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0911 (3)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道德經趣譚 第二十七章

善行無轍跡,善言無瑕謫,善計不用籌策,善閉無關鍵而不可開,善結無繩約而不可解。是以聖人常善救人,故無棄人;常善救物,故無棄物。是謂襲明。
故善人者,不善人之師;不善人者,善人之資。不貴其師,不愛其資;雖智大迷,是謂要妙。

闡釋:
善:是天性之本然;涵含着道與德,呈現在善行、善言、善計、善閉、善結之中。
善:是人格完美的表徵;是合乎天心聖意,將於日常生活中流露出眞誠之慧智。
前章明言:重為輕根,靜為躁君。依內修隱重與輕浮相較之下,隱重是修身立德的根本。對於大道真傳有信心者,所產生信解受持,必不足為難,盡由自心清靜是離一諸相,才是摒除浮躁的主帥,此謂靜為躁君。
重者在於尊道而貴德即依循 天恩師德才是歸根。
靜者在於自性之君在舍,即不受外誘與攀緣之物格,有此內德涵養才是復命。
聖人終日行不離輜重乃指引世人歸根復命,此輜重所承擔眾生的生命主糧。
對於歸根復命此終極真理與目標已明確,所行持以感蒙 天恩師德即生而不有,為而不恃,功成弗居。
修身之人惟有肯曲服於真理,始稱謂大智慧,聖佛慈心之終極關懷乃常善救人,故無棄人;常善救物,故無棄物,以此終極理想。
不貴其師,不愛其資;是能獨當一面,可繼天立極。
雖智大迷;是隱藏其德,惟有眞理大道才能常善救人與救物,世人就依此真傳為目標,所善行、善言、善計、善閉、善結,才能將此生命得有終極歸宿,亦能呈現出生命的終極價值。
大智慧者皆是真理的義工,古今聖佛所行使亦然。懂得呈現天性本然之善,率性是真誠的智慧,由天性之善良所流露,不與人爭權勢與財富,這才是修身養德的要妙。

句解:
善行無轍跡:善行乃出自於天心之真誠與善良;善行以處無為之事,行不言之教,即率性之道,所付出之慈心在於盡職,所實踐之盡心在於感恩,不求權勢與名位自然不留痕跡。
善言無瑕謫:善言是聖佛渡化世人法語之流露,所傳達之真理皆增益於世人慧命的價值,所言語不離修身立德之事,因此無瑖疵,無過錯。
善計不用籌策:籌與策是古時計數之具,善計是眞誠之心,佛門以無量無邊,不可思議。善於為真理做謀士的人,其心純正毫無心機,是不用計算私利之得失。
善閉無關鍵而不可開:聖心不離道,聖行不離德;古今心法真傳妙喻皆於此,老子所示「眾妙之門」,善於藉物而言道,關鍵所指柜門之木,橫曰關,豎曰鍵,鎖門之木謂關,鎖户之本謂鍵,橫豎即十字之真理,此引喻於玄牝之門關閉與啟開的妙意。道元禪師所示:「眼橫鼻直」亦是心法真傳之閉門與開户。
善結無繩約而不可解:天性之善與眞道結合,用不着有形的繩索來綑綁或無形的戒律來約束,因為有信心則不逾矩。佛門以「不動道場」;
古聖顏淵,得一善則拳拳服膺,任毁任謗仍死守善道,其眞誠之心志是不易被支解。
古云:「咬定青山不放鬆,立根原在破岩中。
千磨萬擊還堅勁,任爾東西南北風。」
聖經:「耶穌開他們的心竅,使他們能明白聖經。」【路廿四:45】

善結:是引喻致虛之極處,乃明師為信眾所開光之所,即自身谷神之穴。若未經聖言(經典)所指引此禪機之繩索,畢竟難以解開謎底。祇要契悟心法真傳,深解義趣而信解受持,以入道十條大愿之繩約,與天心相融合為一,而不可能會被宿世業力所支離而分解。
是以聖人常善救人,故無棄人:凡有血氣者,莫不尊親,故曰配天,這是聖人拯救世人的靈性不迷失,不墮落。聖經:「凡有血氣的都要見 上帝的救恩(普渡)。」【路三:6】
聖經:「凡被 上帝的靈引導的,都是 上帝的兒子。聖靈與我們的心同證我們是 上帝的兒女。」【羅八:16】
常善救物,故無棄物:使天下之人齊明盛服,以承祭祀,使聞道之後明理而自愿清口守戒,斷除三願厭五葷,不與走獸飛禽魚蝦結怨,即聖經所示:「我們務要追求和睦的事與彼此建立德行的事。」【羅十四:9】
是謂襲明:世人有血統,處事有系統而大道真傳有道統,聖聖相傳之道統是承襲保有天命系統是很明確,承襲明確才能輔翼於萬世,秉此道真、理眞、天命眞、此一道脈之傳承謂之襲明。
故善人者,不善人之師:師尊慈語:「成全人才要注意實德,一位人才、英雄在掌聲中成就,但相對的一位豪傑,也會在漠視中失落。」
入道修德者,是未入道修德者之師長。古文師說篇明示:「聞道有先後,術業有專攻。生乎吾前,其聞道也,固先乎吾,吾從而師之;生乎吾後,其聞道也,亦先乎吾,吾從而師之。」
不善人者,善人之資:子曰:「見賢思齊;見不賢而內自省。」當今有志於學道之人,以儒門子貢不得其門而入的感嘆,與佛門五祖弘忍門下身為教授師之神秀,入門未得則不善,藉以自省。
太宗謂梁公曰:「以銅為鏡,可以正衣冠;以古為鏡,可以知興替;以人為鏡,可以明得失。朕嘗寶此三鏡,用防己過。今魏徵殂逝,遂亡一鏡矣。」
*有一次太宗對宰相梁國公房玄齡說:「用銅做鏡子,可以從其中端正自己的衣帽儀容;以古人古事當鏡子,可以從其中瞭解一個朝代興盛或衰敗的原因;用人做鏡子,可以從其中明白自己言談行為中的對錯得失。我曾經擁有和珍惜這三面鏡子,一直用他們來防止自己犯錯。現在魏徵已經死了,我失去一面好鏡子了。」

