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1001 (3)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道德經鑰 第廿九章
經文:
將欲取天下而為之,吾見其不得已。天下神器,不可為也。為者敗之,執者失之。夫物或行或隨,或呴或吹,或強或羸,或載或隳。是以聖人去甚,去奢,去泰。

闡釋
雖位為萬乘之主,而不依道德即是以身輕天下。生命的價值是依循「尊道而貴德」,道與德才是歸根復命之終極,以去甚、去奢、去泰、來養其德,不欲取天下,自然能得取其天下矣。
凡俗之人不依道德,將欲取天下而為之,是保障不了自身生命之天下。聖經所示:「人若賺得全世界,賠上自己的生命,有甚麼益處呢?」因此老子直示:凡俗之人以有為想取自身天下的安頓,吾見是不可能如願的。
由於有「道」之「歸根」,才能談及生命的終極歸宿;
由於有「德」之「復命」,才能談及生命的終極價值。
前一章老子以「知其」人生是短暫,命各有定數,是自然之道,祇要「守之」乃貴為「常德」這性命是永恆,惟有德才能使生命不失其真,謂常德。惟有所行之常德始能「復歸於」「大制不割」。
正提示學人,「大道」本是萬教之總綱,不因方便法門所產生千門萬教,也分割不了完整『道』之本體。知其宗者即佛心,教者即佛語。即古人所云:「一金成萬器。」
六祖惠能開示:「一切萬法,不離自性。何其自性,本自具足。」儒門有云:「君子不器。」中庸:「其書始言一理,末後合為一理。」一理乃不二法門,即是「大制不割」。
老子以自然之道謂天下神器,將此神器(權柄)之善用於大地,實踐於五倫之中。
由自然之道,使陰陽二炁交感,而形成天地,並妙化萬物,
由自然之道,有二炁攝生,使日月煥發神光。
由自然之道,使聖帝明王能握乾符而治理天下。
由自然之道,使文武公卿能秉國政以安社稷。
深知大道自然之玄妙,鬼神不能知,世俗不能見。
儒云:子曰:「鬼神之為德,其盛矣乎!視之而弗見,聽之而弗聞,體物而不可遺。」
孔夫子說:「鬼神所具有的德行,確是太盛大啦!看 祂看不見,聽 祂也聽不到,但 祂卻體現在萬物之中,任何一切萬事萬物都離不開 祂。
學道者想具實的契悟,近:即己身性命,遠:即天地萬物。果能坐臥行藏於天然,必逍遙而獨樂。
於此章老子深誡為上者,雖是居為萬乘之主,勿存私心想將欲取天下,此有為而妄用神器(權柄),終必是多敗失之害也。因為以身輕天下,已違反尊道與貴德。
老子開示:將欲取天下而佔爲私自所有,吾見其不可能得為己有的。
古聖有云:「鳶飛戾天,魚躍于淵」言其上下察焉。欲取榮耀以圓自已的美夢,忽略了 上天所賦於各自根性與使命。欲取而依自己的妄念強迫子女,學得多項的全能。老子說:「吾見其不得已」,這也是不可能得到如願的。
神器是無形之靈性(神)與有形之軀體(器)所合成謂之神器。凡有血氣者之神器皆是天下之公器,佛規十五條有提示:「愛惜公物」。
神器是由眾緣共聚的眷命,該順天應人,以去無道而歸有道,更不可違反道德而為之,若以私心而為者,必有敗德之禍,謂為者敗之。
執者失之;若忽咯了 天恩師德,即不遵 天心聖意,祇固執己見而不能通權達變,是不識天時,又不順天心。不知天時所應運,乖於人事而不信道脈傳承是有天命之師,由於違天時之逆天,易妄失道根。由於乖人事而失和,易無德,因此自斷善緣謂執者失之。
夫物或行或隨是老子藉物以證道:
或行或隨:大道有傳承,道脈沿革有證真;
有行持的內德,隨後才能留傳於萬古;
有前輩的行持典範,才能導引於後隨之依循。
有成熟種子的行隨,才能延續遍及大地分享於當今。
或呴或吹:上天造化人體就具有陰陽二炁,老子以或呴或吹;要修身之學人該契悟,將欲取天下,由自身天下而為之,先從 造物主 祂所賦凡有血氣者之自身天下,深思自問誰是主宰這口氣的主人?當找到答案就離道不遠。
誰主導能呼吸這一口氣的玄妙,吐氣使溫曰歔,使寒曰吹。從嘴張開哈出一口氣是熱的,從嘴用吹出一口氣是涼的。這證實自身天下就具足陰陽二炁,故謂或噓或吹。
或強或羸;上天造化萬物有生生不息,以因果循環此外形是有生滅,由幼小、強壯、衰老、弱虛,歲月春夏秋冬亦然,這有強弱生生死死之變化。
或載或隳;載隳是談生命的安危,人生是寄居是客旅,搭上生命的列車是或載或隳。聖佛以道德來配稱出生命價值的安危,靈性主宰了軀體安危之存亡,有道:靈性在則安之謂載,無道:靈性去則危之謂隳。
去甚即除法不依循自然之道,去奢乃去除奢侈虛榮,不敢浪費生命,以守至誠,不慕浮華,以直道因不愛欲而奢侈。去泰乃去除輕慢之傲態,處事平實,發言安靜,順天命之理,體人情之宜,去除不安而守其本份。
是以聖人以道德為神器,以去甚、去奢、去泰之垢弊,將以無為而為,合乎自然,以德佈天下,不將欲天下而天下人敬仰之,從容中道,不思而得。

句解
將欲取天下而為之:若不知永恆生命的尊貴,想擁有價值的使用權,即以私心又無德,以專權而橫想坐享其大,這種作為。
吾見其不得已:已偏離了道德而想擁有一切,老子說:吾看這是不可能的。
天下神器:天下間得有安定,是以道德為規範。有此正確的思維與作為,是放諸四海皆準的天下神器。
不可為也:不可以人心測取聖意:壇經:「諸三乘人,不能測佛智者,患在度量也。饒伊盡思共推,轉加懸遠。」
為者敗之:以不擇手段所奪取,這種作為總是敗德。
執者失之:以固執己見,不為自己生命之終極着想,必定會失機誤時。
夫物或行或隨:以大地萬物有生生不息的循環,有前輩者慈心善愿的引導,才有後賢們隨從效法。古云:「聞道有先後,術業有專攻。」在於因緣當下,先入門者為師,肯請益者為徒,師行徒隨才能契悟六祖所示:「流布將來,無令斷絕。」
或呴或吹:天地造化之玄妙,同一口氣可送暖或與寒。呴是令人感受到是溫馨之善言,或吹是嘲諷令人寒心冷漠之詞。
在第二十章絕學無憂:能契合聖意又入門者,不讓此生之生命價值留下遺憾者,則無憂。老子以唯之與阿,相去幾何?善之與惡,相去何若?提示學人:一句熱忱送暖的善言,可使迷失者驚惺而遷善;一句寒心冷語,可使善緣墮志而失落。
或強或羸:人間世,心靈世界不得安寧者,其弊病來自於以身輕天下,由於人心善變,不離貪瞋痴之三毒。內德來自於心存感恩,有所不足肯懺悔,樂於在真理的園地裡當義工,不恃於強,則不為受羸者所襲擊。不逞強則不惹怨。老子提示:「善用人者為之下, 是謂不爭之德, 是謂用人之力, 是謂配天,古之極也。」
或載或隳:嘗聞:「恩恩怨怨」。道場是共緣與共業的結合,聖佛之心以拯載善緣,共業之魔軍必討報以詆毀與阻擾。
古聖云:「君子固窮」。老子以知其白,守其黑。知其以榮,守其辱。
若不經詆毀,就難以考核出眞誠者的定力與典範。若沒有偽師假祖的誘因,就難以驗定出眞心修辦道者的信心與智慧。
是以聖人:是慈心善愿的示現者,是傳達真道心法的使命者,有盛德配天的成就者。
去甚:聖人要參學者要惜緣,該去除極端。甚;是過分的貪淫聲色。
去奢:聖人要參學者懂得惜福與感恩。奢:好奢侈過大於服飾與飲食。
去泰:聖人要參學者要惜份,懂得安守本份,深信德行建立在純樸中。懂得謙卑切勿驕矜自是或過多於貪享豪宅宫室臺榭。

