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1111 (4)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道德經趣譚第四十九章
聖人無常心,以百姓心為心。善者吾善之,不善者吾亦善之,德善。信者吾信之,不信者吾亦信之,德信。聖人在天下,歙歙焉,為天下渾其心,百姓皆注其耳目,聖人皆孩之。

提要:
老子於此章明示承辦 天恩師德之大任者,不可嫉賢妒能之德善,以此應有的內涵,更不可歧視或輕視才是德信,可謂身為長者所承擔應有的心態。
師尊老大人亦明示:資德充備負重任,莫懼道遠昧真如。
聖人仙佛皆奉天之命,繼天立極,代天宣道,指示世人靈性的根源,共闡真宗,同拯善信。
中庸直示:天命之謂性,率性之謂道。率性乃無不以真常之心,來指引並拯救百姓能歸根復命,有此使命感之心為心。故老子以常善救人,故無棄人。
聖人以天心為心謂無常心,六祖惠能明示:直心是道場。
有緣近道修德之善愿者,或因緣未成熟其藏在內心深處的善念未萌者,聖者肯定人皆可以為堯舜以德善而待之。
對大道有信念者或仍存疑不信者,聖者深信終有一日亦會有福報接近『道』,聖者之德相信大道真傳永遠是世人該須要呈現殊勝的菩提心,以此即謂須菩提。
聖人示現化間對天下人,以無私無為之心來治理天下,百姓肯受教都會凝視靜聽,如愚如痴的領受,聖人皆以如保赤子一般的愛復護他們。

闡釋:
聖人無不以真常之心,對百姓的心為自己的心,將善導與德化來拯渡百姓心向為心。對於有善根者聖人善導他,對於因緣尚未成熟這不善者,聖人仍然亦善待之,聖人以德為善。
對於百姓對道有信念者,聖者可令其信守奉行,若對於靈智未萌對道尚有存疑不信者,聖者異曲同工,亦令其信守之,聖者以德化百姓令其斷疑生正信。
聖人示現在天下,歙歙焉是處無為之事,行不言之教。使天下百姓受善導與德化其心思能歸於渾樸。百姓皆專注使己能耳聰目明,聖人皆如保赤子的嬰孩細心的關顧他們。

句解:
聖人無常心:聖人奉天之命,無不以天心之心為心謂平常心,用此真常之心即謂率性。
以百姓心為心:聖者示現人間常善救人,指引百姓歸根復命之心為心。
善者吾善之:有善根、善緣、善愿者,聖者皆善導之。
不善者吾亦善之:對於因緣尚未成熟者,聖者仍善待之。
德善:聖者繼天立極以德為善行之。
信者吾信之:上根上智之上士,聞道能信守奉行此拳拳服膺至勤而行之,聖者導至正信。
不信者吾亦信之:因緣未成熟,對道把以火燒天不深信道真、理真、天命真;而三不畏者,聖人仍相信緣至可令其信守而奉行。
德信:聖人以德使百姓變化氣質成為信實的人,對道能信守。
聖人在天下:聖人奉天之命示現人間,代天宣化拯救世人。
歙歙焉:不令五色五音五味擾亂本真而能收斂謙讓。
為天下渾其心:聖人示現於人間以天心無私之純樸來治理天下。
百姓皆注其耳目:百姓能頃聽受教,嚮往修德都肯凝視靜聽。
聖人皆孩之:,聖人把他們都當作純樸的孩子一樣的看待他們。