不貴其師,不愛其資:參學過程從相對,提昇到以自性做主超然的絕對,所體悟為自身生命負責,能做自身生命的主審裁判。
不貴其師,不愛其資:是孔夫子所示:「從心所欲不踰矩」,佛門之離諸法相,應生無所住心。
不貴其師,不愛其資:惠能祖師聞道後:「言下大悟,一切萬法,不離自性。」
道脈之傳承,不落在對待與偏見之中。惠能祖師開示:「代代相承。法則以心傳心,皆令自悟自解。善知識、於念念中、自見本性清淨。自修、自行、自成佛道。」
法華經:「是諸世尊、皆說一乘法、化無量眾生、令入於佛道。」【方便品】

雖智大迷,是謂要妙:老子提示「水善利萬物而不爭,處眾人之所惡,故幾於道。【第八章】善用人者為之下,是謂不爭之德,是謂用人之力,是謂配天,古之極。【第六十八章】」
雖智大迷,是謂要妙:子曰:「吾有知乎哉?無知也。有鄙夫問於我,空空如也,我叩其兩端而竭焉。」
孔夫子提示大迷者之不智;子曰:「狂而不直,侗而不愿,悾悾而不信,吾不知之矣。」【論語:泰伯篇】
孔子說:「狂妄而不坦率剛直、無知之幼稚而不誠懇老實、沒有實務歷練的能力,卻整天愛自誇說謊,外面看來像忠厚,但卻不講信用,孔夫子說:我無法理解這種人。」

黃石公把《素書》傳給了張良,張良採用了「決策於不仁者險,絕嗜禁欲,所以除累。」這一則明哲保身的至理,肯拋棄功成名就後的榮華富貴,飄然出世,避開了政治鬥爭的漩渦,與清風明月為侶,逍遙自在地度過了一生安然,可稱妙智啊!
雖智大迷,是謂要妙:師尊慈語:「要學師母的隱。上次為師曾希望你們學學師母的隱,或許體會不夠深切,為師今日說明白點;修道人應學她老人家,隱名於人間,隱相於三曹,隱功德於天地的胸懷,為師的瘋名瘋相,眾生都認識,但你們師母的慧德卻無幾人能知,真是高明極了,這點連為師都比不上,所以末後之時、修道人要學會韜光養晦,歛名藏德莫太顯名相,而讓 天恩師德常昭眾生的心田。」

經鑰一、
常人所易犯之弊端在於自是、自見、自矜、自伐、因此難有接受尊道而貴德。能尊道而貴德在於老子所示:「處無為之事,行不言之教。」惟有遵循聖言,才能善行,善言,善計,善閉,善結,而建立諸善之襲明。
以古為鏡:桀紂自恃其才,智伯自恃其疆,項羽自恃其勇,高莽自恃其智,元載、盧杞,自恃其狡。
由於自恃,則氣驕於外而善行不入;不聞善則孤而無助,及其敗,天下爭從而亡之。
好自逞己之能者其善政不為,良言傍若無視、無知,所行恣情縱意,倚著自是,終無德行則易犯傲慢。
好言不入於耳,執蔽而不肯聽從;好言不聽,好事不為,雖有千金、萬眾,不能信用,則如獨行一般,智寡而身孤,終德殘而自恃。
古人明示:「水唯善下方成海,山不矜高自極天。」
善結無繩約而不可解:以善道而結緣是用不着律法規範來約束,其心與眞理密契是不可被業力分解拉開的。
聖經:「但你們若被聖靈引導,就不在律法(繩約)以下。」【加五:18】
上古之世,雖巢居穴處,人人自律,大智之後,雖高堂廣廈,人人自廢。故曰:安危德也,興亡數也,苟德可將,何必叢林,苟數可憑,曷用規矩。【禪林寶訓】
不善人者,善人之資:以人為鏡,可以明得失;齊人有一妻一妾而處室者,其良人出,則必饜酒肉而後反。其妻問所與飲食者,則盡富貴也。其妻告其妾曰:「良人出,則必饜酒肉而後反;問其與飲食者,盡富貴也,而未嘗有顯者來,吾將瞷良人之所之也。」蚤起,施從良人之所之,遍國中無與立談者。卒之東郭墦閒,之祭者,乞其餘;不足,又顧而之他,此其為饜足之道也。其妻歸,告其妾曰:「良人者,所仰望而終身也。今若此。」與其妾訕其良人,而相泣於中庭。而良人未之知也,施施從外來,驕其妻妾。由君子觀之,則人之所以求富貴利達者,其妻妾不羞也,而不相泣者,幾希矣。【孟子、離婁下篇】