經鑰一、
憨山大師於此章提示:言在聖人道全德備,聖佛乃奉天之命應運而出世,有位為大夫或位為天子,此為官為長。當任無為無事,而不可有為太過也。由上章所云:樸散則為器,聖人用之則為官長。故老子因而告誡之曰:將欲取天下者,當任自然,不可有心為之。而有心為之者,吾見其必不可得已。何也?且天下者大器也,冥冥之中乃不離天意,有神主之。豈可以人力私智取而奪之耶?故曰:不可為也。而為之者,必反敗之。縱為而得之,亦不可執為己有。而執之者,必反失之。
以歷史取見證:如強秦力能併吞六國,混一天下,是為之也。且誓云:一世以至萬世,是執之也。故不旋踵而敗,二世而亡,豈非為者敗之,執者失之有此之驗歟。
然而所以敗之失之者,以其所處過甚,而奢泰之極也。凡物極則反,此亦自然之勢耳。故物或行而在前。或復隨而在後。或呴而煖。或反吹而寒。或強而壯。或又尪羸而弱。或正載而成。或即隳頹而毀。此何以故?是皆用力過甚,而奢泰之極也。此皆聖人所不處。故曰:是以聖人去甚,去奢,去泰。

經鑰二、
天地造化自然之道,生而不有,功成弗居。
將欲取天下而為之:以私心欲稱霸於天下,是已違背道尊德貴。
吾見其不得已:是不可能如願以賞。
天下神器:神器乃權柄之大道也, 造物主造化天地萬物。
古之善治者;
不賞仁,賞仁,則爭為施,而國亂;
不賞智,賞智,則爭為謀,而政亂;
不賞忠,賞忠,則爭為直,而君亂;
不賞能,賞能,則爭為功,而事亂;
不賞勇,賞勇,則爭為先,而陣亂。【陰符經】
師尊慈示:道場未來智慧考驗,真是不敢料想,為師也無法替代徒兒安頓身心,惟希望你們能體會天心、佛心、師心,老實修道、固守愿戒;就像鹿童師兄所說的:「天下神器不可為啊!戒之!慎之!」
古云:粗口能甘,必是有為之士。紛華不染,方稱傑出之人。
老子要學人去甚:即去除沉迷。為人循矩度,而不見精神,人生則是登場之傀儡也。
去除奢侈;奢侈之人易落為敗家子,猶出常情而慳吝之敗家,必遭奇禍。
去泰:即去除過分享宮室台榭。山水是文章化境,煙雲乃富貴幻形。
師尊慈示:人生最悲哀的不是死亡,是迷、是執著。
修道就是要學習如何捨掉不好的行為,捨掉貪嗔痴三毒,名利、煩惱即不愉快的事,以平等心、知足心、感恩心來面對眾生、面對自己。
秉著公心去修道、辦道,把一切功德與成就,推致到 老 及十方諸佛菩薩上,則不致跌進認人修道的障礙中。
師尊慈示:依從德性、遵重誡命、道親間相互諫勉、相互提攜、共修共辦、發揮彌勒大家庭的宗風。學會做濁世中的一道清流,風雨暗夜裡的一支燭光。

經鑰三、
聆悟聖意不外於珍惜生命的價值觀,若不契悟「歸根」,怎能安頓心靈得平靜?不得安頓心靈就更難聆悟聖意以盡大孝。
若不契悟「復命」,怎能有盛德以配天。
聖意提示:修身以道,修道以仁,下學而上達。儒門中庸:「孔門傳授心法,以授孟子。始言一理,中散為萬事,末復合為一理。放之則彌六合,卷之則退藏於密,其味無窮,皆實學也。」依六祖所示「法即無頓漸. 迷悟有遲疾. 只此見性門. 愚人不可悉. 說即雖萬般,合理還歸一。」
若弊習不除,大似浮雲遮日面。老子參學者要除去那些「甚」過分和「奢」過大。及「泰」過多的極端特性。因此要以知其,守其,不離常德,才能復歸於嬰兒,無極,樸,才能療治:去甚、去奢、去泰,之弊習與蘊毒。
才能復命於「自性本自清淨」這本來面目。
儒門以「有諸己而後求諸人。」乃先修之於己以治理自身天下。孟子曰:「不仁而得國者,有之矣;不仁而得天下者,未之有也。」古云:「循理而公於天下者,聖賢之所以盡其性也,縱欲而私於一己者,眾人之所以滅其天也。」孟子曰:「惻隱之心,仁之端也。擴而充之,則可以保四海矣。」
凡俗之見與聖人之德,所欲取的思維是各有差異的。古聖明示:德之流行速於置郵而傳命。君子動而世為天下道,行而世為天下法,言而世為天下則。聖者以無為所將欲取天下,即不勉而中,不思而得。君子具有盛德,早有譽於天下者也。

經鑰四、
眞誠來自於做該做的事,做對您我慧命負責的事,做沒有留下遺憾的事,而可令人感恩,禮敬與依循有生命價值觀的事。
有些迷糊者將奉承當做是禮敬與尊師,將自己的弊習傲與慢當做是莊嚴。

◎歷史的見證:
※為者敗之;
趙簡子與欒激遊,將沈於河,曰:「吾嘗好聲色矣,而欒激致之;吾嘗好宮室臺榭矣,而欒激為之;吾嘗好良馬善御矣,而欒激求之。今吾好士六年矣,而欒激未嘗進一人,是進吾過而黜吾善也。」【說苑】
闡釋:趙簡子與欒激一同出遊,要把欒激沈入黃河,說:「我曾喜愛歌舞美人,欒激便為我弄來;我曾喜歡宮室樓臺,欒激便為我修建;我曾喜數品種優良的馬和善於駕車的人,欒敷便去尋找。現在我希望得到到賢士已經六年了,但欒激從未推薦過一個人。這樣便只能助長我做壞事而妨礙我做好事。

