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1009 (3)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道德經鑰 第卅九章
昔之得一者:天得一以清,地得一以寧,神得一以靈,谷得一以盈,萬物得一以生,侯王得一以為天下正,其致之一也。天無以清將恐裂;地無以寧將恐廢;神無以靈將恐歇;谷無以盈將恐竭;萬物無以生將恐滅;侯王無以正而貴高將恐蹶;故貴以賤為本,高以下為基,是以侯王自謂孤寡不穀,此非以賤為本邪?非乎!故致數輿無輿,不欲琭琭如玉,珞珞如石。

提要:
莊子曰:「無為為之之謂天,無為言之之謂德。」上德以義,所承擔將盡職化為應該。下德以利,三毒心不除又執四相,外現賢善精進之相,內懷虛假,觀似善行,是以無德。
實學之人玉石雖有貴賤之別,但達用則皆為貴,可貴賤而相忘,混而為一,無貴賤之名,無貴賤之跡,此乃致一之妙。侯王能致一,以不自貴高之心,未嘗不貴高也。此則以道德,立天下之大本。
老子奉天而代言「道德經」;耶穌亦奉天而代言「聖經」;五教聖人皆然。道德經於每一章蘊含有;道之大智;於求知根源答案,德之大仁;於呈現無為善行,經之大勇;以無為於承上啟下之使命。三者結合而能知天、事天以至配天;明大道,行大德,完成大孝,此謂一大事因緣。
昔:溯本窮源,襲古今。此章老子以『得一』於第一章所提示,道以可名,非常名,此之不立文字。可道,可名、皆提示「道」不落在語言文字。語言文字是「道」之表象與助緣。
道:所呈現由無極之靜,太極之動。
「道」之靜即卷之於密,指萬物靈炁之總歸;
「道」之動即放之彌於六合,指生育天地、運行日月、長養萬物之功用。
一:乃道之動,即「道」之靈炁啓動與率天性之自然。

闡釋:
老子於此章要學人參悟得一,乃得知宇宙間一切萬靈萬物之主宰。一切經典,皆不外於聖意指引得知生命根源之萬靈真宰,此可謂入門得一之「歸根」、使萬靈皆能盡此大孝,以率性謂「復命」之大任。
『道』無形象但藉天地萬物以顯『道』。由昔之溯本窮源皆不離得一此「道」,使靈炁運育萬物之自然。
老子指引學人觀天察地,對於一切人事與萬物,藉物而言道,從不離自身反求以參悟之,聖者所指天、地、神、谷、萬物、侯王盡皆得一,此上天之靈源,則不離道。天、地、神、谷、萬物、侯王若失道之自然,則災禍並生,此善惡成敗具有因果循環之定理,故其致之一也。
老子明示修身立德:依生而不有,為而不恃,功成弗居,又例舉:『上善若水』此謙下之德。
昔之有德君王以察乎天地萬物,自稱朕或以孤寡不穀。於先秦之時,君王、諸侯都自稱為孤、寡、不穀。孤者孤陋、寡者寡德、不穀者未盡善,是虛心謙下之言。
侯王雖貴登九五之尊,仍敬拜天地,不敢以自貴亦以謙下自處。敬天之容於萬物,敬地之養於萬物,聖人愛於萬物,侯王敬天地,合聖人,不自尊、不自伐、不自是,不自貴,顯虛心之妙。侯王能虛其心,天必與之,人必歸之。
侯王自稱為孤、寡、不穀皆是以賤為本,位高亦以謙下為基。
老子直示:以致數輿無輿,一切的造就不離眾緣共聚,眾物共成。車輿製做過程有;輪、轂、軸、衡、軛、共集而成輿。輿得一之軸,行駛得可平隱。老子藉物令學人反求諸身而自得之。
得一:得知明道之本源,一理心法。
靈性賦於吾身謂天,形骸即吾身謂地,訪求明師指示得一,此虛靈不昧即吾身謂神。竅竅相通,即由吾身謂谷。血淚,唾液,百骸,九竅,六藏,賅而存焉,即吾身謂萬物,主宰一身之存亡即吾身謂侯王。
神得一:身中有一點靈性在主宰,主宰此身曰神。神在則靈。得一即明乎歸根之至道而豁然貫通即神靈。谷得一即明乎聖意所指谷神不死,此神靈谷盈之機,侯王得一:其位雖尊而貴高,亦不以自貴為琭琭如玉之希有,亦不歧視他人如珞珞如石之低賤,這自喻孤寡不穀的基本道德。
上天造化之玄,聖意之妙,令學人理念可不落在外相起爭執或對待,即不欲琭琭如玉專引人尊祟,肯學習珞珞如石之堅實,處無為而為,嘗聞:「平常是道」,離諸法相,使得貴賤而相忘也。