經鑰二、
不貴其師,不愛其資;是能突破一切困惑,生命的遊戲規則從博學入手,經由審問、慎思、明辨之後,能體悟而心開悟解,一切萬法不離自性,即不貴其師,不愛其資,因為迷人外求有相佛,雖是勤於篤行仍然拯救不了自在解脫。
圓通訥和尚曰:「躄者命在杖,失杖則顛,渡者命在舟,失舟則溺。凡林下人,自無所守,挾外勢以為重者,一旦失其所挾,皆不能免顛溺之患。」【禪林寶訓】
※四祖道信
大醫道信(公元580~651)俗姓司馬,湖北廣濟人。自幼慕解脫法門,侍奉僧璨九年授得衣缽,成為禪宗四祖。道信衣缽承傳給弘忍,亦度化牛頭山的法融,開旁系牛頭法融一派禪風。唐高宗永徽二年閏九月過世,享年七十二歲,代宗敕諡「大醫禪師」。
四祖道信七歲出家當和尚,他從小對「解脫法門」很有興趣,但是一直不得於法,後來他聽說安徽舒州有位高僧,於是,前往參拜請益。
他第一次見到三祖僧璨就直接請教解脫法門的真義。
道信問:「請教什麼是佛心?」
三祖僧璨回答:「你現在是什麼心?」
道信回答:「我現在沒有心。」
僧璨笑說:「連你都沒有心了,那佛怎麼會有心?」
道信一頭霧水,不解禪師的用意,於是請求僧璨指引他解脫之道。
僧璨便問他:「誰綁住了你?」
道信回答:「沒有人綁住我呀。」
僧璨說:「既然沒有人綁住你,你又何必找什麼解脫之道啊!」
道信被禪師一點化,立刻大悟。
其實,僧璨要說的就是你才是自己的敵人,只要自己可以明心見性,就不怕
束縛了,如果真有束縛,事實上是自己束縛自己,解脫之道別無他法,只有在於自身,不能外求的。
道信繼承僧璨的禪宗之位成為禪宗四祖,他對禪宗的影響除了五祖弘忍之
外,還有旁系的牛頭法融。貞觀十七年,唐太宗因為久仰其名,三次下詔請他入京,道信仍不為所動,太宗一怒之下說:第四次下詔不進京就賜他死罪。道信不受任何威脅,就拿起劍來要自殺。太宗知道後十分佩服他的勇氣,就不再為難他了。
師尊慈示:「希望你們秉持著這片無憾無悔的心,踏上這條返鄉歸路,讓你們的眼淚為眾生而流,把你們的歡笑奉獻給眾生,把擁有的一切通通回饋,這就是你們的本份之使命。」





uangwu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道德經鑰
重為輕根,靜為躁君,是以聖人終日行,不離輜重。雖有榮觀,燕處超然。奈何萬乘之主,而以身輕天下,輕則失根,躁則失君。.

闡釋:
※聖意深遠莫測,老子遠見於此章深藏能拯救大地的災難的一大妙方;
※奈何萬乘之主,而以身輕天下;老子直指人性的弱點,雖有其位而無其德,乃因私心加上野心而製造諸多破壞大自然生態,諸如生化武器,核武試爆,戰爭,種種因素,這是人禍去殘害到地球人類生存,人禍遠勝於天災,人禍所引發天災之後果,併發到地球暖化,温室效應的後遺症,延生禽流感……….。
前一章老子已提示學人:悟道能相信、證道能和平、明道有愛心、行道有善愿;
悟道;從有形天地之前,(有物混成,先天地生。)即禪宗(父母未生前,本來面目。)
證道;五教聖人以及聖佛皆是奉 天下母之勅令,傳達不二法門之心法。
(獨立而不改,周行而不殆,可以為 天下母。)
明道;明師傳授心法即(王處居一焉。)此正信希有在於得聞是經,信解受持不足為難。(道大,天大,地大,王亦大,域中有四大,而王處居一焉。)
行道;勿忘根,勿忘恩,勿忘效法天地之德。(人法地,地法天,天法道,道法自然。)
老子於此章提示對於生命價值的重與輕,處世風格的靜與躁。上古聖佛以厚重自持,有「道」而高於天下;靜以自養,有「德」而貫於古今。
聖意所敬重依萬靈所歸根可以為天下母。老子云:「吾不知其名,字之曰道。」此生命之終極真理乃不離『道』之根源。
重:是道體,永恆實相生命之靈性。
輕:是名相,短暫四大假合之軀體。
靈性是假體的根源,故重為輕根。
以悟道;若能重視聖言:道大,天大,地大,王亦大,域中有四大,而王處居一焉。與六祖惠能所示:「心是地。性是王。王居心地上、性在王在、性去王無。性在身心存、性去身心壞。佛向性中作、莫向身外求。」即可開悟。
老子所示:「王處居一焉」與六祖所示:「性是王」是指自身的萬乘之主,皆不外於重視自身一點靈性,其根源本來自於天,於覺者自然而重視,迷者茫然而輕視,故重為輕根。
以行道;重為輕根:在於重視道與德,先由悟道不離根源,才會重視生命的根源,不再輕易墮入名聞利祿的陷阱而流浪生死。
古聖明言:君子有三畏,即是重視道尊德貴,小人三不畏即是輕視生命價值觀,而失去了為人處世的根本大原則。
靜為燥君:有足夠的內德涵養,其處世不被域中眼耳鼻口之色聲香味四臣所牽纏,天性之君王,本具足道根,臣聽君令自然平心靜氣而不浮躁。
輜重:聖佛所乘載是給與世人的生命主糧;亦皆為一大事因緣而示現於世,可謂任重而道遠又仁為己任,不亦重乎!
聖佛以身示道,所肩負輜重乃道與德的(無盡藏、無盡燈。)亦是開啟世人智慧的妙方(萬靈丹),故終日行不離輜重。
雖有榮觀,燕處超然;榮觀:是擁有人爵之名聞利祿;燕處是老子所暗示王處居一焉的谷神;儒門:止於丘隅是自性君王所安適而居。
超然是物格,能離一切相。維摩詰經所示:「能善分別諸法相,於第一義而不動。」經云:「離一切諸相,即名諸佛。」其內德因為能離一切相之物格,於道心乃超越於一切相之外自然而不動。
老子聖意提示:珍惜此生因緣,求得大道能體悟域中有四大,而王處居一焉。自性可統理自身天下,而今又蒙 天恩加被,若不能得聞大道,既聞不能信守奉行,確是又奈他何?身上雖擁有靈性之君此萬乘之主,而不能重視道與德是歸根與復命,而以身輕浮自心天下,輕浮乃失道之根源,急躁乃失德之昏君。

