗解聖意之啞然。
由『唯』與『阿』是呈現心語,從中可分辨出信眾對聖道的認知與信受,確有天淵之別。
當「唯然」之默契,或「阿意」之代溝。契合與悖離於此該自問;光明與黑暗,其相差與相去有幾何?又何若?
聖意指引君子有三畏,所敬畏是對於道脈天命傳承之絕學,對於參學者怎可不敬畏?
絕學:於中庸謂孔門傳授之心法,是玄之又玄,其放之可彌於六合是廣大無盡。
老子直示:天下眾人所喜樂滿足於口腹,認為享有口福與富有財力;視屠食豬牛羊有豐盛滿漢大餐謂享太牢,富有能在春天登上高臺可遠眺望美景取樂。
老子說:志道之士獨異於人,是聖者與凡俗其所思維不同。老子說:有道者獨淡泊於對世俗有所貪好的任何徵兆,其心胸廓然如嬰兒純真無邪,不失天性本自具足的真誠與善良。
乘乘乃由於天性的善良本是具足,因此活潑任由的天真,若無所歸是毫無沾染邪思。世俗之眾人大都不能謙卑自牧以契真常,常恃己是好將文彩外露。老子說:至德之事獨獨像很匱乏又不足,凡俗之人的眼光中,所評斷有道者的心思是異類,是不懂得人間享受福報。
世人眼光是雪亮,即察察昭昭,昭昭是愛好彰顯,好逞己是;察察是嚴苛渴求,自以為很精明,好挑剔又刻察。
老子直示世人:有道者其心沌沌兮是指中央之帝曰渾沌,亦是指天性之本真。修內德自謙,內斂藏鋒芒。若趨俗易迷真,內觀自照不趨迷於根塵之五色、五音、五味,要以昏昏之無為,遵絕學則與世無爭執,以悶悶是常存淳樸天真。
老子直示:有道是超凡入聖,持守淳樸似愚人之心也哉;古云:燕雀安知鴻鵠志,凡俗難窺聖佛心。愚是憨厚純真,無有俗情之染汙,其實是超凡之智,非愚也。
澹兮其若海:聖德之深藏不露,以澹兮即沉靜恬淡,似湛深翰海之大。神似飂兮,任飄逸無受繫而無所止境。
俗之眾皆以為很有作為,而有道者獨似愚頑是不會耍巧詐,又似陋鄙笨拙是不會去擾亂人心或製造社會亂象,不浪費社會成本。以上善若水,處眾人之所惡,世人總視為是頑且鄙。
老子直示:有道者獨異於人,是聖人乃奉天之命示現於世,指引世人要將生命的價值須守貴於『道』,『道』是長養萬物之母,能明本歸宗此食母是萬物的根源。是聖佛示現於世,獨異於人是拯救世人明貴食母之大任即絕學無憂。