句解
昔之得一者:昔即始也;
一:是主宰天地一切萬物靈炁之樞細。
昔得一:亦是延襲道脈,指先於天地萬物根源之總歸。
天得一以清:天得有『道』這一點靈炁在主宰,所以能清明。
地得一以寧:地得有『道』這一點靈炁在主宰,所以能寧靜。
神得一以靈:神得有『道』這一點靈炁在主宰,所以能靈妙。,
谷得一以盈:谷得有『道』這一點靈炁在主宰,所以能盈滿。,
萬物得一以生:萬物得有『道』這一點靈炁在主宰,所以能繁生。,
侯王得一以為天下正:侯王得有『道』這一點靈炁在主宰,貞心即心正之作為,可有為天下留有準則與典範。
其致之一也:致者乃盡天理之極。由天、地、神、谷、萬物、侯王;之所能清明、靜、靈妙、盈滿、繁生、準則、皆是由「道」的一點靈炁所產生而達到。
天無以清將恐裂:天若沒有『道』在主宰,清明將恐怕受崩塌。
地無以寧將恐發:地若沒有『道』在主宰,安寧將恐怕受廢覆。
神無以靈將恐歇:神若沒有『道』在主宰,靈妙將恐怕受消失。
谷無以盈將恐竭:谷若沒有『道』在主宰,盈滿將恐怕受枯竭。
萬物無以生將恐滅:萬物若沒有『道』在主宰,繁生將恐怕受滅絕。
侯王無以正而貴高將恐蹶:侯王若沒有『道』在主宰,準則將恐怕受顛仆失位。
故貴以賤為本:貴為君王禮賢下士而有德,不自有其貴故曰賤。
老子云:「處眾人之所惡,故幾於道。善用人者為之下。」
儒云:「君子役人」。佛云:「欲求天上位,願做佛家奴。」
聖意皆明示成就高貴之內德,在於不自以為高,不自以為貴。
高以下為基:侯王替天行事而佈德,不以貴極九五之尊而自高,盡以謙下自處。
是以侯王自謂孤寡不穀:侯王謙冲自牧,自謂孤寡不穀乃不自以為是貴高之德。
此非以賤為本邪?非乎!:侯王自謙而行孤寡不穀,此與民同心,與物同其性,與天下同其理,與聖人同其道,此大公之心即致一之妙。因此天下之人無不服,天下之物無不歸。能有此無非以不自貴高,處賤為本而成德,無非於此乎!
故致數輿無輿:嘗聞:積砂成山。聖人謙下之德猶工匠造車,輿未成由輪、穀、軸、衡、軛;其數具之名組合而輿,輿名雖有而軸軛而無所指,此乃不以自有而貴高之義。猶仁義禮智合而謂「道」,仁義可名而「道」不可名。因此達到數具成輿之實而無取以軸軛成輿之名。
不欲琭琭如玉:聖者或有德之侯王,不以琭琭如玉之希有與自貴。
不欲珞珞如石:亦不自視賤似山中之珞珞如石之多而自卑,盡皆貴賤相忘也。

趣譚一、
大道之根,原於無始,生天生地,生人生物;大道至理,放諸四海皆準。三教宗師,一歸根;猶「唯識論」示諸佛甚深境界,非是凡夫二乘所知。若不解聖意此「得一」所引喻,易「如愚所分別,外境實皆無。習氣擾濁心,故似彼而轉,有作是難。」
歷史見證;儒於齊魯嘉祥縣「曾子廟」前門坊上,仍保留著有「一貫心傳」的匾額。此印證孔門傳授心法,始言與末復合皆言「一理」。於「一貫心傳」即心法一理與此章之「得一」是同證之至理。
佛經之「心法妙渡」與「不二法門」皆談及「得一」之妙喻。其實老子所示:「得一」即是佛云:「一乘道」與「一乘法」。
法華經:「一切諸世尊,皆說一乘道。如是諸世尊種種緣譬喻無數方便?演說諸法相,是諸世尊等,皆說一乘法,化無量坐,令入於佛道。
十方佛土中, 唯有一乘法,無二亦無三,唯此一事實,餘二則非真。」
五祖弘忍云:「欲知法要,心是十二部經之根本,唯有一乘法,一乘法者一心是。但守一心,即心真如門。一切法行不出自心,唯心自知,心無形色,諸祖只是以心傳心,達者印可,更無別法。」
侯王自謂孤寡不穀是真實無虛之德,侯王無以正而貴高將恐蹶;即如善導大師慈心所告誡:「不得外現賢善精進之相,內懷虛假,貪嗔邪偽,奸詐百端,惡性難侵,事同蛇蠍,雖起三業,名為雜毒之善,亦名雜毒之行,不名真實業也!」
善導大師所說:「至」就是真,「誠」就是實。要一切眾生的身、口、意業,所修的解和行,依真實心中之自性。不應當虛心假意,外現賢善精進的相,可是內懷虛假,裏面是「貪嗔邪偽,奸詐百端。惡性難侵,事同蛇蠍」。內存貪欲、嗔恨、邪惡、虛假,並且奸惡狡詐,詭計多端,好惡成性,無法教改,所作所為如同蛇蠍。「雖起三業」,由於「外現賢善」,表面上有做好事,如修廟、造像。但這「名為雜毒之善。亦名虛假之行。不名真實業也。」
神無以靈將恐歇;涅槃經:「佛云:善男子,有四善事獲得惡果,何等為四:一者為勝他故,而讀誦經典;二者為利養故,而受持禁戒;三者為他屬故,而行布施;四者為於非想,非非想處故,而繫念思惟。是四善事,得惡果報。」