※ 去甚、去奢、去泰;
武王問於太公曰:「賢君治國何如?」對曰:「賢君之治國,其政平,其吏不苛,其賦斂節,其自奉薄,不以私善害公法,賞賜不加於無功,刑罰不施於無罪,不因喜以賞,不因怒以誅,害民者有罪,進賢舉過者有賞,後宮不荒,女謁不聽,上無婬慝,下不陰害,不幸宮室以費財,不多觀游臺池以罷民,不彫文刻鏤以逞耳目,宮無腐蠹之藏,國無流餓之民,此賢君之治國也。」武王曰:「善哉!」

武王問太公說:「賢君如何治國?」公太對曰:「賢君之治理國家,其政令平易,其官吏不苛刻,其賦稅有內斂與節制,其對自己薪奉低薄,不以私自所喜好而違害國家的法度,不賞賜於無功之人,不刑罰於無罪之人。不因為自己喜歡就加以考賞,不因為自己憤怒加以誅殺,傷害人民百姓者是有罪過。
對於進言薦舉賢人或撿舉有罪過者,是該有考賞,君王的後宮不荒淫肆樂,所寵幸的宮女為別人而講好話是不聽取。
在上位者,無有婬亂縱逸邪惡的行為,在下位者沒有隱密不軌的舉動,不該修建華麗的宮室而浪費錢財,不經常遊覧觀看臺池而勞損民力,不彫文刻鏤即彫龍刻鳳以逞誘耳目觀賞,德行之善美,絕非投築在有形的外觀上,惜福是宮府裡沒有剩餘令其腐爛生蠹的儲藏之物,國內沒有流離失所而受饑餓的人民百姓,如此是賢君之治國的情況。」武王說:「善哉!說得好啊!」【說苑】

※詩云:『皇皇上帝,其命不忒,天之與人,必報有德。』
孔子與齊景公坐,左右白曰:「周使來言廟燔。」齊景公出問曰:「何廟也?」孔子曰:「是釐王廟也。」景公曰:「何以知之?」孔子曰:「詩云:『皇皇上帝,其命不忒,天之與人,必報有德。』禍亦如之。夫釐王變文武之制而作玄黃宮室,輿馬奢侈,不可振也。故天殃其廟,是以知之。」景公曰:「天何不殃其身而殃其廟乎?」子曰:「天以文王之故也。若殃其身,文王之祀,無乃絕乎?故殃其廟以章其過也。」左右入報曰:「周釐王廟也。」景公大驚,起拜曰:「善哉!聖人之智,豈不大乎!」
【說苑】
※晉平公春築臺,叔向曰:「不可。古者聖王貴德而務施,緩刑辟而趨民時;今春築臺,是奪民時也。夫德不施,則民不歸;刑不緩,則百姓愁。使不歸之民,役愁怨之百姓,而又奪其時,是重竭也;夫牧百姓,養育之而重竭之,豈所以安命安存,而稱為人君於後世哉!」平公曰:「善!」乃罷臺役。【說苑】



uangwu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道德經鑰 第廿八章
知其雄,守其雌,為天下谿;為天下谿,常德不離,復歸於嬰兒。
知其白,守其黑,為天下式。為天下式,常德不忒,復歸於無極。
知其榮,守其辱,為天下谷。為天下谷,常德乃足,復歸於樸。
樸散則為器,聖人用之,則為官長。故大制不割。