句解:
絕學無憂:無憂於能沾受 天恩師德,幸授真傳之絕學,即惠能聞道所言下大悟,一切萬法,不離自性。
唯之與阿:『唯』乃善解師心,默契師承,如六祖惠能之三更受法,人盡不知,師傳之頓教;『阿』似入門未得之神秀,自愧枉向山中數年,聖意難測而無所適從。
相差幾何?得其門而入與不得其門,衹在門外,未入門內,這相差有幾何?
善之與惡,相去何若?守道之一念善即光明現前,與離道之一念惡而墮入無明,這相去的懸殊有多少?。
人之所畏,不可不畏:世人生死事大,想了脫生死一大事,依聖人所示導君子有三畏,畏天命是敬畏道脈之天命傳承,畏大人是敬畏聖佛是大德之人,畏聖人之言是敬畏經典是聖佛的心得結晶,以同證大道之絕學,讓參學者有感恩、禮敬與依循,這是不可不畏。
荒兮其未央哉!荒兮是廣翰無際,其未央是無止境,暗喻大道之玄妙。世人不修心德,荒兮指心田的方寸寶地而任其荒廢,讓無明、忿恨、貪慾、三毒加四相的雜草到處叢生,未央指不勤耕。
眾人熙熙:俗人之迷,熙熙是縱情奔歌,愛好畋獵嬉戲,耽婬嗜酒,放逸無度。
如享太牢,如登春臺:世人認為大富大貴是享受喫滿漢大餐與長住豪宅,聖意是逆俗,是重視生命價值的道尊與德貴。
我獨泊兮其未兆:我是泛稱,亦引喻謂志士仁人,士志於道的獨特淡泊於享太牢,恬靜於不涉足好登春臺。未兆即一念未生,不起心動念。
孔夫子曰:「飯疏食飲水,曲肱而枕之,樂亦在其中矣。不義而富且貴,於我如浮雲。」
如嬰兒之未孩:好比剛出生的嬰兒,還未受外界聲色或情緒所影响,持有天性之純真。
乘乘兮,若無所歸:乘乘是稚心活潑無邪,無所歸是未受俗情所沾染。世人一心一意想追逐享太牢之嘴嚐,登春臺之養眼而累得疲憊不堪,總忽略世人是客旅是寄居,對於生命的終極歸宿的祖家則茫然若無所歸處?
莊子云:「終身役役(勞苦忙碌)而不見其成功,苶然(疲困)疲役而不知其所歸,可不哀耶!」「人之生也固若是芒(糊塗)乎?其我獨芒而人亦有不芒者乎?」【齊物論】
眾人皆有餘,而我獨若遺:眾人多妄念皆自認為力有餘,所構思常超過自己的實力,就產生盈溢自滿,這是過之有餘的驕慢。
而士志於道的獨特美德是懂得謙卑自牧,常感覺太多匱乏不足。
我愚人之心也哉!我愚人之心也哉是有道者所修持之最高境界,超於世人皆知美之為美與善之為善。愚於心無所沾染與貪好,其心地一片淳樸渾沌。
沌沌兮:是指生命的主宰,猶莊子應帝王篇的中央之帝渾沌,無有感官形相的七竅而迷於以視聽食息。
俗人昭昭:俗人好昭顯己功,好誇己能。
察察:自命清高其心思好挑剔不饒人,並好細察於他人的瑕疵。
我獨昏昏;志於學聖道者,以指導取代指責,其心思以內省似守玄之昏昏。
悶悶:持守本真,心不起對待,離諸法相,不落階級,廓然無聖。
澹兮其若海:彌勒祖師的肚大能容,聖德似大海湛深,沉著至靜而毫無波浪。
飂兮似無所止:神思飄逸,縱橫無礙,逍遙自在。
眾人皆有以:世人不修道德,少有節義。往往苞苴骯髒搖尾乞憐,好追求聲利之門,競逐浮華而成群結黨,一但得位就仗權弄勢,皆有以是呈顯威赫並展現其有來歷。
我獨頑似鄙:士志於道之獨特是珍惜生命,愚頑於這一口氣若不來,一切盡無能,鄙陋於貴德乃有所不足。
我獨異於人:宿世善根加上祖上餘德,沾受 天恩師德得聞絕學之聖理真傳,有道之士此則異於俗人。
而貴食母:是明本歸宗,得聞大道真傳,可立身行道以盡大孝,貴在此生不再淪落為生命的浪兒。明悟「道」是長養萬物之母,,能受天地造化之萬靈真宰即貴食母所恩賜,不再是生命的孤兒。

經鑰:一、
絕學無憂:若不明聖理真傳與聖道則易自絕善緣,絕學是自古佛佛惟傳本體,不離道脈之道統也,道之本體是諸法之根本謂其自性也。
師師是奉天承運之天命明師,所密付本心是無上妙法之絕學。黃檗之傳心法要有明示:「從上祖師,唯傳一心,更無二法。」指此心是佛則無憂。
古文明證:大道是不二法門之絕學,亡羊喻痴迷之群生,歧路是忘失至道而各自分歧之萬教也,唯歸同反一則是可得絕學而無憂也。
歧路亡羊;心都子曰:「大道以多歧而亡羊,學者以多方喪生。學非本不同,非本不一,而末異若是。唯歸同反一,為亡得喪。子長先生之門,習先生之道,而不達先生之況也,哀哉!」
※從前,有位富翁雖然很有錢,卻仍舊很貪心。富翁唯一的親人是位傻兒子。有一天,富翁和他的傻兒子一起到山裏去砍柴。山裏樹林茂密,野草長的比人還高。忽然,一隻老虎從草叢裏跑出來。富翁的兒子一眼瞧見老虎。連忙跑到一個大石頭後面躲起來。老虎便朝著富翁撲過去,用前腳把富翁壓住。富翁急得大叫:「兒子啊,快來救我!」兒子聽到父親的叫聲,從石頭後面跑出來,手裏拿著砍柴用的大斧頭。他看見富翁正在老虎的爪子下掙扎,舉來斧頭就要向老虎劈下去。這時,富翁叫了起來:「慢著,兒子,老虎的皮,要完整的才值錢!」傻兒子一聽這話,覺得有道理,就丟掉斧頭,回頭去撿了一根粗木棒。他舉起木棒要打老虎時,富翁又大叫:「等等!要把老虎活活捉住,拿到城裏去賣更值錢啦!」傻兒子聽了,覺得父親說得不錯,又仍了木棒,跑回去把捆柴的繩子拿來。這時,老虎已經把富翁咬死,把他叼在嘴裏往山頂走了。 出自於(蒙古族寓言)寓意:俗人昭昭、察察,被財迷心竅,忘了其他更重要的事是自己的性命。