趣譚二、
高以下為基乃謙德也,謙者,屈躬下物,先人後己,以此待物,則所在皆亨通,惟修德君子能恆而有終。
老子曰:「人有三怨:爵高者人妒之,官大者主惡之,祿厚者人怨之。夫爵益高者,意益下;官益大者,心益小;祿益厚者,施益博。脩此三者,怨不作,故貴以賤為本,高以下為基。」
師尊慈示:「如果想要做佛,開始時一定要有個規統。這個成佛的規範,就是要溫、良、恭、儉、讓;時時刻刻都要謙虛自己的心,要尊敬他人,而不是說當我唸到佛號時,我才尊敬佛,或因為 祂已經成佛了,我才尊敬 祂,不是佛我就不尊敬;講明白一點就是要做到誠、信、忠孝仁愛信義和平,如果連這些八德、頂天立地的君子之道都還做不出來,那麼,就算你有再多的機智去鑽研佛經、聖經,沒有做到這些,其它都是空談。」
徒啊!你們要學習謙低的心,修道才會越修越快樂呀!道是很自然的,只要徒兒們慢慢的去發現,你就會覺得奧妙無窮啊!如果在佛堂裡沒有什麼人事的問題了,自然家庭也倉跟著圓滿。
在家裏跟在道場要一致,在佛堂對人家很親切、很好、很和藹,不要一回到家就擺了臉給家人看,這樣的家庭怎麼會圓滿?懂不懂啊?
你們這些年輕輩的,為師告訢你們,所謂的身體髮膚受之父母,不敢毀傷,孝之始也!這是奇形有相看得見的孝!在反方面來講,你們的父母生給你們一個四肢健全、五官都好的人,你如果不來立身行道,你就是不孝,聽得懂嗎?你要看一看,想一想哦!你的眼睛、你的耳朵、你的嘴巴、你的牙、你的腳,是不是所做的事情都合乎道了?
趣譚三、
老子指引學人得一之要:昔之得一者:天得一、地得一、神得一;
得一:以尋根訪道,即明道之本原出於天而不可易,此正信希有之真皈依;
得一:以修身學道,即存養省察恢復天性本來清淨,但用此心之本來面目;
得一:以慈心行道,即達聖神功化,使天下之人齊明盛服,以承祭祀。
莊子曰:「一而不可不易者,道也;神而不可不為者,天也。……不明於天者,不純於德;不通於道者,無自而可;不明於道
者,悲夫!」【在宥篇】
堯曰:「朕躬有罪,無以萬方;萬方有罪。罪在朕躬;」有一天,堯帝外巡,看到兩位人犯罪被抓起來。堯帝看了心想我的人民為何被抓,難道犯法了?就上前把事情了解清楚。結果一問之下,是因為他們偷了他人的東西。堯帝接著就問:「你們為什麼要偷他人東西?」這兩位犯人說:「因為上天久旱不雨,家裡已經沒有東西吃了,不得已才偷人家東西。」堯帝聽了很難過,他就對押解的差役說:「你把兩位放了,把我抓起來吧!」當時在場的人都很驚訝,怎可把君王抓起來?堯帝就說:「我犯了兩個大過失。第一,因為我沒有德行,所以才召感上天久旱不雨;第二,是我沒有把人民教好,他們才會偷人家東西。」堯帝至誠的反省懺悔,由此真誠心感動了天地,頓時烏雲彌漫整個天空,降下甘露。由於堯帝的真誠所感應上天,禍福確實有不可思議。
古聖之德以反求諸身而誠。壇經云:「學道常於自性觀,即與諸佛同一類。」
貴以賤為本,高以下為基,侯王自謂孤寡不穀,乃有德君王謙和之實:在說苑君道篇有二段,於修身之參學者可賞悅:
湯之時大旱七年,雒圻川竭,煎沙爛石,於是使人持三足鼎,祝山川,教之祝曰:「政不節耶?使人疾耶?苞苴行耶?讒夫昌耶?宮室營耶?女謁盛耶?何不雨之極也,蓋言未已而天大雨,故天之應人。