闡釋:
此章老子直示:有福報得聞真道者,要謙卑自牧。入道者明白大道的殊勝,明白世人所追求是人爵而不知天爵,難免存有解不開的黑洞之盲點。慈心善願著者要有古聖所示:「人不知而不慍」的內德涵養,為廣結善綠能知其白,守其如法華經信解品;「今日世尊,令我等思惟蠲除諸法戲論之糞。」守其黑。
佛陀說:「過去迦葉如來涅槃以後,有一座大佛寺,住有十萬比丘僧。這個僧團中的住持憍傲恃勢,稍有微病就懶不起床,另以盆器裝滿屎尿,驅使他的弟子,拿出去棄捨。他的這位弟子,是已證得初果的聖人。」
道德經第八章老子提示:『上善若水』,要學人效法水性之德以立不朽之德。
又在前章老子提示學人從處世以培德,將『善』落實於言行與思惟為根本。
古聖亦明示:「苟不至德.至道不凝焉. 故君子尊德性而道問學.致廣大而盡精微。」
此章老子明確指引學人,由知其、守其、為天下、常德、復歸……依循而得明本歸宗。
知其明道之本源、守其實體備於己、為天下仍有存養與省察己身之絜矩、有常德即恆常之德於不離『道』、不乖悖 天心與聖意,始復歸於本來面目這聖神功化。
世人以該知其所知,守其應守,為自身天下負責,使真常之德於不離、不忒、乃足,自然復歸本來面目。不分彼此界限之意。【憨山大師】
老子明示:若怱略不善,乃由不能知其、守其、為天下、常德、復歸;故有開示之詞,謂奈何萬乘之主,而以身輕天下……..
確是違反了道與德即謂『不善』,這無論他擁有世界首富的財力與顯爵的地位,確是不足令人所歌頌。
老子藉物言道,一般人以為知道易而守德難,道暗藏於眾水聚歸之處名謂「谿」,世人各具謂天下谿即自身天下之谷神也。惟有從知其、守其、為天下、常德、復歸;知其培德是天性不昧由谷神而率性,道(靈性)之玄奧藏於自身天下之谷神。
憨山云:道之超然於萬物,萬物無可與敵者也,故謂之「雄」。聖人氣與道合,心超物表,無物與敵,而能順物委蛇,與時俱化,不與物競,故曰知其雄。守其雌;由守其雌,故衆德交歸,如水之就下,故爲天下谿也。由乎處下如谿,故但受而不拒,應而不藏,流潤而不竭,故曰常德不離。以入物而物不知,如嬰兒終日號而嗌不嗄,和之至也。以能勝物而不傷,故曰復歸於嬰兒。
知白守黑者。白:謂昭然明白,智無不知之意,黑。昏悶無知之貌。式:謂法則。忒:差謬也。謂聖人智包天地,明幷日月,而不自用其知。所謂明白四達,能無知乎?故曰:知其白,守其黑。由其真知而不用其知,故無強知之過謬,故可爲天下式。然強知則有謬,謬則有所不知,既有所不知,則知不極矣。今知既無謬,則知無不極,故曰:復歸於無極。
知榮守辱者,榮;乃光榮貴高,辱;乃污辱賤下,谷。乃虛而能應者也。樸:謂樸素,乃木之未雕斫也。謂聖人自知道光一世,德貴人臣,而不自有其德,乃以污辱賤下,蒙恥含垢以守之。所謂光而不耀,仁常而不居者,虛之至也,故爲天下谷。由其虛,故常德乃足。德自足於中,則不緣飾於外,故復歸於樸素也。以虛而能應物,故樸散則爲器。聖人以此應運出世,則可以官天地,府萬物。故能範圍天地而不過,曲成萬物而不遺,化行於世而無棄人棄物,故曰大制不割。割,截斷也,不割者。
句解:
知其雄,守其雌:雄:深知天上天下,惟道獨尊,沾受 天恩師德,有緣聞道者更該謙卑,不可依勢淩人。雄:雖是有道,雌:有培養內德渡化有緣使道脈流佈,無令斷絕,有德始能成道。
為天下谿;為天下谿:德在卑下,大智之德猶水之就下,滙聚於低窪。老子以處眾人之所惡,故幾於道。又善用人者,為之下。
常德不離,復歸於嬰兒:即憨山大師所示:真常之德在於處下如谿,故但受而不拒,應而不藏,流潤而不竭,故曰:常德不離。德被萬物以入物而物不知,如嬰兒終日號而嗌不嗄,和之至也。以能勝物而不傷。
嬰兒:不失天性之真,其心純善是無邪,喻佛性不昧。
知其白,守其黑:聖佛為渡化世人,若不處在五濁之黑暗的環境,怎能化娑婆為極樂的潔白聖域?修身在於韜光養晦,老子所示:天下皆知美之為美,皆知善之為善,此眾人皆昭昭、察察很明白,而聖人無為而為,眞誠出以於感恩,報天恩,守住善願為眞理做義工,不與世俗搶功名取利祿,老子謂我獨昏昏、悶悶。
濟公老師所慈示:「不與人爭長論短,」此謂守其黑。
為天下式。為天下式:由當今聖佛示現,祖師之慈心笑容與大肚量之胸懷。濟世處事以公心,謂濟公,使天性不昧謂活佛。道尊德貴是學人進修的不變格式。古聖云:動、行、言、而世為天下「道」、「法」、「則」。放諸四海皆準而不謬,故為天下式。
常德不忒,復歸於無極:自性具足五常之德,如嬰兒之善,無私無爭,式:謂法則。忒:差謬也。修身立德是呈現生命價值的原則,是古今成就聖佛之準繩。復歸乃至德配天,直達於至無之極,此謂古之極。
知其榮,守其辱:聖者榮辱同觀,古德已明言:「德修謗興,道高毀來。」明知修身立德是榮宗耀祖,可是歴世業緣未了,善緣難存。金剛經:「若為人輕賤,是人先世罪業,應墮惡道,以今世人輕賤故,先世罪業,即為消滅,當得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
聖佛示現,化人渡世,不以聲色化民,眾皆所知榮者尊顯,辱者卑賤。知尊顯之榮而寧處於卑賤,則能包容天下,如空谷之能容物,心愈虛而道愈充。古今成就聖佛皆是含辱納垢,受盡人間冷,飽受辛酸,受侮受辱是眞誠試金石,也是顯出德性的蹤蹟,方有留下導化後賢所記述之典籍。
為天下谷。為天下谷:谷與谿其義含無異,從內修聖意指引學人謙下自然聚德,從證道聖意指引學人自身之靈穴在於谿,在於谷神,即道元禪師所見證:「眼橫鼻直」,已同沾 天恩師德者可斷疑生信,信解受持不足為難。
常德乃足,復歸於樸:真常之德在於救人靈性得終極歸宿,即金剛經所示:「若復有人,於此經中,受持乃至四句偈等,為他人說,其福勝彼。」真常之德在於物格、知至。古聖云:「以去夫外誘之私,而充其本然之善。」復歸父母未生前,本眞之樸。樸者:不雕不琢,無一物之形而具萬物之質。常德乃足在於君子務本,復歸於樸,樸即本立而道生。
樸散則為器:樸與樸散乃引喻宗與教,古人云:「宗者無言之教,教者有言之宗,實至言也。」樸引喻喜怒哀樂之未發,謂「道」之眞宗,樸散引喻發而皆能中節之權變,謂「教」器具之功用,藉以語言文字做如筏喻者之器,為引渡學人之方便法門,故樸散則為器。
聖人用之,則為官長:聖人以大道為官長之體,以雌雄、白黑、榮辱、知守、為官長之用。聖人奉天之命示現於世,領受恩師命,領受法勅旨此乃天命之寶鑰,可為信眾開光,開啓智慧之門,可解脫生死輪迴之苦,就因有奉天之命此官長而脈脈傳承始道有道統,事有系統,官長乃天賦之權柄,學人若違悖傳統之道脈,即是不得其門而入,更聖意難測。聖人藉物言道,器用之則全乎其樸,無器不可成,筏尚應捨而本來無一物,也不得以一器之名。
故大制不割:有志於道,乃同見同行,眾之六和合義,故大制不割。大道至尊至貴,是一金成萬器。大道常善救人故無棄人,常善救物故無棄物。不因教門之多而分裂了眞宗,猶子女雖不孝,母愛的眞情仍然是不被裁割的。

經鑰一、
老子提示學人:內德來自於擁有尊位與財富,而懂得珍惜與感恩而不自傲。妙喜曰:「節儉放下乃修身之基入道之要,歷觀古人鮮有不節儉放下者,年來衲子遊荊楚買毛褥,過浙右求紡絲,得不愧古人乎?」
由此以知其、守其、為天下、常德至復歸;是修道立德必須依循的格式,於今承蒙 天恩雖得有大道真傳之妙智,而不敢自高自大,又更謙卑服務於眾,此德謂天下谿,將責任化為應該,將行功立德化為感恩應有的回饋,復歸老子所示:「生而不有,為而不恃,功成弗居。」是如嬰兒其心地善良,無與人爭勝負論得失。
學人若不知谷神是靈性之客棧,有道德備於己即使靈性不墮落謂谷神不死,又靈性是所暫棲之宿謂天地根,即佛家之所示:「不二法門」。
生命的終極價值在於道與德,德之所存,雖匹夫非窮也。道德之所不存,雖王天下非通也,學者患道德之不充乎身,不患勢位不在乎己?【禪林寶訓】
參學者不可泥於文字、語言,是方便之器用,猶指月,愚人認指為月,落於戲論,蓋文字言言依他作解、障自悟門,不能出言象之表,終極不能復歸於嬰兒,無極,樸,此臻善之德。
參學之弊在於大制而自割,海覺元禪師云:「一金成萬器,皆由匠者智,何必毗耶城,人人說不二。」因此分門別派,各立門戶,認非為是,擇己所好,愚迷之人,已病未覺,認毒為藥。
殊不知「天恩師德」之因緣殊勝,道場乃陶鑄聖凡養育才器之地。教化之所從出,雖群居類聚,率而齊之,各有師承。今諸方不務守先聖知其、守之、為天下,常德、復歸此依循之法度,好惡偏情,自認多以己是革物。古聖云:「有諸己而後求諸人,無諸己而後非諸人。」自身不解所知與該守,如何使後輩當取得正法何?

