道生一,一生二,二生三,三生萬物。萬物負陰而抱陽,沖氣以為和。
人之所惡,唯孤、寡、不谷,而王公以為稱。故物或損之而益,或益之而損。人之所教,我亦教之。強梁者不得其死,吾將以為教父。

提要:
老子證道直示學人:「道」是萬物之母,是一切生靈的總根源,造物主造化天地萬物賦於生靈先天一炁,由一炁生化兩儀陰陽二氣,由二氣生化天地人三才,再演化生成天地萬事萬物。萬物之生滅是供參學者行無言之教的註脚,也是一部寶藏可令得開悟的活教材,惟有「人」可贊天地之化育,則可以與天地參矣。
大地隨著日昇月墜,負陰抱陽而循環不息,「道」之靈炁,沖塞於宇宙之間。老子道德經以「谷神」是主宰靈炁之寄居處,有此靈炁在於人身運行,能一呼一吸謂負陰而抱陽使得和合,始謂人生,由此擴而充之大地亦然。
老子以物或損之而益;有德者表面吃虧受損,其實內德已增益。世人因私心而其之所厭惡,表面處處佔便宜看似受益,而實質已虧損內德。
有道君王依遵「謙受益,滿招損。」不自尊不自貴,外看似受損,王公自視是孤弱、寡德、不谷乃有所不足,自視尚有不善之名,依此作為而自稱,雖是損人爵但已益增天爵。
聖人之所教,皆由奉天之命,同為世人生死一大事而示現於世,老子自示延續道脈謂我亦教之。強梁者乃好自以為是,不知聖人所教,君子有三畏,其心祇存三不畏。華嚴經云:「忘失菩提心,修諸善法,是名魔業」。永嘉所示:「多年枉作風塵客,種性邪,錯知解,不達如來圓頓制,二乘精進勿道心,外道聰明無智慧。」所修持不知天,不事天,焉能以無為至復命而配天,不知生命的終極歸宿,因不知其所終,故謂強梁者不得其死。
老子示現為世人引導歸根於「道」,道是萬物之母,吾將以證道,道為萬教之父,來為「道」做見證。

闡釋:
此章老子提示學人,體悟「道」大象無形,道隱無名,既然無形無名,可從有形之萬物來溯源其無形,就由點、線、面、轉為由「面,線,點。」藉以有形之萬物三二一循環演化,來尋找無形無名「道」之根源。
老子前章已明言:上士聞道,勤而行之由明道而進道,進道去惡從善而能廣德與建德。於第八章上善之德若水,肯謙卑自牧於處眾人之所惡,以忍辱涵和,學聖人處無為之事,行不言之教,效天地之德,萬物作焉而不辭;生而不有,為而不恃,功成而弗居,此有德君王誠以孤、寡、不谷,謙下損己為自稱。
嘗聞:日昇月墜歲匆匆,人生幾度夕陽紅,
負陰抱陽循序轉,繁華夜幕終成空。
凡俗之人不能體會天地造化之機,與聖人所示現之一大使命。衹好爭外在假相而妄自尊大,以識神抉擇損益。老子自示我亦教之,同奉 天恩之大任。強梁者乃強辭奪正理,忘失遵循從上來默傳吩付之道脈,不得其死乃不知生命的終極歸宿,是生死之一大事。
老子吾將以為教父,即直示「道」;直截生死的終極歸宿,教父是指「道」是萬教之父,亦是復命的根源。