另一段:宋大水,魯人弔之曰:「天降淫雨,谿谷滿盈,延及君地,以憂執政,使臣敬弔。」宋人應之曰:「寡人不佞,齋戒不謹,邑封不修,使人不時,天加以殃,又遺君憂,拜命之辱。」

uangwu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

道德經鑰 第卅八章
經文:上德不德,是以有德。下德不失德,是以無德。上德無為,而無以為。下德無為,而有以為。上仁為之,而無以為。上義為之,而有以為,上禮為之,而莫之應,則攘臂而扔之,故失道而後德,失德而後仁,失仁而後義,失義而後禮,夫禮者,忠信之薄,而亂之首也,前識者,道之華,而愚之始。是以大丈夫,處其厚,不處其薄,居其實,不居其華。故去彼取此。

提要
此章老子提示無為與有為之別,學人從『道德經』的基本原則;所歷『經』無『德』焉能成『道』?有『道』才能佈『德』,有德使此生所歷『經』才能『配天』,合乎『古之極』。
※參學經典趣譚有三;古云:「一切法雖是有為而合乎德,即是無為。」
一、尋根:尋根以道,歷『經』學『道』,若不尋根,即根本不知『道』難以行大孝至培德,培德是感恩萬物之母,不尋根就不知聖佛示現人間所指引『歸根』之大任。無非是流浪生死的孤兒,豈不哀哉!
二、承擔:大任以德,仁為己任,依『玄德』、『襲明』、『微明』、『配天』;是謂上德不德,是以有德。
三、使命:無為以經,所歷經以盡責之神聖使命,是落實於一大事,能以真誠感恩,則該離諸法相,格物是功夫,物格是功力,有入『道』之功夫更要有立『德』之功力,如此即是上德無為,而無以為,有此始可謂『復命』。

闡釋:
  老子曰:「循性而行謂之道,得其天性謂之德,性失然後貴仁義,仁義立而道德廢,純樸散而禮樂飾,是非形而百姓眩,珠玉貴而天下爭。夫禮者,所以別尊卑貴賤也,義者,所以和君臣父子兄弟夫婦人道之際也。」
憨山云:「道尊無名,德重無為。故道言有無,而德言上下。此道德之辨也。」上天恩慈差派聖人示現人間來治理世道,始有「神州」之名,聖人替天行道始名「天子」之稱。
遵守五常之仁義禮智信謂上德。上德乃認得本來面目,肯以率性而親民,必達止於至善,是謂上德不德,是以有德。
入道者能修身以俟之,以知恩報本所行持謂「上德」,以無為則不敢居功,即老子所示:「生而不有,為而不恃,功成而弗居。」才是「上德不德,是以有德。」
若理念仍有私心自跂、自跨、自是、自見、自伐、即謂下德。
『道』是本自具足之菩提種子。『德』是默默施恩之紮根。世人就因忘道昧德,
聖人行治世以教化,循循善導以仁施恩,講義理使世人明是非善惡。世人執是執善而失和氣,聖人以禮儀來規範民心。禮:乃講明倫常,嚴以君臣、父子之尊卑禮敬,無奈世人智謀巧詐,不得皆大歡喜,又不肯信受奉行,謂上禮為之,而莫之應。聖人不忍民心沉淪,親自捲起手腕撘肩和睦合群以帶動,此謂攘臂而扔之。
道乃本然之善,人心忘失本然甚易產生骨牌效應,聖人以德教化謂失道而後德。德乃無為所行無言之教,世道人心私心自蔽,聖人行以仁慈謂失德而後仁。聖人施恩行仁,人心貪婪,亦不明是非善惡,聖人闡述義理謂失仁而後義。
人心由道德仁義禮不能以無為而執外在顯赫之有為,嚴重到『禮』亦不能規範到民心,不知親情與友誼以『禮』為相互尊重,必禍至失忠寡信,忠信既薄刑罰必有,相因堅甲利兵必至,傷殘禍患由於忠信之薄,而亂之首也。
世道所認知與需求在於一切根塵之假象,往往私心用事,對於失道而後德,失德而後仁,失仁而後義,失義而後禮,皆拯救不了如何「歸根」的道之尊?如何「復命」的德之貴?此盡謂前識者,不得不亂象必生。世道人心失道離德祇在摘葉尋枝末邊事,謂道之華。
明乎「谷神不死」(處其厚)與「域中有四大,而王居其一焉」(居其實)之聖意,謂大丈夫。所處無為之事,行不言之教,乃重視道德仁義禮謂處其厚。去除有為,守取無為謂去彼取此。