趣譚一、
經典是印證歷史,檢視對於道德修養成敗的見證。孔夫子提示:君子遵道而行,半涂而廢,吾弗能已矣。
於今同沾 天恩師德在參學經典,感受聖者早已明示身為應時運之修辦道者,該有的認知與內涵。於於大道普渡之因緣要行遍於天下,要有濟公無私之歙歙焉的內涵,能了愿為天下要善信才是感天恩,呈現這渾其心之純樸。渾其心是真誠,以真誠待人,善緣之百姓皆注重修身使其耳聰目明,聖人以真常之心,是親情對待世人如小孩般的照顧。
鑑古可通今,藉歷史偉人為借鏡:漢高祖劉邦在洛陽的南宮,設盛宴款待各功臣和諸侯。席中,劉邦突然對大家表示:「各位諸侯和軍團將領們,相信你們都不會故意隱瞞我,我也很想聽聽大家心裡的想法。請大家來討論一下,今天我能夠贏得天下,而項羽卻失掉天下的主要關鍵在哪裡呢?」
血性漢子王陵立即表示:
「坦白地講,陛下對部屬的態度常較隨便而輕忽,讓人有點不被尊重的感覺,相反地,項羽較為講究禮節,對部屬也常刻意表現他的愛護,以這點來講,陛下本來是較不利的。」
劉邦聽了只笑笑地表示同意王陵看法。
王陵繼續說:
「但是陛下賞罰分明而乾脆,毫無自私之心,這卻是項羽所無法做到的。」
劉邦聽了「哦,這又怎麼講?」劉邦問。
「陛下派出部屬攻城掠地時,所得的戰果皆歸屬於有功者,顯示陛下大功無私,與天下同利。
「項羽卻妒賢嫉能,害怕別人的功勞大,愛好表現自己是傑出的,這反而會常遭疑忌。戰勝的人,不給功勞,獲得土地者,全歸項羽自己管理,有功不賞,反常受害,此其所以無法得到別人支持,而喪失天下的主要原因啊!」
劉邦聽了,卻搖頭表示:
「你們講的只算對了一部分,還有更重要的原因你們疏忽了。以運籌策於帷帳之中,決勝於千里之外,我並不如張子房(張良)。掌握國家資源,安撫百姓,供應餉饋,作戰時不讓我們缺乏糧食之方面的能力,我不如蕭何。集結百萬雄師,戰必勝,攻必取,指揮戰爭的能力,我也不如韓信。
「這三位都是世間少見的奇才,我雖不如他們,卻能夠用他們為我效勞,這便是我所以取天下的地方。項羽只有一位范增,卻不能用,所以才會被我擊敗的!」
劉邦這種講法,自然也頗能得到在座將領及諸侯的認同。
興漢三傑固然重要,誠如王陵所言,劉邦經常以「與人共分天下」的策略來爭取支持,的確是楚漢相爭劉邦勝利最主要的關鍵因素。
道場道務的興衰,位上者有濟公心的化使善者信者能有認同感,參與感、榮譽感、歸屬感、才是報答 天恩師德的共事。

趣譚一、
何其慶幸能參學經典,能得知當今世代的天下大明師,濟公老師無時不刻諄諄教誨,與老子此章所示:以天下百姓心為心。濟公老師的付出千般愛。善者吾善之,不善者吾亦善之,德善。信者吾信之,不信者吾亦信之,德信。聖人在天下,歙歙焉,不善者、不信者就算徒兒不理睬 自甘墮落也無奈,付過千般愛,在徒身上,願徒平安無恙回來,聖者於天下渾其心,百姓皆注其耳目,聖人皆孩之。
當今天下一大明師對於不善者吾亦善之,德善。不信者吾亦信之,德信。是明歷歷的寫照。師尊慈心時予呼喚好讓善者吾善之,信者吾信之,使之銘刻叮嚀;
師尊慈訓 調寄:梅花三弄
(一) 寒風陣陣吹心房 引起濟公心惆悵
愛徒修道似波浪 起起伏伏無方向
眾生生命交手上 愛徒莫當兒戲樣
己念一起慎思量 佛魔之間定昇降
(二) 多少深夜自療傷 關心苦痛誰探訪
無助淚水流臉龐 委曲無奈對誰講
徒兒莫哭師在旁 師願分擔徒憂傷
讓師為徒撫平傷 師願當徒避風港
(三) 天時燃眉非以往 寃氣連連沖天響
寃欠拉住師衣裳 濟公偏心為徒郎
只因師徒情綿長 只盼愛徒將道揚
再多困難師願闖 粉身碎骨為徒擋

uangwu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道德經趣譚第四十八章
為學日益,為道日損。損之又損,以至於無為。無為而無不為,故取天下常以無事,乃其有事,不足以取天下。