句解:
道:是生天,生地,生萬物之造物主 上帝。
道:五教聖佛皆奉天之明命為一大事因緣而示現人間,共同指引信眾,了悟生命歸宿之真理。
道生一:道無形,無名,老子以得一,儒以一理,佛以不二,同證「道」即一切,一切即「道」「道」靜「一」動,由動靜互應而生成。
一生二:一炁無形演化生成天地日月此有形陰陽之二氣,一者混沌初開,二者乾坤始典。
二生三:天地造化,日月消長,所運行陰陽二氣交合而生和氣,三者可謂三界。
三生萬物:由陰陽二氣交合而生和氣,使三界萬象萬物得有生生不息。
萬物負陰而抱陽:萬物隨者四時運轉,背陰而向陽,陰喻「秋」殺,陽喻「春」生,萬物都具有求生避殺的潛能。
沖氣以為和:陰陽二氣相激相盪,融合混成所產生一股和氣。
人之所惡:一般世人愛好自高誇大,自稱為大不肯謙下,厭惡禮讓與謙卑。
唯孤、寡、不谷,而王公以為稱:歷代君王,都以孤王,寡人,自稱德薄,行諸善尚不足,此謙恭以自勉。
故物或損之而益,或益之而損:一切事物是有必然的定理,造就必須經受切磋琢磨,外似受損,實是增益。
人之所教,我亦教之:古往聖人所教導世人學謙恭禮敬,老子亦以學水謙下之德。
強梁者不得其死:喜好自跂,自跨,自是,自伐,自矜悖離無為,違失道尊德貴之人必不得善終,
吾將以為教父:教父是指「道」是萬教之父,亦是復命的根源。老子慈心叮嚀將五千言作為施教之本,指引學人「得一」歸根而復命的見證。
經鑰一、
老子提示:「強梁者不得其死。」強梁者乃自是,自伐,悖失道德觀念的悍將。世代文明與先進,不在於唯物所研發科技或武器的新潮,這衹是道之以政「治標」之益,但有損內德。而古聖人所教是道之以德「治本」,老子依循古聖亦教之的道德之經要,為待人處事應有的禮儀與涵養,能使國家社會群居祥和與安定,治本修身之益,才能塑造出生命價值的永恆。
永嘉證道歌對參學者有明確的見證:「嗟末法,惡時世,眾生褔薄難調制, 去聖遠兮邪見深,魔強法弱多怨害,聞說如來頓教門,恨不滅除令瓦碎。」這些的提示是對當今學道最直言的心靈禮物,誤入強梁者之學道,因愚誠,偽誠 邪誠,巧誠,又好自稱師,至終墮入三六假祖師,七二假弓長的歧途。
道生一,一生二,二生三,三生萬物。這與聖經太初有道,道與 上帝同在,道就是 上帝,萬物是藉著 祂造的。這已明確的同證道生萬物。
老子以吾將以為教父與聖經一上帝,就是眾人的父,超乎眾人之上,貫乎眾人之中,也住在眾人之內。亦是異曲同工。天下同歸而殊塗,歷代聖佛都是敬仰 上帝以盡大孝。
在內德修養唯孤、寡、不谷,而王公以為稱。故物或損之而益;與聖經倘若人為叫良心對得住 上帝,就忍受冤屈的苦楚,這是可喜愛的。
強梁者是儒家所例舉的「鄉原」,外看似善可是其處事往往違悖倫常。與聖經存虛妄的心行事。他們心地昏昧,與 上帝所賜的生命隔絕了,都因自己無知,心裡剛硬;良心既然喪盡,就放縱私慾,貪行種種的污穢。如此與老子所示:強梁者不得其死是不辯而解的事實。
聖經:「太初有道,道與 上帝同在,道就是 上帝。這道太初與 上帝同在。萬物是藉著 祂造的,凡被造的,沒有一樣不是藉著 祂造的。生命在 祂裡頭,這生命就是人的光。」【約一:1】
聖經:「一上帝,就是眾人的父,超乎眾人之上,貫乎眾人之中,也住在眾人之內。」【弗四:6】
聖經:「倘若人為叫良心對得住 上帝,就忍受冤屈的苦楚,這是可喜愛
的。你們若因犯罪受責打,能忍耐,有甚麼可誇的呢﹖但你們若因行善受苦,能忍耐,這在 上帝看是可喜愛的。你們蒙召原是為此;因基督也為你們受過苦,給你們留下榜樣,叫你們跟隨 祂的腳蹤行。【彼前二:19】
聖經:「你們行事不要再像外邦人存虛妄的心行事。他們心地昏昧,與
上帝所賜的生命隔絕了,都因自己無知,心裡剛硬;良心既然喪盡,就放縱私慾,貪行種種的污穢。【弗四:19】

經鑰二、
述聖子思證道,道之本原出於天而不可易,君子不可以不脩身;思脩身,不可以不事親;思事親,不可以不知人;思知人,不可以不知天。
孟子證道曰:「盡其心者,知其性也。知其性,則知天矣。存其心,養其性,所以事天也。殀壽不貳,修身以俟之,所以立命也。」【盡心】
大道一脈流傳,聖佛貫古而通今。惟有福報者適逢時節因綠,沾受 天恩師德,使參學經典感受聖意證道,儒門以「孔門傳授心法,子思恐其久而差也,故筆之於書,以授孟子。其書始言一理,中散為萬事,末複合為一理。放之則彌六合,卷之則退藏於密。其味無窮,皆實學也。」密是喻「道」,六合是喻「萬物」,中散,放之,卷之與道生一,一生二,二生三,三生萬物。於此章意涵無別。
經典的引如喻六祖壇經:「自古佛佛唯傳本體,師師密付本心,法則以心傳心,皆令自悟自解。」
遵古聖人之所教,老子云我亦教之。
強梁者:乃認假為真。不得其死是茫然找不到生命的終極歸宿。
世人之所厭惡,不肯以孤、寡、不谷而謙下,就不自認有所不足,不敢不勉,妄自稱為大,恰似凡人,自稱國王的強粱者。
強粱者好著相於外,貪好小法而作法求真,自建法幢,自立宗旨,雖有廣立道場,妄解經義而說有無之過患,如是強梁之人,累劫不可見性亦謂終不得其死。
老子以吾將以此提示學人,教父是生死一大事為教導的根源。


經鑰三、
沾受 天恩師德,當今天下大明師,濟公老師叮嚀心語,亦續人之所教,我亦教之;修道、辦道一定要無為而為,一切以感恩,不跌入道名、道利、道權之爭奪和追求,即是損之而益。
大概是為師無德,所以無法感動你們吧!亦是唯孤、寡、不谷,而王公以為稱。
強梁者不得其死,即濟公老師所叮嚀;進了道權、道勢、道名的陷阱而不自知。
濟公老師以勿負 天恩的浩蕩。亦吾將以為教父。
濟公老師叮嚀心語:
◎修道、辦道一定要無為而為,將眾生當做是你累劫的恩人,一心許天,忘卻自己,縱有成就亦都歸於 上蒼與十方諸佛菩薩;惟如此方不致於跌入道名、道利、道權之爭奪和追求。
◎要念念為眾生開啟後福,不能攬權霸勢,損傷到修道的清名,傷害到無辜的後學;為師雖是無德,但也留下了一片人間道場,讓我的徒兒去辦。不敢對你們有所要求,只希望能善自護持,勿負 天恩的浩蕩。
◎為師的一片心懷,竟然無法對你們這場的站在前面操辦的人,叮嚀訴說心語;只因為你們的心與為師不能契合,而且又太執著人事的是非和外在名相,終日栖逞辦道事務,卻不能迴光返照於自性的本覺,大概是為師無德,所以無法感動你們吧!
◎多少人眼前已後進了道權、道勢、道名的陷阱而不自知,真教人痛心和惋惜;修道人最後在此著相不省、夫復何言?為師和你們師母當年什麽都沒有帶著回去,留下三曹的責任和人間道場讓你們去辦,你們又有什麼好執著你的、我的之爭奪呢?





uangwu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