句解:
上德不德,是以有德:太上不知有之此上德,喻知天,事天,修身以俟之。上德猶登上生命遊戲規則,承擔了主審裁判,其心公平,所為諸多善蹟,其心地善良,以無為而為,功成弗居,不居功,有實際能力與內德,不再到處炫其榮譽,謂上德之人。
下德不失德,是以無德:憨山云:「道無真偽,而德則有真有偽矣。此世數淳薄之辨也。」下德雖入道修德,好執外在名相而重視面子,稍有做些善事,恐怕別人不知道,所以就到處跨耀宣揚。因為下德之人,尚未走入真理園地裡,其心不能契悟孔夫子所示「君子不可以不修身;思修身,不可以不事親;思事親,不可以不知人;思知人,不可以不知天。」執己為是即謂下德,貪功好果即謂不失德,不知『道之歸根』,『德之復命』,是以無德。
上德無為,而無以為:任重道遠,以感恩之心,做該做的事,不說不該說的話,而內省不疚,無惡於志。
下德無為,而有以為;下德乃貪名相,甚至執功德相,有做了一些善事,就銘記在心,其心地尚未達到生而不有,為而不恃的無為,對自己所做的善事,就恐怕失去被讚揚與美譽。
上仁為之,而無以為:其次親之此有仁慈的人,仁者安仁,大丈夫所弘毅以仁為己任,即不勉而中,不思而得。以天地之心為心,視萬物為一體,觀天地為一身,沒有分別之心,因此忘物、忘我,渾然是無為而為。
上義為之,而有以為:其次畏之此義者宜也,有義氣的人其處事衹講義氣,因為他無法出自無為之心,所以在為人處事方面,往往易偏失仁德之心。
上禮為之,而莫之應:其次侮之;各自根基、因緣、智慧、使命、尚未成孰最容自陷於無明黑暗。上德者雖是有周遭的無明黑暗,藉此可呈現出心靈微光的可貴。
上禮是高上層次的禮儀,為之是待人接物的行為。由於各自因緣所認知的內德的涵養層次不一,有些自認為涵養够,遭遇下民乖詐,昧失道尊德貴,不能承受仁君制訂,是得不到周遭認同的互應是謂而莫之應。
則攘臂而扔之:相同的一件事,聖者與凡俗的處世風格畢竟不同,世道人心因信不足,聖者行道常遭遇受毁、受謗、受排斥,受辱罵、受指責;聖者仍以慈心而指引,儒門論語:「人不知而不慍,不亦君子乎!」仍合群而帶動。
凡俗好以自是而指責,認為禮儀之多是束縛而莫之應,有些自認為已行了禮儀而對方沒有回禮,就很不高興,心裡頭恨不得捲起袖子伸出手來,指著對方,強迫對方回禮,忘了是以聖人處無為之事,行不言之教。
故失道而後德:忘失宇宙主宰,「道」是萬物之母,上天差派聖人來治世德以化民,世道為是骨牌效應,民心忘失「道」的無為根本,為挽救世道衹好闡明「德」。
失德而後仁:聖人示現人間,世人愚昧不識,天意以仁君顯德。
失仁而後義:世人愚昧不識仁君,天意以義士忠臣顯義氣。
失義而後禮:忠臣事君,世人愚昧失義,天意以師道士人施行禮教。
夫禮者,忠信之薄:世風日下,道德仁義遞降至以禮為治民。設禮儀三千威儀三百皆教化以約束規範民心,由於忠信之既薄為國亂之首。
而亂之首也:既然失忠寡信禍亂必至,災變必成,即為亂象之禍首。失道又不循禮教可謂自迷頭認影,奔逐狂途,致使竛竮而流浪生死。
前識者:失本求末,世人以根塵認假象之仁義禮,猶失種子認枝葉。龐居士:「尋文不識理棄母養阿姨,阿姨是色身,阿娘是法體,色身是文字,法入無為理。」
道之華:可謂萬教齊發,各事爭己是。道之華;喻教派,道之實;喻宗源。道之華即語言文字所施設之謂教。可道、可名、即謂道之花,花是表像,非真實內涵。知識競爭就像花一樣,迷人之所執只想擁有華麗的外表。
而愚之始:擁有一切外表就更顯得虛浮,這種假象的執著,等於是愚昧的開端,等到這個時候,大家都愚蠢與盲從了。誤入歧途,失本求末即是愚癡的前兆。
是以大丈夫:所以大丈夫做人處事,應該以道德為上,仁義次之。然後講求實質的意義,不要追求虛偽浮華的作為。
士志於道,契悟天下有始,以為天下母之聖意可謂大丈夫。
楞嚴經:「念無始來失卻本心,妄認緣塵分別影事,今日開悟,如失乳兒忽遇慈母。」
處其厚:但得本;即佛陀所示:「如子得母。」憨山:「向上一路,如嬰兒得母。」
永嘉大師證道歌:「但得本,莫求末。」
不處其薄:莫求末;不再流浪生死即入如來室者,即眾生大慈悲心是,豈可入於有相屋宅乎。【法華經】
居其實:明道但得本,老子曰:「可以為天下母。吾不知其名,字之曰道。」不因衹信教別而失真宗;蕅益大師:「忘情默契之謂宗,故宗也者;雖云教外別傳,實即教內真傳也。」
不居其華:莫求末;不迷失於可道,可名之語言文字的假象。
故去彼取此:不失道心,修身的最後一道牆即是去迷就悟,去有為,取無為。楞嚴經:「我今猶如,旅泊之人,忽蒙天王,賜與華屋;雖獲大宅,要因門入。」