經鑰二、
知其、守其、復歸於,悟則言言般若,迷時句句瘡疣;從一則故事體悟樸散之器:我在一所大學舉辦一場?如何開啟與使用右腦?的學術講座時,曾向在座的年輕學生們提出了一個簡單的問題,那就是:什麼樣的人最有魅力?幾乎所有的學生都用紙條寫出了自己認為正確的答案,歸納起來他(她)們認為以下的三種人最有魅力:(1)俊男美女,(2)家財萬貫的大富豪,(3)有權有勢的政府官員。
我把這三種答案全部寫在黑板上之後,微笑著對他們說:同學們的答案都有一定的道理,但是如果這三種人在品格方面是一個滿口謊言、言而無信的偽君子,你們還認為他(她)有魅力嗎?全場學生聽了之後鴉雀無聲。我接著說:我認為下面的三種人最有魅力,(1)嚴守誠信、真誠待人的人,(2)心胸寬廣、包容力很大的人,(3)有大智慧的人。學生聽後掌聲雷動。
雖然有一個調皮的學生喊了一句:真誠多少錢一斤?但是他的提問引起了大家的不滿。我以一個小故事向學生們講述了真誠的可貴:一個黃昏,靜靜的渡口來了四個人,一個富人,一個官員,一個武士和一個詩人。他們都要求老船公把他們擺渡過去,老船公摸著鬍子說:把你們的特長說出來,我就擺渡你們過去。那個富人拿出白花花的銀子說:我有的是金錢。那當官的回答說:你如果擺渡我過河,我可以讓你當一個縣官。武士則揚起手中的劍說:不讓我過河,我可以一劍削了你的……?老船公聽後問那詩人:你有什麽特長?詩人回答說:唉,我一無所有,但是如果我不趕回家,家中的妻子兒女一定會很著急。上船吧!老船公向詩人揮了揮手說:你已經顯示了你的特長,這是最寶貴的財富?詩人上了船之後疑惑的說:老人家,請你告訴我答案。老人一邊搖船一邊說:你的一聲長嘆,你臉上的憂慮是你最好的表白,你的真情流露是四人中最寶貴的。是啊,雖然真誠不能用金錢來計量,但是心靈的真誠是人性最可寶貴的底色。真誠待人,格守信義是與人交往的根本。待人心眼實一點,心誠一點,守信一點,能更多地獲得他人的信賴、理解,能得到更多的支援、合作,因此獲得更多的成功機遇。離開了真誠,則無所謂友誼可言。真誠相對,則會如沐春風,如晤故人之感。美色、金錢、權勢、武力不是萬能的,它們在世間真情、真意、真心面前是蒼白無力的,世間真誠最可貴。此常德乃足,復歸於樸。
常德乃足,復歸於樸;師尊慈示:慾乃惡之蒂。有貪心就有妄想,所以要知足常樂、存養省察。身為一個修道人要隨時的反觀自己、格物窮理、去除身物以及心物、摒除心中的雜念,才能夠得到真正的清靜。
師尊慈示:人生最悲哀的不是死亡,是迷、是執著。修道就是要學習如何捨掉不好的行為,捨掉貪嗔癡三毒,名利、煩惱即不愉快的事,以平等心、知足心、感恩心來面對眾生、面對自己。不要太強調和注重佛堂或道親人數的多寡,而造成了爭奪擁有的心念,這都是不正確的,稍起偏差即起心計較,則易墜道,須知道:
上蒼最後的評功論果是以德性、戒律、心念、願行、火候而定昇降,並不在於外來的福德名相。
大制不割:學人該先知其、守其、何謂教。何謂宗。古德云:語言施設之謂教,
忘情默契之謂宗。故宗也者;雖云教外別傳,實卽教內真傳也。如以指指月,認指為月,不可也。謂所指非月,亦不可也。
大道本是完美無缺,種子與枝葉本是宗與教,體與用而已。永嘉大師云:「欲得不招無間業,莫謗如來正法輪………直截根源佛所印,擇葉尋枝我不能。」
語云:真人前說不得假,今也假人前說不得真。悲夫!
語云:三日賣不得一擔真,一日賣得三擔假。
吾曰。寕使千日賣不得一擔真,不願一日賣得千擔假。
福薄之人其心偏頗,私心作祟,又好高騖遠自然心地產生歧視而嫉妬。
嫉妬的原因:誤將傲氣當做是莊嚴,因愛面目,不肯謙恭和靄而自傲,怕他人勝我搶我之功,懼他人賢我奪我之能。
嫉妬的副作用:因私心偏見,將善言會變為成見,把人家好心的建議當作逆言,把人家善意的批評當作毀謗,把人家嚴厲的責備當作侮辱。
嫉妬的後遺症:會產生各懷心機,互相排斥攻擊,如此產生亂象漫。
常德乃足,復歸於樸;乃提示為人若有失容之慢,則學者必有淩暴之弊,若有動色之諍,則學者必有攻鬪之禍。


uangwu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經典:是『道德』成就見證;生命寶藏。
指引處世;基準藍圖。
淨化心靈;妙用良方。

經典:是『聖意』對修身;根基檢視器。
對正心;理念調整器。
對誠意;作為標示器。
*入德之門的通行證即修身,修身的檢查站即正心,正心的通關即誠意。
*入德之門即如是我聞;由入德之門分聖賢而能證信、斷惑與息諍。
經典永遠是現代文學,學習歷史,使人聰明;
學習詩韻,使人機智;
學習數學,使人精巧;
學習自然學,使人深遠;
學習道德學,使人勇敢;
學習理則修辭,使人知足;
學習生命哲學,使人豁達;
學習心法真傳,使人感恩。
學習經典:乃學古聖賢之經驗,能化為今日處世之教材,使往後有明確道德觀念。
生命是旅程而不是一個家或客棧,是一條直駛而不倒流的單行道。
※※

1、
參學「中庸」經典之緣起:
前言:時節因緣,立場,背景至人事,聖者所歷『經』道與德的踪蹟與『典』範…
*參學任何一部經典是聖佛對『大道眞傳』作見證。
*經典中的破音字大都藏有妙意,是話中有話的禪機。
*經典不外於提示生命的終極歸宿與終極價值。

壹、聖者示現之大任:舜視棄天下,猶棄敝蹝也。
1、中庸作者:子思即「大道眞傳」的承上啓下示現者:(道脈傳承)
子思直示:中者天下之正道,在千門萬教,若不明天下之正道,則難有『歸根』之正確理念。
庸者天下之定理,在千頭萬緒,若不遵天下之定理,則難有『復命』
之道德作為。
*六祖恵能繼承祖位,將真傳授予四品將軍惠明,此傳法而非授予祖位。
2、『經名』的玄奧;大學:即大人之學;參學者如何學大,天地以何為大?
中庸:是心法眞傳的縮影。
中庸:是啓示道與德。即天道與人道。
子思引孔子之言以明之;「君子之道,辟如行遠必自邇,辟如登高必自卑。」
『中』天性之五常乃天地之準則,有明確的理念,解開問號的盲點;
『庸』人性之五倫乃十方之修德,有和睦的做為,處事圓滿的句點。