提要:
古德云:大道本來自身有,迷人不知向外求;中庸:道不遠人,人之為道而遠人;佛門:以不動道場;皆是絕對,不出戶,不窺牖,其出彌遠,其知彌少,這絕學的答案。
不可否定的事實,世人稍有覺醒想要救已受災難頻傳的地球,明智者呼籲全民周一無肉日。這些事其實古聖先知早已明言:中庸:「使天下之人齊明盛服,以承祭祀。洋洋乎!如在其上,如在其左右。」
位上者呼籲使天下之人,人人皆能齊明盛服即是知天下。以承祭祀
造物主即是時節因緣所至,感悟 天恩師德,珍惜師授如在其上,如在其左右求道第一寶,此孔門傳授心法的真傳;即是見天道。
有此明確的答案亦是為往聖繼絕學,為萬世開太平,能恪遵四維綱常之古禮,洗心滌慮,得取天下常以無事的世界大同。
無事;乃無為之心而行事,上士聞道者皆能推恩不居功才是無為。
無為者所為道日損:於肯損去凡俗之迷好,不受外誘之私的物格,無為而無不為,充其本然之善的致知,抉取此用之於自身天下,可使常於永恆平安無事,以至於無為而為所處事即可德配天地。
老子道德經第二章已明言:生而不有,為而不恃,長而不宰,功成弗居,自身主宰來取用於自身天下,心靈無愧疚即常以無事。
以至於所處事不能以無為,即迷失在於五色,五音,五味,心態上跂者、誇者、自是、自見、自伐、自矜、謂乃其有事,存有私心成見,無道與德即不足以取得天下之安寧。

闡釋:
為學:先求知為主,日增新知可明是非、知善惡,遵道而行則日有所增益聖智。
為道:為道去知見,已知易傲,知見入知是無明本。要損棄無明,無自以為
是明者而自謙,入道者其提昇理念不可趨俗迷真,僧肇云:「趨俗難修真。」
老子於第二章明示學人:為道不被根塵假象所蔽。因此老子以為道直示:「天下皆美之謂美,皆知善之為善。」有此思維是拯救不了自身生命;不明歸根與復命,有此為學入門求知,為道要離相,損棄不成熟的成見而能謙恭,頃聽,受教。顏淵曰:「回雖不敏,請事斯語矣!」
老子於前章明示:「知天下,見天道:」直示參學者該有明確目標,得知修之於天下,其德乃普,普知天下以德為貴,見天道以道為尊;如此所為學則有日益,若迷此而為道,則浪費了精神、時間、生命,如此為學則無益,為道則日受其損。
知天下惟聖者;皆以仁為己任之任重道遠,見天道之殊勝;聖者皆奉萬物之母之天命,共闡天道並育而不害,並行而不相悖;天之道利而不害,聖人之道為而不爭,盡是一理歸元。無為而無不為是盡職以擔大任、行大孝、無有自是、自伐,甚至功成弗居,有此之行是該作而做的無不為。
因此以率性之道,取用於自身天下,若明君取用以治理有國之天下,這真常應物,理性以無為即無事,理念上有了貪婪好高則謂乃其有事,有事則有為。易妄自訂規範,自然人多技巧,奇物滋起。法令滋彰,盜賊多有。有了亂象叢生則不足以此留取典範來行遍於天下。