趣譚一、
老子說:「喪失了道才有德,喪失了德才有仁,喪失了仁才有義,喪失了義才有禮。禮所規範不了則忠信不足,是大亂的源頭。老子反對人為修飾的禮教,認為禮教是因人離道的缺陷而產生。」
道無名無象,動而運轉始生萬物之德,靈炁之生機,生生不息,始名謂仁,生物之生生當有所節制與分別,此節制與分別謂義,然事義理之極必要有威儀品德之禮,道德仁義禮是治世化人的自然次序,聖人為治世不得不而用之,雖然以禮規範人心,不免流弊於虛文外飾,缺乏真誠,禮以節其性,天地君臣、父子、上下尊卑,禮以尊嚴為主不容踰矩,上位以禮嚴以遵導,而生民慣性散漫莫能呼應,聖者救世慈懷任重,衹好捲起袖腕採取牽引帶動。
上德、上仁、上義、上禮、盡以無為而化民,下民莫之應,反無為之道,行有為之事,效有為之跡,亂無為之德,世道因此而漸頹敗,人心因此而造禍端,失根忘本離道漸遠,違失相互尊重,作為多乖,對於言忠信,行篤敬,失學又弗顧。聖者治世為猶因病而施藥,違失禮儀自然薄於忠信,為拯忠信之薄,相因採用刑罰,刑罰之威堅甲利兵必至,動用堅甲利兵則禍亂之首。

趣譚二、
『道』引喻為五常具足之成熟種子,『德』引喻為根;『仁』喻為莖;『義』喻為幹;『禮』喻為枝;『智』喻為花;『信』喻為果。禮智是道之華,
考諸三王而不繆,建諸天地而不悖。天有天運,道有道運,時至於今三期末,源由上古時期,神州大地歷經三皇五帝治理天下,上古三皇五帝皆奉天承運,替天行道謂天子,其心純樸以無為而民自化,此謂道運;帝堯之克明峻德,帝舜之玄德升聞以德化天下此謂德運;帝禹平水土,天地二氣,交泰和合,不失其序,事以厚生,地平天成此謂仁運;湯武伐暴紂以救善民此謂義運;周公修明禮教,文化大備,此謂禮運;自周朝已後盡以智謀治天下此謂智運;大道普傳使天下之人齊明盛服以承祭祀 天恩師德,實現世界大同之真象,此謂信運。




uangwu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道德經鑰 第卅七章
經文:
道常無為,而無不為。侯王若能守,萬物將自化。化而欲作,吾將鎮之,以無名之樸,無名之樸,亦將不欲。不欲以靜,天下將自定。

提要:
『道』即覺心源,復性初。
『常』乃自然定律,不能排斥,不能否定的事實,以一口氣判生死,斷存亡。『無為』以巳驅身物與格心物所呈現之踪跡;
道常無為:是離諸法相,行無所住心。因一切萬法,皆從心生,若悟真性,即無所住,行無所住心是無為而為之妙智慧。
聖佛盡以無為而為,皆奉 上天之命而來到人間世,傳達 上天的慈意,老子亦然。老子要學人瞭解;『道』者萬物之母,道常無名,道常無為。這些的事實與提示;
真理是惟有一事實,無二亦無三,一口氣不在,就沒有真理可爭執;
不瞭解生命,就不懂天將降大任,不懂得天將降大任,怎能行大孝;
道德由認知與實踐明大孝之大任,擔大任行大孝是無為的神聖使命;
參與神聖使命的行列是時節因緣,惟有道常無為,可放諸四海皆準。