貳、以儒學(四書)於理念上建構之體悟:
大學:建築架構之外形;立身;『支柱』。
中庸:建築架構之地基;心法;『根基』。
論語:建築架構之材質;性格;『造就』。
孟子:建築架構之裝璜;承擔;『使命』。
大學;談及修身即日常生活,待人接物之應對。
1、入德之門:(蓋人心之靈………….. 大用無不明矣!);
2、立德之要:(「若有一個臣,斷斷兮、無他技,其心休休焉,其如有容焉。人之有技,若己有之,人之彥聖,其心好之,不啻若自其口出,寔能容之,以能保我子孫黎民,尚亦有利哉。
人之有技,媢疾以惡之,人之彥聖,而違之俾不通,寔不能容,以不能保我子孫黎民,亦曰殆哉。」)
3、盛德之寶:義利决定君子與小人。
4、實學之德:詩云:「維天之命,於穆不已!」中庸心法,放之卷之皆實學也。
永嘉證道歌:「直截根源佛所印,摘葉尋枝我不能。」失本求末,即失根果難成。
憨山:「所言一大事者,即指眾生本有之自心,名為佛性種子耳。人人皆有善根種子,若遇大善知識開導,
如時雨降,則勃然生芽。」【夢遊集】
古德云:「一心為根本,萬物為枝葉,根本壯實,枝葉榮茂,根本枯悴,枝葉夭折。」【禪林寶訓】

參、聖者對「大道眞傳」的見證:君子三畏;
1、詩云:「緡蠻黃鳥,止于丘隅。」子曰:「於止,知其所止,可以人而不如鳥乎!」
體悟聖意所指引;
生命的終極眞理、
終極目標、
終極歸宿、
終極價值、聖神功化,達止於至善的
終極理想。
2、子曰:「道不遠人。人之為道而遠人,不可以為道。
詩云:『伐柯伐柯,其則不遠。』執柯以伐柯,睨而視之,猶以為遠。故君子以人治人,改而止。
3、子曰:「射有似乎君子;失諸正鵠,反求諸其身。」
4、使天下之人齊明盛服,以承祭祀。洋洋乎!如在其上,如在其左右。
5、問:如何是無縫塔?師云:來者皆瞻敬;進云:瞻敬後如何?師云:峰山不露頂。
 
結語:
珍惜『經名』的豁然貫通焉;
「中」:生命的終極歸宿,中者天下之正道,孔門傳授心法之一理。
「庸」:修身的終極價值,由平凡中呈現人倫完美的非凡,即庸德之行,庸言之謹。
君子依乎中庸,是情緒管理的健康妙方,物格的喜怒哀樂之未發是以天性做主審不受外緣而偏頗,是『道心』;以道心發而在為人處事中節於五倫是『德性』。中庸;是對天的準則與處事的圓滿,用在於承上與啟下。
『中』:有道心之正確理念;
『庸』:有德行引導後賢受肯定,才是「中庸其至矣乎,民鮮能久矣!」
感受天恩師德的殊勝,由博學至篤行,即信受與奉行。


2、
中庸應眞儒復興,承擔任重道遠的時代使命:
前言:四因成熟,始得認清 天恩師德的殊勝因緣:
質諸鬼神而無疑,知天也;百世以俟聖人而不惑,知人也。知天、知人、而後事天,這一切不離大道之至理也;
是故君子動而世為天下道,行而世為天下法,言而世為天下則。遠之則有望,近之則不厭。
*道有道統;事有系統;人有血統。
易經;繫辭傳說:「天下同歸而殊途,一致而百慮。」
法華經:「未來世諸佛,雖說百千億、無數諸法門,其實為一乘。十方佛土中,唯有一乘法,無二亦無三,
除佛方便説,但以假名字,引導於衆生。」

壹、孔門傳授心法:
明師所傳授心法乃具備「道眞、理眞、天命眞」始不誤入為糟粕與戲論。
金剛科儀:「未明人妄分三教,了得底同悟一心。」
今古聖賢,若車同軌,世俗無知,妄分三教,不識『千燈處一室共明,萬法循一理共聖』,不參至理玄微,妄執是非人我,尋枝摘葉,鼓舌誇唇,逞臂著迷,盲修瞎煉。
永嘉大師:「直截根源佛所印,尋枝摘葉我不能。」
1、聖聖相傳在於天命之心法傳承,至聖、復聖、宗聖、述聖、亞聖。
子曰:「回之為人也,擇乎中庸,得一善,則拳拳服膺而弗失之矣。」
子曰:「參乎!吾道一以貫之。」曾子曰:「唯。」
中庸乃孔門傳授『心法』,子思恐其久而差也,故筆之於書,以授孟子。
其書始言『一理』,中散為萬事,末復合為『一理』,善讀者玩索而有得焉,則終身用之,有不能盡者矣。
師尊慈示:「修道不是拾人牙慧,修道不是引用聖人的『糟粕』,修道是自性的光明,自性發出的慈悲。」
古云:「禪門未開啟,萬語皆糟粕,弘道離宗根,漂泊入迷途。」哃酒糟便是咬言語,言語乃古人之糟粕也。
2、心法眞傳 :
*古德云:「何言心地法門;云何言無盡燈;一切法皆是心法,一切名皆是心名。萬法皆從心生,心為萬法之根本。」
*僧問:「何是箇中人?師云:「眼橫鼻直」。僧問:萬法歸一,一歸何處?師曰:「眉毛下。」【永覺和尚卷第八】
*一金成萬器,皆由匠者智,何必毗耶城,人人說不二。(覺海元)
*大機大用,銀山鐵壁,供養修行眼橫鼻直,拂袖便行萬眾絕跡,敢問諸人誰是端的?
頌云:
妙峰孤頂草離離,拈得分明付與誰?
不是孫公辨端的,髑髏著地幾人知。
妙峰孤頂草離離:(和身沒卻。腳下已深數丈也)
拈得分明付與誰:(用作什麼。大地沒人知。乾屎橛堪作何用。拈得鼻孔失卻口)
不是孫公辨端的:([after all]∶究竟。錯看箭。著賊了也不知)
髑髏著地幾人知:(更不再活。如麻似粟。闍黎拈得鼻孔失卻口)
*教外別傳:超越語言文字心緣諸戲論,格外之別嫡派正傳
教內:方便法,黃葉為金止小兒啼,假化城導進非心法直指

※不認父母未生前,何曾有此血肉之軀,當四大一放此身更向何處安立?從生至死不覺自心本來面目迷人而反覺勞,
正如渴鹿逐陽燄,終生而不得見性。
*頌曰:一佛二佛千萬佛,各各眼橫兼鼻直,
昔年曾種善根來,今日依前得渠力。
著衣喫飯尋常事,何須特地卻生疑。
子曰:「道不遠人,人之為道而遠人,不可以為道。」【中庸第十二章】
大學道、中庸理;道與理之相互融會,使心法真傳不能分左。
儒以天命為性,修之上合於天者為德。
老以自然而然,強名曰道者為性,復歸無名無物者為德,虛靈不昧。
釋以菩提為性,信解受持,一念而生淨信,恢復本來面目為德,自性清淨。。
眾即心即佛汝得吾皮非心非佛汝得吾肉。

貳、中庸開章明義:
天命之謂性,率性之謂道,脩道之謂教。
佛之所謂自覺,儒之所謂明明德也;佛之所謂覺他,儒之所謂親民也;佛之覺行圓滿,儒之在止於至善也。佛儒之修證同也。
佛之清淨法身,即天命之性也;佛之圓滿報身,即率性之道也;佛之千百億化身,即修道之教也,其體用同也。
慧曰:「天命之謂性,便是清淨法身。率性之謂道,便是圓滿報身。修道之謂教,便是千百億化身。」【五燈會元】