句解:
重為輕根:輕在於無道德又無仁義;能重視內德修養其處事,就不敢冒然輕舉而妄動,輕舉於法易亂章,妄動則易惹怨招禍。聖言賤貨而貴德,是修身之根本。則厚重以自持,自然四方歸之,天下畏之。
靜為躁君:躁在於無實學又無實德;靜者能以道心處事,順天心聖意,即老子所示:「是以聖人處無為之事,生而不有。為而不恃,功成而弗居。」不居功。若被眼耳鼻舌之聲色香味此四大所牽動為(躁),道心為君,欲心為臣,臣服君令故謂靜為躁君。
是以聖人終日行,不離輜重:輜重是上天所恩賜於世人生命的禮物(天爵)。
聖人示現人間,皆為一大事因緣來渡化世人,聖人是救聖靈的事,所肩負的皆是生命的主糧謂不離輜重。聖經:「我是從天上降下來生命的糧;人若喫這糧,就必永遠活著。」【約六:51】
雖有榮觀,燕處超然:已物格,遵行;壹是皆以修身為本。榮觀乃如享太牢,如春登台。享人間榮華貴爵。
燕處超然:是佛家所謂不動道場。世人所追逐的榮觀是財富與地位,即權勢與享有。孟子盡心上篇:「舜視棄天下,猶棄敝屣也」。比喻看淡享有天下之尊爵謂燕處超然。
奈何萬乘之主:是忘却天賦之大任;失根、失君,乃六神無主其自甘墮落而喪自身天下。奈何是聖意的感慨與無奈,猶濟公老師的付出千般愛,換到千滴淚。萬乘之主即儒家之君子慎其獨也。獨是絕對的真理,是指聖靈為自身中的萬乘之主。
而以身輕天下:是賭輸了生命價值;世人所以迷失在於看輕生命根源即離道,雖尊位天子,忽略天賦之大任,常心浮氣躁,專以私心用事即無德;如古代宋太宗「戒石銘」的十六字箴言,即「爾俸爾祿,民脂民膏,下民易虐,上天難欺。」此乃賠了尊嚴又損了德行,離道又無德,災禍及身。喜好玩法律遊戲規則,巧思去欺瞞人天可謂以身輕天下。
輕則失根:是離道;明智之人若不修其德而茫然崇拜偶像,心中衹一昧貪求,輕浮離道已喪失根源謂輕則失根。
躁則失君:是悖德;處世急躁其理性思考欠細膩,自性之君若被心中三毒四相所蒙蔽易成昏君,處事雜亂無方其心浮躁即無德,離道又無德處事常以意氣用事,失却耐性寬容與尊重,心靈上不平靜,氣躁謂臣(人心)奪君(道心),即躁則失君。