闡釋:
同一句經語所闡釋,可有三大方針,依上天所造化之人體;理、氣、象 ;
一、『頭』是總樞紐,其中有關鍵的開關,即自問何謂『清淨法身』?
二、『心胸』頭與胸之間有頸,突破瓶頸,心胸開闊,萬物莫不尊道而貴德。道之尊於明乎『歸根』,德之貴於善行之『復命』,即『圓滿報身』;
三、『手足』是將理念化為責任,行遍天涯佈大任,『千百億化身』。
因此由尋根上(主宰)、轉化上(修持)、實踐上(典範)、這三層面的契悟與闡釋,以六祖所示:「一體三身自性佛,但悟自性三身、即識自性佛。」
例『侯王若能守』以尋根;首明道指引『道』之本源出於天而不可易的終極真理。其次『侯王若能守』以轉化內德涵養,存養省察,自性當舍,指令六根六塵臣子誠從君令的終極價值。終言『侯王若能守』以實踐無為而無不為,以無名之樸,行聖神功化,萬物將自化,天下將自正的終極歸宿。
『道』是生命的終極答案;
『常』是亙古不變的真理;
『無為』是呈現道與德之大任。
老子反復叮嚀;於首章明示:「道,可名,非常名;無名天地之始。」於卅二章『道常無名』,此『無名』即禪宗之父母未生前,本來面目。
老子明示:「大道無形,生育天地,大道無名,長養萬物。」『道』因為是萬物之母,即是生命的終極答案。聖佛示現人間莫不指引學人『歸根』之大任,若欲『復命』,即於使命中以『無為』所完成之大任。
學人所參學於認知上,皆為自身生命負責,此謂若能守,由自身之萬物,依無為以變化氣質,化俗氣為道氣;於自身之天下,由修之於身為基準,提昇至修之於天下為大任,以『無欲』乃無私己之欲,天下將自正。尋求能開啓眾妙之門,了悟道脈傳承所應運,此襲明之天下明師濟公,這端倪可謂微明。

句解:
道常無為:造物主造化天地、日月、萬物,有大自然的定律,呈現四時行焉萬物育焉,依此真常不變之定律,其中潛在一股靈炁在主宰,謂道常無為。
無為:效法天地之德,令參學者敬天地,行大孝。道尊,德貴,在於歸根復命之大事,以知恩,報恩的心態處事;即生而不有,為而不恃,功成而弗居。跂、不跨、不自見、不自是、不自伐、不自矜;善行無轍跡,善言無瑕謫,善數不用籌策。此率性的功夫可謂無為。
而無不為:無為乃濟眾無私,所處無為之事,行不言之教,常善救人,常善救物,謂而無不為。
侯王若能守:有道明君能敬天地,行大孝,能持守學聖人,處無為之事,行不言之教。
萬物將自化:萬物將自然朝返本之『歸根』,回歸天性順化人心為良善之『復命』。
化而欲作:進修過程,私欲萌生即良心與業力相亙掙扎之轉化,此慎心物之隱微。
吾將鎮之:獨惺良心以遏止業力之私欲萌生,即遏意惡於動機。
以無名之樸:無名乃回歸純真天性之善良。
無名之樸:老子云:「樸,至大者無形狀,道,至大者無度量。」樸乃喜怒哀樂之未發,一念未生之靈覺天性,可謂道體,道心,亦可謂之『中』。
亦將不欲:喜怒哀樂發而皆中節,合乎天性之善良依道德即不欲,亦謂之『庸』。
不欲以靜:不引私欲,諸事物不累其形,情欲依仁由義,所行不亂其性,事事無受干擾生亂象。無名之樸亦是執大象,天下往,往而不害,不欲以靜即是安平泰。
天下將自正:聖者之大任以傳授,使人人心中有道,心正身修盡依乎道德,遵天命之性,行率性之理。天下往乃眾心皆依道,天下將自正,世界大同之真像現前矣。