句解:
為學日益:學入德之門所學求知聖意皆共證,若一出善言,則天下之人獲其福;一違善道,則天下之人罹其殃;若一肆其心,而事有以階於亂;一念於德,而邦有以漸於興。
為道日損:即離一切言諸相,於相而離相,無相為體,呈顯其內德。若不損減其內心三毒,所為道己靈智必受損而不貞。
為道其外王若不革其名利四相之誘,所為道之心則不固。
損之又損:承擔了生命主宰裁判的尊位,盡職不落得失勝負之相對,離一切諸相,格物至物格此日日新,又日新,去濁留清之克己復禮。
以至於無為:心物不蔽貪瞋痴三毒,身物不染殺盜婬三惡,能復性初,至覺心源之率性,知天命之性而率性,至無住,無念所用事謂無為。
無為而無不為:以心法真傳,有益身心靈之聖職,依理而行參與為志工。誠者,自成,而道自道;遯世不見,知,而不悔,將該做的而做,無怨尤才是無為而無不為。
故取天下常以無事:反求諸身而自得之,學人祈願 上天恩賜平安,權在於己心無愧疚,每一當下言行對得起良心的心安,周旋在人倫,人際,皆安心即是自身天下,不失真常則安然無事。
乃其有事:迷頭認影,認假為真,心物不格三毒,身物不軀三惡,謂乃其有事。
不足以取天下:意不誠,心不正,身不修,物不格,知不致,雜念必繁生,神飄無止,即不足以取天下,既無典範可取,自身天下必危難矣。
趣譚一、
先王之訓,不徒言也,先王之教,不虛行也,淺行之則小理,深行之則大和,淺深小大之應,其猶影響矣。
然則天下至廣,王化至大,增減損益,難見其形。是以政之損者,雖不見其日損,必有時而亂也;教之益者,雖不見其日益,必有時而理也。
三皇之為君也,無常心,以天下心為心;
五帝之為君也,無常欲,以百姓欲為欲。
順其心以出令,則不嚴而理;
因其欲以設教,則不勞而成。
為學日益於事師之道與學有師道尊嚴;宗聖曾子提示學人:天下有三項達到受尊崇之日益,爵一,齒一,德一,朝廷莫如爵,鄉黨莫如齒,輔世長 民莫如德《公孫丑下》;
爵一;是修之於國,於國家每每皆能為民之父母,其爵可顯位之尊;
齒一;是修之於鄉,德蔭鄰里,為鄉里受敬仰的長者;
德一;是修之於天下,敬天地,闡發聖佛之奧旨,化人心為良善,一大恩師。
為學:入則孝,出則悌,溫、良、恭、儉、讓、不自伐,不炫己有爵、
齒、德、時予自省,自訟。
為學;入德不求名聞則日益。為道;圓覺不志利養增益其德。
為道日損;古德有云:學道別無實法,變化氣質,尅除習氣而已。氣質變,品格不期超而自超。習氣除,佛法不求透而自透。金以鍊而精,鏡以磨而淨也。今之學者惑甚,易淪為下根而愚鈍,機思遲迴,惛沉厚重,掉舉猛利,難以策發。愚而好自用,憑己之私以抉擇,任鹵莽之質而不知革,益騖外之習而不知返,投鉛鐵於真金,求斤兩之多,不知其襍偽不堪也。
註:惛沉(愚者不及之痴禪),掉舉(智者過之狂慧)。
種性邪,錯知解;用白墠塗鏡,欲光明潔白,不知其埋沒愈甚也。真有志聖賢佛祖之學,必先易眾人所難,緩時流所急,師於古,不師於今,考於人,不信於意。
說我過者如良醫,譽我善者如鴆酒;千古道脈期我者,為明師良友;眼前活計誘我者,為惡友魔黨。
看一經思與身心當下相應;
覩一事思與本分有何損益。
見賢思齊,見不賢而內自省,是賢與不賢皆能益我矣。儻見善不能隨喜修學,見惡輕慢毀侮,是善惡皆能損我矣。嗟嗟!
善取益者,無往非益。甘自損者,無往非損。故曰:「智人治心不治境,愚人治境不治心。」
柰何不深思哉。予生過失最多,未能寡過,安能策人。然法友果能自策,予之過,卽法友藥也。
嗚呼!世衰道微,師資誼喪,相縻以名,相羈以勢,誰復知有出生死成菩提事。口云為生死,培生死者有之。口云求菩提,背菩提者有之。
總由不破我法二執故也;然此二執,潛伏藏識,遊戲諸根,日夜流注,曾無閒斷。捨此不究,而別究教觀;捨此不懺,而別修懺摩(容忍);捨此不淨,而別求淨土,豈自覺覺他之道哉!

趣譚二、
乃其有事:在於其宿世根基祖德與福報,當下一機,乃祖師相傳,祕密
直指,大機大用。天魔見之喪膽,外道聞之魂驚,二乘以下則茫然無措,惟知此我者,則受之安坐,拈花乃佛大機大用。
為學:於六祖惠能明示:一切萬法不離自性,中庸:首明道之本原出於
天而不可易;老子直示歸根復命。
依此而學必日益;
古德提示:學道一要真為生死,二要具足剛骨,三要開發見識。
無真實為生死心;饒你有志氣力量,只作世閒豪傑,斷不能為出世聖賢。
無真實剛骨;饒你要出生死,決被情欲牽,熟境迷,利名移奪,魔患埋沒去。
無真正見識;饒你怖生死,勇猛直前,必被邪師惡友引誘,輕安少得縈惑,或墮光影門頭,或坐知見窠臼,乃至或以味禪為功德,或以空寂為家鄉,極勝亦流入二乘權曲境界,無由直趨菩提。
若不遇真師匠,唯應讀誦大乘,深求至理。不依文解義,不離經穿鑿,法法會歸自己,處處體認心性,自於真宗,漸堪趨入。
儻遇明師良友,不問聖凡,但具正見知如來祕密藏者,卽可依之人,放下身心,不惜體面,不辭勞苦,不畏饑寒,乃至不吝身命,畢生服役,咨稟法要,自然福至心靈,感應交徹。如螟蛉克肖,時雨化生,以得親近善知識故,則能親近最上妙乘,以得習學上乘法故,則能出生廣大圓滿智慧。