經鑰一、
師尊慈示:當你很明確地決定每一分、每一秒、每一時刻的目標時,應該要很莊嚴。為什麼要很莊嚴?因為是你對自己看重、對自己認可,而不是求別人來肯定你。應培養無處不是理天、無處不是淨土的心襟,則菩提道風廣佈人間,為師還憂煩什麼呢?望徒兒把握生命存在的一刻,去開拓這種契機。
肯定道與德是呈現生命的尊嚴即重為輕根:終日若衹縱慾於五色、五音、五味、馳騁畋獵,自輕而蔽靈源,有失莊嚴之根本。
世人之苦,時嚐受一切的挫敗與困頓,源自於其根基與理念,根基若淺薄其處事必欠隱重,理念若偏頗其態度就浮躁而心不靜,所處事常欠仔細思惟又很粗燥。忽略了生命的根源是不識「君」是主宰自身中父母未生前,本來面目的答案,失根乃離道,加上失君而無德,失隱重又急躁易成昏君,如此輕浮急躁必受流浪生死,終究留下內疚與後悔。
老子提示以「道」為根源,「道」指生命,世人從生與死,以靈性之存亡來分判輕重,人之成與敗,以道德分輕重。學人問道需體悟老子之聖意,老子藉以天大,地大,王亦大,域中有四大而王處居一焉。此「王」引喻自身之靈性亦是一身之君,佛門以此君為一心(菩提心、佛性種子。)四大引喻為萬法或萬教,枝葉。以「道」為重可謂得一心之根本,故重謂輕根。
古德云:「一心為根本,萬物為枝葉,根本壯實,枝葉榮茂,根本枯悴,枝葉夭折。」【禪林寶訓】
是以聖人終日行,不離輜重是指聖人示現於世,皆為世人生死一大事,布施生命的主糧,輜重即是 上天託付聖者恩賜於世人的生命禮物(天爵),讓有福報之求道者得三寶之妙法與佛陀以得如是布施不住於相。
※重為輕根,靜為躁君;聖者指引以忠為質,以仁為衛;輕躁即如:子路持劍,孔子問曰:「由,安用此乎?」子路曰:「善,古者固以善之;不善,古者固以自衛。」孔子曰:「君子以忠為質,以仁為衛,不出環堵之內,而聞千里之外;不善以忠化寇,暴以仁圍,何必持劍乎?」子路曰:「由也請攝齊以事先生矣。」【說苑】

經鑰二、
古聖孟子早已明言:「惻隱之心,仁之端也。擴而充之,則可以保四海矣。」於今大地災難頻傳,看在受難者於急危之際,本具天性之善者很自然發出惻隱之心伸出援手予以拯救與解危。
古人云:「患難悉眞心。」從這次88莫拉克颱風狠掃南部所造成摧損不少,以旗山小鎮受淹水有一層樓高,災後道場中人員主動團結與支援,加上一群群志工熱心參與拯災以及賑災,以不分親疏皆展現人溺如己溺,幫助受災户清理。
執政單位也派遣遠從北部 關渡指揮部官兵,南下旗山街支援,官兵們很有秩序,誠懇與盡責,令學界青年以及參與團隊與旗山街市民都很敬仰。
道場教育,道心的活化是老前人德輝的延續,有學界青年的慈善參與,是道脈發展的福音,也是安定社會一股主流。
遭受災難的侵襲,親情的哀傷與受創都是事實,任何人都祈求大地不要有災難,有些執政人員忽略經典中聖意的提示:「奈何萬乘之主,而以身輕天下,輕則失根,躁則失君。」
嘗聞:「事出必有因。」災難來自於身為尊爵之萬乘之主有失絜矩之道,一心祇求享一生或一家短暫之榮觀,心態上就輕浮又急躁,用盡私心產生漠視。
漠視道德是永恆生命的美譽與價值觀。
漠視大道是根源,
漠視修道是根基,
漠視行道是根本,而以身輕天下就延禍子孫。
科學家舉證,事實告訴我們,現今地球暖化,温室效應,所有號稱是專家提出的良策即孟子所云:「今之為仁者,猶以一杯水,救一車薪之火也。」因為不解聖意即苟不固聰明聖知達天德者,其孰能知之?
災難來自於世人的共業,因為世人往往失本求末,如團隊若上下交征利而國危矣。古聖明言:「德者本也,財者末也。」奈何萬乘之主,衹重財而輕德此乃以身輕天下,一旦惹成民怨,集聚恨怨自然災劫必不斷。

經鑰三、
經典是指引永恆生命得終極歸宿的藍圖;
經典是消彌大地恩怨並免除災難的妙方。
為拯救地球上的災難,在道德經第廿六章早有藍圖與妙方。
身為萬乘之主對於尊道與貴德以相信、和平、愛心、與善愿;才能實現生命的根源有所重視,重為輕根乃是相信四海本一家,靈性共同源,就不敢輕易予否定。
能有尊爵位為君王是萬乘之主,幸得人身,也嚐受人間冷暖,就能以德化人其心不起貪瞋或起侵犯之念,能靜以和睦共存。和平處世者必有遠慮,不敢輕浮氣躁而擾亂太平。
愛心是以聖人終日行,是將一生的慧命,不離輜重是珍惜每一當下的觀念。雖有人爵福報的榮觀,仍然以身示道,不可忘却天爵的重任。
善愿是呈現內德,燕處超然:是不被虛名、利益、權勢、地位、種種榮觀所牽纏。
奈何萬乘之主,而以身輕天下:聖者感概世人所追求是名聞利祿此人爵,而忽略重視永恆生命的天爵可讓其燕處超然。而以身輕天下是做出違反道德良心,悖離天理以及法律所不允許的事。
身為君王想治理國家安祥福祉,為何不能如愿?古文:「獨木難支大厦。」偉大建立在利益大眾的慧命上,能燕處超然是為百姓造福留典範。
想拯救大地的災難建立在對於「天下母」的共識,相信聖人之言:使天下之人齋明盛服,以承祭祀。相信聖經:「因為凡被 上帝的靈引導的,都是 上帝的兒子。」【羅八:14】相信聖經:「聖靈與我們的心同證我們是 上帝的兒女;」【羅八:16】
惟有相信可消彌私心偏見,可平息比大地更殘忍的災難(戰爭),接受同證我們是 上帝的兒女,共存於大地不要製造戰爭,讓兄弟和睦相處可慰天心 上帝。
武器的研發是傷害地球暖化的禍首,世人再怎樣的節能减碳抵不過一次的戰爭與核子試爆。
惟有和平共處,才能平息殘殺的罪惡。聖經:因為 上帝的國不在乎喫喝,只在乎公義、和平,並聖靈中的喜樂。【羅十四:17】還有末了的話:願弟兄們都喜樂。要作完全人;要受安慰;要同心合意;要彼此和睦。如此,仁愛和平的,上帝必常與你們同在。【林後十三:11】
聖經:「不要毀謗,不要爭競,總要和平,向眾人大顯溫柔。」三:2】
聖經:「用和平彼此聯絡,竭力保守聖靈所賜合而為一的心。」【弗四:】
惟有愛心才不敢否定真理而肯與人和平共處,不敢自私而妄稱師做祖或胡言亂道,惑動聾瞽,大家唱和。以身輕天下;善誘人性的弱點而利益掛勾,其心好佔腥羶惹得癡蠅,朝鑽暮嘬,將不法所得利益分贓,蘊成一肚醃臟以當醍醐而自悞,如此失根、失君是製造災禍的始因。
聖經:「人為朋友捨命,人的愛心沒有比這個大的。」【約十五:13】
聖經:「惟有愛心能造就人。」【林前八:1】
聖經:「凡事謙虛、溫柔、忍耐,用愛心互相寬容。」【弗四:3】
古德云:「野狐精怪混入宗門,到處詐稱知識,妄立宗旨,各黨師門,互毀盟主,是非蜂起。本無師承,不信真參實悟,不謁諸方明眼宗匠,妄執己見,輕白登壇,也學拈搥豎拂。舉古諭今,胡言亂道,惑動聾瞽,大家唱和。久而久之,集成一本糟粕,遍地流布,惹得癡蠅,朝鑽暮嘬,蘊成一肚醃臟,以當醍醐,忽然遇著名人達士,一目百碎,只可作話柄談耳。」【語嵩和尚語錄卷八】
惟有善愿才能立己立人,完成大任。
善愿:來自於相信、和平與愛心的結集出真誠的流露,能付諸實踐可以拯救大地免災難,可早日世界能和平至大同。