經鑰一、
老子明示:「『道』有名萬物之母,天下不敢臣。」學人所參學『道』已如子得母,使此生不再捨父投逝受竛竮,於流浪生死而有家歸,猶川流之於江海也。
老子云:「道、可道、可名」以至「道常無名,道常無為」是玄之又玄眾妙之門的層次引導,有此大道之歸根與復命之玄德,即如來為發大乘者,為發最上乘者說,若有人能受持讀誦(實踐經意),廣為人說(大道普傳)。是言異理不殊,殊途皆同歸的天下將自正。
道常無為;佛陀以「無法可說,無所說,能善分別諸法相,於第一義而不動。離一切諸相,則名諸佛。」
古德有云:「良醫終不救無病之人;導師亦不引識路之者。嘉肴美膳,豈可勸飽人之餐;異寶奇珍,未必動廉士之念。」【宗鏡錄】
良醫終不救「處無為之事,行不言之教」此無病之人;世人迷妄之病,被三毒攻心,良師將傳無名之樸以鎮之,始可將自正。
導師亦不引「歸根、復命」此已識路之徒。
嘉肴美膳,「五味令人口爽」此豈可再誘勸飽人之餐;
異寶奇珍,「金玉滿堂,莫之能守」此未必能移動廉士之念。
從師尊慈語中之訓誨;「各自的生活的領域的確可以培養,人人可以披上華麗的衣裳與外表的妝扮,但美好的心靈不是可以隨手購買取得,它不用表面的取巧與排場,而是需要深深的體悟、盡力去栽植、無為的孕育!
這些不外於由修道經驗,改變經過,辦道經歷,歷煉經緯。卻無法抄襲、無法奪取、無法裝作、無法模仿。惟有從執大象之心靈深處,有一豐盈妙智慧的
泉源。」天性自然流露,此率性之道,可謂道常無為。

經鑰二、
承蒙 天恩師德,經典是大道真傳注腳亦是見證,詮述『還鄉覺路』的藍圖;佛云:「實相無相,微妙法門。」老子云:「大道無形,生育天地。」大道無形,藉天地之有相而顯無形之實相,此實相謂大象亦謂無名之樸。人命無常呼吸間,一失人身萬劫難。上根上智,一聞即悟,信解受持,信受奉行。下根之人,宿業障重,福淺德薄無緣入道,即無聞無智慧,是名人身牛。
佛經偈云:「有慧無多聞,是不知實相,譬如大暗中,有目無所見。多聞無智慧,亦不知實相,譬如大明中,有燈而無目。」多聞利智慧,是所說應受,無聞無智慧,是名人身牛。且如有慧無多聞者,況如大暗中有目而無所見,雖有智眼而不能遍知萬法,法界緣起,諸識熏習等。多聞無智慧者,況如大明中有燈而無目,雖有多聞記持名相,而無自證真智,圓解不發,唯墮無明。大信不成,空成邪見。如大明中雖有日月燈光,無眼何由睹見。雖聞如來寶藏,一生傳唱,聽受無疲,己眼不開,但數他寶,智眼不發,焉辯教宗。【大智度論】
老君曰:「所謂真人者,性合乎道也。故有而若無,實而若虛,治其內不治其外,明白太素,無為而復樸,體本抱神,以遊天地之根,芒然仿佯塵垢之外,逍遙乎無事之業,機械智巧,不載於心,審於無假,不與物遷,見事之化,而守其宗。心意專於內,通達禍福於一,居不知所為,行不知所之,不學而知,弗視而見,弗為而成,弗治而辯,感而應,迫而動,不得已而往,如光之燿,如影之效,以道為循,有待而然,廓然而虛,清靜而無,以千生為一化,以萬異為一宗。」【通玄真經】

經鑰三、
化而欲作;有勇氣,有實力,二者之間還要有『承擔』;認知與實踐,二者之間還要有『轉念』。
侯王若能守,萬物將自化;古典同證:「凡為天下,治國家,必務本而後末。所謂本者,非耕耘種殖之謂,務其人也。務其人,非貧而富之,寡而眾之,務其本也。務本莫貴於孝;人主孝,則名章榮,下服聽,天下譽。人臣孝,則事君忠,處官廉,臨難死。士民孝,則耕芸疾,守戰固,不罷北。夫孝,三皇五帝之本務,而萬事之紀也。」【呂氏春秋】
無名之樸,亦將不欲;不欲是惜福,無為是務本,人主孝是侯王若能守於無名之樸,守務本莫貴於孝。無為是不爭之德。
亦將不欲,不欲以靜,天下將自正;師尊慈語:「除了 天恩師德,人世最甜蜜的歡樂,祇不過是痛苦的粉飾。有智慧的人,在必要的情形下,會改變自己的意見;但是愚蠢的人,卻永遠固執己見。愈聰明的人,就愈會低頭向別人學習。
真理的追求是人人平等的,只是認知上的差別而已。人是自己製造痛苦的工廠,以煩惱為原料,而製造出生死輪迴的產品。沒有真理的靈魂有如失去活力般,一切會是蒼白的。
道就在你心中;心能自己做主就是『道』,心不能自己做主就叫外道。
修道人要淡俗情、談聖情、隨處安怡、隨處自在,修道人絕不可太享受、講排場、論氣派;為師窮慣了,一缽千家飯,孤身萬里遊,落拓瀟洒,可接納不了,也調教不了這些富貴弟子。」

uangwu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