大智:由明明上帝所賦予之『天命』明師直示本性,使參學而時習者得超越語言文字諸戲論得不亦『說』乎!
得生命的終極歸宿,唯然是開悟與感恩的驚嘆號。
大勇:由肯精進能突破困惑重作新民,率性將潛在內在道心的真誠與善良,廣渡緣人,使有朋自遠方來得天性流露
『率性』的轉述。
大仁:智於道,勇於德,脩身以道,修道以仁,有人不知而不慍,以德服人此長者的風範,使天下之人齊明盛服,
真誠修道的『教』化,達止於至善的生命價值觀。
*若非『天恩』不知天命系統是求不了道;
若非『師德』不知修道教門是辦不了道。
惟有『天恩』差派天命之師傳授孔門『心法』,直指天性之本來;
惟有『師德』使脩道者所受之教化而不入歧途。
仲尼曰:「君子中庸,小人反中庸。君子之中庸也,君子而時中;小人之中
庸也,小人而無忌憚也。」
率性之謂道者;此藏性中具染淨善惡一切種子,若率染惡種子而起現行。即小人之道,亦名逆修。若率淨善種子,而起現行,即君子之道。亦名順修。【蕅益】

參、悟道明根源、講道乃心得轉述、行道是眞理的義工,是慈心關懷,使凡有血氣者之君子不可以不脩身;思脩身,
不可以不事親;思事親,不可以不知人;思知人,不可以不知天。」
孟子曰:「盡其心者,知其性也。知其性,則知天矣。存其心,養其性,所以事天也。
之一貫眞傳:子思述所傳之意以立言:
一、首明道之本原;道是萬靈眞宰,是凡有血氣者莫不尊親的靈性之母,故曰配天。
五教聖人皆奉真宰之命謂出於天而不可易,是亙古不變的眞理。
其實體備於己而不可離;是聖佛示現為此謂一大事,直指生命的本來面目,迷此者即流浪生死。
二、次言存養省察之要;聖經:「常存信心和無虧的良心。有人丟棄良心,就在真道上如同船破壞了一般。」【提前一:19】
聖經:「因為人的怒氣並不成就神的義。所以你們要脫去一切的污穢和盈餘的邪惡,存溫柔的心領受那所栽種的道,
就是能 救你們靈魂的道。只是你們要行道,不要單單聽道,自己欺哄自己因為聽道而不行道的,
就像人對著鏡子看自己本來的面目, 看見,走後,隨即忘了他的相貌如何。」【雅一:21】

三、終言聖神功化之極;「在『道眞』;明道之本原出於天,又經天命明師直示靈性的本來面目,聖言所明證之『理真』,
是實體備於己而不可離,性在人在,性去人亡。『户』少了從上來的一點靈性,剩下「尸」,參學者可各自除疑,
加上「存養省察」是各令淨心,發願受持;有德即恢復本來即達到聖神功化之定入聖位,
以證『天命眞』同與六祖所開示:定入聖位,直了成佛。」

結語:
*首明道之本原出於天而不可易;乃菩提自性之根源。
其實體備於己而不可離;乃本自清淨。
*次言存養省察之要;乃但用此心。
*終言聖神功化之極;乃直了成佛。
*蓋欲學者於此反求諸身而自得之,以去夫外誘之私,而充其本然之善。
有志於參學者,道不遠人,於此反求諸身而自得之,大道本來自身有;以去夫外誘之私乃在家出家,
而充其本然之善乃合乎天恩師德。
六祖惠能:「善知識!若欲修行,在家亦得,不由在寺。在家能行,如東方人心善;在寺不修,如西才人心惡,但心清淨,即是自性西方。」
在同沾天恩師德有此「道眞、理眞、天命眞」之大好因緣共證歸根眞,加存養省察,去外誘之私,而充其本然之善,有德者天不負,自能定入聖位此聖神功化復命眞,即不負時代使命的任重道遠。

*參考
※今日得與史君官僚僧尼道俗同此一會,莫非累劫之緣?亦是過去生中,供養諸佛,同種善根,方始得聞如上頓教得法之因。教是先聖所傳,不是惠能自智。願聞先聖教者,各令淨心。聞了,各自除疑,如先代聖人無別。
※善知識,後代得吾法者,將此頓教法們,於同見同行,發願受持,如事佛故,終身而不退者,定入聖位。然須傳授從上以來默傳分付,不得匿其正法;若不同見同行,在別法中,不得傳付。損彼前人,究竟無益。

3、
中庸一書之「三致」、「三知」與「三行」:

前言:感謝 天恩師德,同此一會;
*不同的根基;就有不同的福報。
不同的理念;就有不同的風格。
不同的作為;就有不同的歸屬。

壹、道場是共緣與共業的結合:
上天無私,以德是輔。承上啟下,流布將來使得德風永存。
孟子曰:「大匠不為拙工改廢繩墨,羿不為拙射變其彀率。君子引而不發,躍如也。中道而立,能者從之。」
孟子說:高明的師匠,不因為拙劣的工人而廢棄自己該有的規矩,名射手羿不會因為拙劣的射手,變更拉開弓的標準。君子教導別人好象張滿了弓卻不發箭,做出躍躍欲試的樣子。他在正確的道路上站立,有能力的跟上來。
『中者』天下之正道,『庸者』天下之定理。
佛之清淨法身,即天命之性也;
佛之圓滿報身,即率性之道也;
佛之千百億化身,即修道之教也。
佛之清淨法身乃天命之性,即天性流露是「率性」,能「親民」,使「有朋自遠方來」同參聖道,即是共緣:以人之有技,若己有之,人之彥聖,其心好之,此懂得感恩與相互尊重。
共緣:依正道,循定理,得歸屬,才是感蒙 天恩,報答 師德的寫實。