uangwu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道德經經鑰 第五章

經文:
有物混成,先天地生,寂兮、寥兮、獨立而不改,周行而不殆,可以為天下母。吾不知其名,字之曰道。強為之名曰大,大曰逝,逝曰遠,遠曰反。
故道大、天大、地大、王亦大,域中有四大,而王居其一焉。
人法地,地法天,天法道,道法自然。

闡釋:
老子道德經,從第一章已明確提示:凡俗之人所認知的「道」與聖佛所指引生命的終極真理「道」是相殊懸遠;「教」是真理大道的助緣,「教」無「道」不真,「道」無教不顯,因此「道」藉以道可道,非常道;名可名非常名。可道是籍以語言表達,可語,可名,都是呈現「道」的教化功能,可名滙集而成為一部「經典」,以助緣與闡述是外相,並非是玄之又玄先天地生這永恆不變「道」的實相。
老子又以有無相生,直示悟道、明道、行道之準繩;
悟道:要在有物混成先天地生, 祂是天下母。
明道:要從有形的軀體找出自身有谷神是天地根這本來面目, 祂隱藏於域中有四大
這王居其一焉的玄妙關。
行道:要效法天地,人法地、地法天、天法道以至出於至誠之自然,才是生而不有,為而不恃,
功成弗居的無為。
老子於此章 1、以有物混成指引天下母此終極眞理為目標;
2、惟有道才能周流不息,是終極價值為目的;
3、從中以城中有四大,而王居其一焉,尋得生命答案是萬教根源,聖佛心法眞傳之終極歸宿為歸根。
道本無名,道就是天下母,與聖經:「太初有道,道與 上帝同在,道就是 上帝,這道太初與 上帝同在、萬物是藉著 祂造的、生命在 祂裡頭。」是殊途同歸,故以文字謂「大道」。
老子提示學人要歸根復命,切勿執己之是而誤入歧途,甚至自陷絕路。能提昇概念要從有一靈炁之物,渾樸混合所生成,這有物混成是早先在未有天地之前就有,這股靈炁是聖佛所崇尊與闡述的 造物主。 祂這股靈炁是視之弗見、聽之弗聞、搏之不得。儒聖亦同與所示:「視之而弗見,聽之而弗聞,體物而不可遺」;這是萬物之本體,更是為萬物所不可遺缺。
對於想揣測 造物主,老子曰寂兮:是聽之弗聞,至靜而無音聲;寥兮:是視之弗見,至玄而無形影。
這股靈炁是惟一 上帝,即是獨立而不可改變,亦是宇宙間的絕對真理。祂可運行日月此陰陽二炁,日夜分明所周行而不殆息。有物混成這股靈炁可以為天下母,這已明示天地間天下母是萬物的根源。
聖佛皆為一大事,仁為己任,對於造物主 祂,老子讚嘆吾不知其名,為使世人明乎根源就以文字形容 祂,稱謂之曰「道」。
因為『道』的玄奧深之莫測,太不可思議,強其名為之名曰大,因為道大無邊量,大道至廣大甚至周流不息,故曰逝。逝曰遠;遠乃窮極,道之體所周流不息而無所不至。惟有得知天下母是生命的根源者,才不會迷失歸根復命的遊戲規則,窮理之後就可返歸生命的根源。
換而言之有緣遇師幸授大道真傳,得知真道三寶;有谷神不死,是謂天地根,就不再淪落而流浪生死,故謂遠曰返。
儒聖云:「人皆可以為堯舜。」故道大、天大、地大、王亦大,是人已與天地同位三才,靈性之王可德配天地,故謂「王亦大」。
聖佛示現;皆殊途同歸,域中有四大,而王居其一焉,是指引世人勿迷失於眼耳鼻口,色聲香味之四大旁門,從中契悟有物混成此王居其一焉,是指這一點靈炁即是主宰眼耳鼻口,色聲香味的一切功能,更是提示學切勿認假為真。
有道亦要修德,明乎王居其一焉是求道所印證第一寶,更要有德以效法彌勒胸懷的口訣,有濟公佛性的合同。從有志學道者,效法大地之博厚,謂人效地。博厚的布施更要有高明的般若,故謂地法天。地之載物,天之覆物,能有博厚載物與高明之覆物皆源自於大道,故謂天法道,道在人間成,祇要不失天性之善,將本自具有道心,發出於真誠來為人處事,無為而為故謂道法自然。