經鑰:二、
※孔夫子提示:「人無遠慮,必有近憂。」
遠慮天地是萬物之逆旅,光陰是百代之過客,而浮生若夢,若衹為享太牢、登春臺,若遺失給與後世所懷思與敬仰,究竟為歡幾何?
※孔夫子提示:有遠慮則免於近憂,謀道在於得聞大道之絕學則無憂;
子曰:「君子謀道不謀食。耕也,餒在其中矣;學也,祿在其中矣。君子憂道不憂貧。」【衛靈公】
※得聞絕學於參學,即首明道之本源而珍惜生命,於修持聞義能徙不善能改,落實存養省察。於行道實修其德,學而能講是心得轉述,能達到聖神功化以報天心聖意則無憂。
子曰:「德之不脩,學之不講,聞義不能徙,不善不能改,是吾憂也。」
【述而篇】
*絕學無憂是給于世人生死事大的答案,可出離生死苦海,貴於食母得自性不迷的究竟。
祖一日喚諸門人總來:「吾向汝說,世人生死事大,汝等終日只求福田,不求出離生死苦海,自性若迷,福何可救?」【壇經】

*絕學是歸其真宅,入其門,才是貴食母而無憂。黃帝提示:「精神生命歸入其所出的門户,物質的軀體骨骸回反其根柢,世俗所說:「吃土還土」,當一口氣不來,那生命的真我尚能存留嗎?」
黃帝書曰:精神者,天之分;骨骸者,地之分。屬天清而散,屬地濁而聚。精神離形,各歸其真,故謂之鬼。鬼,歸也,歸其真宅。黃帝曰:「精神入其門,骨骸反其根,我尚我存?」【列子天瑞篇】

經鑰:三、
※上行下效,詩經有云:「不躬不親,庶民不信。」不親自實行,百姓不會相信。上位者如好享太牢,好登春臺必有後患,因為俗人昭昭、察察:古聖云:「上焉者,雖善無徵;無徵,不信;不信,民弗從。」

成語故事鄒纓齊紫:
齊桓公好服紫,一國盡服紫,當是時也,五素不得一紫,桓公患之,謂管仲曰:『寡人好服紫,紫貴甚,一國百姓好服紫不已,寡人奈何?』管仲曰:『君欲何不試勿衣紫也,謂左右曰,吾甚惡紫之臭。』於是左右適有衣紫而進者,公必曰:『少卻,吾惡紫臭。』公曰:『諾。』於是日郎中莫衣紫,其明日國中莫衣紫,三日境內莫衣紫也。
一曰。齊王好衣紫,齊人皆好也。齊國五素不得一紫,齊王患紫貴。傅說王曰:『詩云:「不躬不親,庶民不信。」今王欲民無衣紫者,王以自解紫衣而朝,群臣有紫衣進者,曰益遠,寡人惡臭。』是日也,郎中莫衣紫;是月也,國中莫衣紫;是歲也,境內莫衣紫 。【諱非子】

※齊桓公喜歡穿紫色的衣服,所以一國的人都跟著穿紫色的衣服。在那個時候,五匹白色的布還換不到一匹紫色的布。桓公因此苦惱而向管仲說:「我很喜歡穿紫色的衣服,但是紫色的衣服又這麼貴,我國的百姓也都喜愛穿紫色衣服,我該怎麼辦呢?」管仲說:「皇上如果要停止這個風氣的話,何不試試看不穿紫色衣服呢?跟屬下的人說:『我討厭紫色的臭味』。如果左右剛好有穿紫色衣服的人進來,皇上一定要說:『離我遠點,我討厭紫色的臭味』」齊桓公說:「就這麼辦吧!」於是就在當天,郎中以上的官員都不穿紫色的衣服;到了隔天,都城中沒有人穿紫色衣服;到了第三天,國境內都沒有人穿紫色衣服了!

經鑰: 四、
※公儀休相魯,而嗜魚,一國盡爭買魚而獻之,公儀子不受,其弟諫曰:『夫子嗜魚而不受者何也?』對曰:『夫唯嗜魚,故不受也。夫即受魚,必有下人之色,有下人之色,將枉於法,枉於法則免於相,雖嗜魚,此不必能自給致我魚,我又不能自給魚。即無受魚而不免於相,雖嗜魚,我能長自給魚。』此明夫恃人不如自恃也,明於人之為己者,不如己之自為也。故老子曰:「後其身而身先,外其身而身存。非以其無私邪?故能成其私。」又曰:「知足不辱。」【諱非子】

※公儀休出任魯國宰相,因為喜歡吃魚,所以全國人都爭著買魚來獻送給他,公儀休拒絕而不接受。他的弟子諫言說:「先生喜歡吃魚卻不接受,是什麼原因?」回答說:「就是因為喜歡吃魚,所以才不接受人家送的魚。倘若接受別人送的魚,必然有仰賴於人的神色,仰賴於人,就會違背法律,違背法律就會被免除宰相之職;縱然我喜歡吃魚,但這樣做最終會無法得到魚,我自己也不能為自己得到魚。倘若不接受送的魚,就不會被罷免宰相的官位,就是喜歡吃魚,我也能夠長遠地靠自己供給魚。」這就說明了公儀休是會為了自己著想的。所以老子說過:「令人禮教是有提拔後賢參與進修立德,是有智慧的領導者;令人感恩是讓後賢有多表現,肯為後賢的後盾,以不爭先,不好搶暴光率,無為而為以昏昏、悶悶、默默這才是成就德行呀!」又說:「知足之人就不易受羞辱。」

uangwu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