一、三致:有致中之道亦必經致曲之培德,德配天地之致廣大,終究成就了聖神。
1、致中;致中是「宗」,致「和」是教,宗是道,教是德;
有道無教,德難聚,有教無道,道難成。
入德之門在於致中,此天下之正道,明此道之本原出於天,謂天命之性。處於千門萬教,惟有天命系統,傳授心法,此不二法門之一乘道即是老子所證之天地根,此謂致中。
2、致曲:是修道的功夫,有致中之正道亦需有德,致曲是培德。道與德才是存養省察之要,率其天性可突破一切困逆,致曲是在受毁、受謗、受曲解的環境中,仍然以天性之道心化解萬難。
天下有達尊三:「爵一,齒一,德一。朝廷莫如爵,鄉黨莫如齒,輔世長民莫如德。」【公孫丑】
  孟子曰:「富歲,子弟多懶﹔凶歲,子弟多暴,非天之降才爾殊也,其所以陷溺其心者然也。」【告子上】
孟子說:豐收年成,富家子弟所多表現懶惰,因為如温室裹的花朵,尚未嚐受到人間冷暖;災荒年成,家庭窮困,子女不堪受外在誘惑,又不知上進與廉耻,就不滿現況所表現強暴,並不是天生的資質有所不同,而是由於環境把他們的心情變壞了的緣故。
3、致廣大:聖神功化之極,由得聞正道之致中,在致曲仍然遵循天性之修道以仁,受教於古聖先賢,自明誠之謂教,所受教化能轉述普及於大地受福謂致廣大。
純陽大帝,孚佑帝君闡述:「上天所賦於人者天命,是謂本性,則吾人之靈魂也。從地氣所稟者曰稟命,是謂習性,則吾人之覺魂。由父母所結胎者曰生命,是謂秉性,則吾人之生魂也。上智之人,不受後天純惡秉性染污,能依順天性而行,是謂回歸上天之道,故曰率性之謂道也。若不率性而行,則難回上天矣。
上天所賦於人之至善天性,受後天之純惡秉性所染污。習性為物欲所誘,為情思所牽。只重物質之享受,不知回歸上天之道。
聖人得天之道,體天之心,因地設教,教之修之明之。使人人咸能化其私欲,走向率性之道,故曰修道之謂教。」
  孟子曰:「君子之所以教者五:有如時雨化之者,有成德者,有達才者,
有答問者,有私淑艾者。此五者,君子之所以教也。」
【盡心上】
孟子說:君子教育人的方法有五種:有以智慧的引導如時雨那樣澆溉萬物,使道德靈苗萌芽;有以德行的潛移默化,成全其品德;有以培養其才能的;有以解答別人疑問的;有以美德流風哲言余韻傳下來,供後賢學習。

貳、三知:生而知之;學而知之;困而知之:及其知之,一也。
道場來自因緣共聚,各有不同的根基與使命,因此慧根有別。
子曰:「我非生而知之者,好古,敏以求之者也。」
孔夫子以自謙提示世人:聖人並非一出生而成就為聖人。我並非出生而知之者,好古往有道德之聖者,好學勤敏以求知之者也。
老子以不同的根基對於聞道,就有不同的造化。
一、老子曰:「上士聞道勤而行之,中士聞道若存若亡,下士聞道大笑之,不笑不足以為道。」
二、法華經:「佛以方便力,示以三乘教,眾生處處著,引之令得出。我有方便力,開示三乘法,一切諸世尊,皆說一乘道,今此諸大眾,皆應除疑惑,諸佛語無異,唯一無二乘。」
三、孔子曰:「生而知之者,上也;學而知之者,次也;困而學之,又其次也;困而不學,民斯為下矣。」 (季氏)
四、三知、三行、在於生而知之,安而行之是上根上智;
聖云:「苟不固聰明聖知達天德者,其孰能知之?」
『知』其道源;
『仁』其道心;
『勇』其道志。
三知者知其所知,三行者行其所行,可謂達道也。
達德者;天下古今所同得之理也,然而有一不誠,則人慾雜於其間,而德則非其德矣。
達道者;天下古今所共由之路,然無是三德,則無以行之。
故生知安行者知也,學知利行者仁也,困知勉行者勇也。

結語:
三獸度河深淺遵,何須諍辯迥然分
爭如巨浸張帆者,不顧波濤過海門
入道由入德之事,三知為知,三行為仁,若愚於自是而不求,自私於殉人欲而忘反,懦於甘為人下而不辭則難以達道矣。
故好學非知,難以破愚;力行非仁,難以忘私;知恥非勇,難以起懦。知斯三者,則知所以脩身;知所以脩身,則知所以治人;知所以治人,則知所以治天下國家矣。


4、
拯陷阱之藥即依乎中庸:
前言:誠者無自欺也,君子無入而不自得焉。好學若無智,易誤己誤人:

壹、博學與篤敬:
*被驅而納諸罟擭陷阱之中,其主因在博學不實與篤敬不誠。
子夏曰:「博學而篤志,切問而近思,仁在其中矣。」學不博則不能守約,志不篤則不能力行。切問近思在己者,則仁在其中矣。
未經審問、慎思、明辨、的博學,所篤行易墮入陷阱之中,而莫之知辟也。
子曰:「人皆曰予知,驅而納諸罟擭陷阱之中,而莫之知辟也。人皆曰予知,擇乎中庸而不能期月守也。」
一、行有不得,不能反求諸己:
遭受困逆在於檢省己心之思維與作為。
子曰:「射有似乎君子;失諸正鵠,反求諸其身。」 君子有大道,必忠信以得之,驕泰以失之。
君子之道四,丘未能一焉:所求乎子,以事父未能也;所求乎臣,以事君未能也;所求乎弟,
以事兄未能也;所求乎朋友,先施之未能也。
二、庸德之行,庸言之謹:
人倫處事以及人際關係,在行之德,言之謹尚未相顧。 
孟子曰:「愛人不親反其仁,治人不治反其智,禮人不答反其敬。行有不得者,皆反求諸己,其身正而天下歸之。」
庸德之行,庸言之謹,有所不足,不敢不勉,有餘不敢盡;言顧行,行顧言,君子胡不慥慥爾!」
君子無入而不自得焉。

貳、自用與自專:
自用:憑自己主觀意圖行事,自以為是,不聽別人意見,即剛愎自用的意思。自專:獨斷專行。
子曰:「愚而好自用,賤而好自專,生乎今之世,反古之道。如此者,災及其身者也。」
*愚昧卻喜歡自以為是,卑賤卻喜歡獨斷專行。
世人墮入陷阱在於學而不篤又自用,自專,自然半塗而廢:
聖人提示:君子遵道而行,半塗而廢,吾弗能已矣。君子依乎中庸,遯世不見知而不悔,唯聖者能之。是良藥依。
遵道而行,則能擇乎善矣;半塗而廢,則力之不足也。此其知雖足以及之,而行有不逮,當強而不強者也。已,止也。聖人於此,非勉焉而不敢廢,蓋至誠無息,自有所不能止也。
孟子曰:「人有恆言,皆曰『天下國家』。天下之本在國,國之本在家,家之本在身。」

參、拯陷阱之藥:
1、在於有明確的入德之門;(聖理真傳)
2,修身以道,修道以仁,仁者人也,親親為大;義者宜也,尊賢為大;親親之殺,尊賢之等,禮所生也。君子不可以不修身;思修身,不可以不事親;思事親,不可以不知人;思知人,不可以不知天。」
修身以道:即懂得尊重與效法;人之有技,若己有之,人之彥聖,其心好之,不啻若自其口出,寔能容之,以能保我子孫黎民,尚亦有利哉。
修身不以道:即歧視與嫉妒;人之有技,媢疾以惡之,人之彥聖,而違之俾不通,寔不能容,以不能保我子孫黎民,亦曰殆哉。
詩曰:「妻子好合,如鼓瑟琴;兄弟既翕,和樂且耽;宜爾室家;樂爾妻帑。」子曰:「父母其順矣乎!」

結語:
拯陷阱藥依乎中庸:
中:有達道此明確理念之『道根』;
庸:有達德此圓滿作為之『德行』。
致中和天地位焉,萬物育焉:修身以道,修道以仁,仁者人也,親親為大;義者宜也,尊賢為大;親親之殺,尊賢之等,禮所生也。君子不可以不修身;思修身,不可以不事親;思事親,不可以不知人;思知人,不可以不知天。

uangwu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