句解:
有物混成:有一股無極之眞乃不可思議,世人若憑有形之感官是難以揣測出這超然渾樸此靈炁之物。
先天地生:這股靈炁之物,是在未有生成天地之先。
寂兮:這股靈炁之寂,乃靜而無音聲。
寥兮:這股靈炁之動,乃玄而無形影。
獨立而不改:有這股靈炁物混然生成天地萬靈萬物,這至尊至貴是亙古至今永不更改,即聖佛所闡揚惟一超然,絕對與永存的不二法門。
周行而不殆:這股不可思議的靈炁由生育天地,運行日月,長育萬物,從無怠息。
可以為天下母:既然能生育天地,運行日月,長育萬物,無可厚非,老子直示:這是 萬靈真宰, 祂就是天下母。
吾不知其名:老子聖人讚揚 萬靈真宰,也不知該如何套上有個名稱。
字之曰道:老子為要使學人歸根,因此將這股靈炁物混然生成天地,萬靈萬物的造物主用文字稱 祂謂『道』。
強為之名曰大:道本無名而強以名,道:高而無上,羅而無外,其大而無所不包。老子叮嚀「道本無名」強名曰「道」,「道」之玄奧難以稱謂,強名稱之謂「大」。
大曰逝:這股靈炁之物是造化天地,生育萬物,是周流不息, 祂是天下的根源。老子聖人為引導學人對自身生命的根源切勿有所茫然,才以文字稱 造物主 祂謂「道」,是太不可思議衹強以名謂「大」,因此就以「萬物之母」,或「道」或「大」,將此大道互可稱謂是流行不息。
逝曰遠:儒是以大學始教,必使學者即凡天下之物,莫不因其已知之理而益窮之,以求至乎其極。窮理之極,始可知盡性。遠乃窮極,道之體所周流不息而無所不至。
遠曰反:反是返本還源,學人想登堂入聖言之室,從自身生命的根源即是 萬靈眞宰,衹要是得 「道」或明乎聖佛所示「大道」,以『道』始能返回(歸根),立『德』始能(復命),此是亙古至今,至道不變的自然定律。
故道大、天大、地大、王亦大:老子直示世人勿輕看自己,人與天地同其才,而且人亦是萬物之靈長,聖佛以德性同配天地三才。王亦大是指無形的性王,祇要從有形的自身天地之先以契悟靈源,才不愧同生於天地之間位為三才。
域中有四大,而王居其一焉:域中有四大是指眼耳鼻口,老子藉以此有形之教化,讓學人契悟真宗。而王居其一焉;是指求道豁然貫通第一寶,即是自身生命的主宰,欲明乎聖意惟有入道者知之。
人法地;老子直示學人「人法地」是要效法大地載物有此博厚之德。有道雖可歸根,有德才能恢復本來面目的復命。
地法天:效法大地載物有此博厚之德,更要有上天照臨大地此高明之道。儒聖云:「博厚配地,高明配天。」
天法道:老子於清靜經已明示:「大道無形,生育天地,」學人效法天地之德更要明瞭老子所示:「萬物之母」字之曰道。
道法自然:天性之善乃各皆本自具有與具足,天性的流露是道心。率性是將道心的慈愛付出,學人能將此天性之自然流露即生而不有,為而不恃,功成弗居,道之無為而為。自然即佛之能離一切相,儒之無聲無臭至矣。

經鑰一、
承蒙 天恩師德,壇經六祖惠能已明示:不入祖師室,茫然趣兩頭。今已聞道即是已入祖師室,不再茫然趣兩頭。感恩經典是聖佛指引學人登堂於參學,惟有入室者才豁然貫通。
聖佛皆為世人生死一大事,永嘉證道歌:「直截根源佛所印。」因此老子本章向學人直截根源以有物混成之這一股靈炁, 祂是天下母,如此才能於遠而返,於窮極,道之體所周流不息而無所不至,返歸至於先天地生之無極。
師尊慈示:「萬教還是回到原點,沒有0怎會有一、有二、有三?怎麼會有延伸呢?所以說當下決定的目標是正確的,就要「擇善」,不要只是「固執」。人就是容易執著,修道最可怕的就是既執著又固執。
能活潑、玲瓏、瀟灑一點不是很好?活潑、玲瓏、瀟灑,就能使內在與外在合一。」
當今天下大明師濟公老師所提示:「萬教還是回到原點,沒有0怎會有一、有二、有三?」萬教可引諭為枝葉,是大道無形的顯跡,有一有二是已生育天地長養萬物。能從萬教歸一即是回到原點。師尊直示:沒有0怎會有一;就是從有形生身之母,生命是無形是指0,要體悟到0就是天下母, 祂亦尊稱謂 萬靈眞宰。
老子所示:「域中有四大,而王居其一焉。」與六祖惠能所云:「心是地,性是王;王居心地上,性在王在,性去王無。性在身心存,性去身心壞。」是異曲同工。

經鑰二、
老子云:「天大、地大、王亦大。」人既然三才之一,求道時明師所指授「域中有四大,而王居其一焉。」的生命答案,有道更要修德,有道無德,道難成;有德無道,必遭魔。
老子直示:修德要效法天地,因此要人法地,地法天,天法道,道法自然。自然是率性之道,亦是天性的流露。
效法天地之德;是生而不有,為而不恃,更要懂得歸根的知恩報本,因此功成弗居才是復命。體悟修身是有大道真傳的終極真理為目標,更要培植以道德才是生命價值為終極歸宿。生命的價值,不是在於他擁有多少的權勢與地位,而是看其在大道的因緣上扮好應有的角,與奉獻出對心身靈健康有多少的典範。
二十一世紀是中國人的世紀,的確有任重道遠的神聖使命。
天下之人最忙的不外是一呼一吸,「户」字缺少了形而上的一點,祇剩「尸」字。當這一口氣不再延續,這場生命舞臺的劇本就落幕了。求道得明師一指點,開啓智慧門才能感受儒聖所示:「誰能出不由户」這句話的奧義。
我今猶如旅泊之人,忽蒙天王賜以華屋,雖獲大宅,要因門入。【宗鏡錄】
世人祇知養身,很容易忽略修身,養身祇追求外在名相的擁有,中國文字已明顯提示:佛門以頂禮,儒門以問禮,耶門以洗禮。
禮字:藏豆,豆彎曲之處即生機萌芽的提示,禪機所示在於豆之曲處是谷
神的玄機。
田字;富之足,累之頭。
錢字:有二戈,古今名人為錢而受傷害;
窮字:只一穴,多少英雄而被埋沒,因此因富而累罪,
田壓心上,當該慎思。

時節因緣任何人要有沾受 天恩;始能求道。有一大明師;始能行德。道德是改變命運的妙方,是成聖成佛的基準,因此惟有道德才可彌補智慧上的缺陷,智慧是永遠難以填補道德上的孤寂與空白。

經鑰三、
網路上流傳一則故事:才智填補不了心靈上對道德的孤寂與空白。
前些天,在一個名為《財富人生》的電視訪談節目中,嘉賓是一位當今頗具
知名度的青年企業家。當節目漸近尾聲時,按照慣例,主持人提出了最後一
個問題,請問:「你認為事業成功的最關鍵品質是什麼?」
沉思片刻之後,他並沒有直接回答,而是平靜地敘述了這樣一段故事:
十二年前,有一個小伙子剛畢業就去了法國,開始了半工半讀的留學生活。
漸漸地,他發現當地的車站幾乎都是開放式的,不設檢票口,也沒有檢票員
﹔甚至連隨機性的抽查都非常少。憑著自己的聰明勁,他精確地估算了這樣
一個概率 .......... 逃票而被查到的比例大約僅為萬分之三。
他為自己的這個發現而沾沾自喜,從此之後,他便經常逃票上車。他還找到了一個寬慰自己的理由:自己還是窮學生嘛,能省一點是一點。
四年過去了,名牌大學的金字招牌和優秀的學業成績讓他充滿自信,他開始
頻頻地進入巴黎一些跨國公司的大門,躊躇滿志地推銷自己。
然而,結局卻是他始料不及的........這些公司都是先對他熱情有加,然而數日
之後,卻又都是婉言相拒,真是莫名其妙。
最後,他寫了一封措詞懇切的電子郵件,發送給了其中一家公司的人力資源
部經理,煩請他告知不予錄用的理由。當天晚上,他就收到了對方的回覆 ....

陳先生,我們十分賞識您的才華,但我們調閱了您的信用記錄後,非常遺憾
地發現,您有三次乘車逃票記載。我們認為此事至少證明了兩點:
1.你不尊重規則。
2.您不值得信任。
鑒於以上原因,敝公司不敢冒昧地錄用您,請見諒。直到此時,他才如夢初醒、懊悔難當。然而,真正讓他產生一語驚心之感的,卻還是對方在回信中最後摘錄的一句話:「道德常常能彌補才智的缺陷,然而,才智卻永遠填補不了道德的空白。」第二天,他就啟程回國了。故事講完了,電視中出現一片沉寂。
主持人困惑地問:「這能說明你的成功之道嗎?」
「能!」因為故事中的年輕人就是曾經的我,他坦誠而高聲地說:「我能夠走到今天這一步,只是因為我一起將昨天的絆腳石,當成今天的墊腳石而已。」知錯能改,善莫大焉,現場頓時掌聲如潮。
人生總是複雜,道理卻相對簡單;更多的時候,一句話可令人一輩子受益。
古德云:「一曲句含千古韻 萬重雲散百門開。」何况是經典中的聖佛妙語。

uangwu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