uangwu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道德經趣譚第四十七章
不出戶、知天下。不窺牖、見天道。其出彌遠、其知彌少。是以聖人不行而知,不見而名,不為而成。

提要: 六祖壇經:玄策云:「威音王已前即得,威音王已後無師自悟,盡是天然外道。」若無師承直示;想明道確是很難,若有福報沾受 天恩師德就可了解古哲所云:「海水一滴,百川同味。」的實質意義,聞道者可知天下之事理,見天道之吉凶。不再從戶牖而迷失於五色、五音、五味所貪好而攀緣。
法華經:「入如來室者,即眾生大慈悲心是,豈可入於有相屋宅乎。」
老子於11章:「鑿戶牖以為室,當其無,有室之用。」藉以有形屋室的戶牖來領悟自身生命在25章域中有四大,這四大是指眾妙之門的戶牖。能契入第16章的歸根,25章的四大,就可聆悟到老子此章知天下,見天道這谷神不死的真實義乃指引學人明乎天地之根源。在27章這聖人常善救人是延續道脈傳承,指明道在己身因此其出彌遠、其知彌少,雖智大迷,是謂要妙的融會。

闡釋:
此章老子直示:入道明道者惟有心存知足而感恩,一心以「道」為相隨,不再好奇異或貪婪。
襲明是了悟「道」有沿襲道脈,人有血脈,道有道統,人有血統。明道者就可明判「道」與「教」的關係,屋主有生命的主人在,就不必出戶、更不必窺牖,就能知天下之庶理與見天道之機道,因為自身之四大是探究「復命」的使者。
以有形國家,君王不必出戶窺牖就可統籌國家大事,因為有駐外大使。學人因緣遇聖人是道脈傳承之天使,明師直授心法真傳而得直示父母未生前的本來面目,得知止其心自定,就可不出戶、知天下有關倫常,秩序之吉凶禍福諸事。不窺牖、見天道之時節因緣與上天造化之諸理。
迷者不能知足者富與知足之足,因此勤往外求,老子導正學人的思維,若直往外求是其出彌遠、其知彌少。
聖人乃奉天之命而示現人間來度化有緣,聖人智德具足,因此所行不言之教,無為而為,「道」即是天性良心。
天性之善自然流露,行於家庭是孝悌,行於國家是君臣,行於聖道是仁義,行於日常是謙恭,這些都是自身本自具足的良善,子曰:「仁遠乎哉?我欲仁,斯仁至矣。」
孟子亦云:「惻隱之心,仁之端也;羞惡之心,義之端也;辭讓之心,禮之端也;是非之心,智之端也。惻隱、羞惡、辭讓、是非,情也。仁、義、禮、智,性也。惻隱之心,仁之端也。擴而充之,則可以保四海矣。」
老子直示是以聖人不行而知,不見而名,不為而成。即中庸所示:誠者;不勉而中,不思而得,從容中道,聖人也。是異曲而同工。

句解:
不出戶、知天下:聖人用心如鏡,不將不迎,來無所粘,去無蹤跡,以其至虛而應萬有也。故老子有言:不出戶知天下。
明乎25章域中有四大,而王居其一焉!身中真宰做主,就不必出遠門就可知天下事理之安危。
不窺牖、見天道:迷昧者衹遊走於四大旁門謂之窺牖、明乎時節因緣所至謂見天道。
其出彌遠、其知彌少:茫無目標的精進是馳騁畋獵,多令人心發狂,故其知越少。
道不遠人,人之為道而遠人,不可以為道。迷者往外求,汝行與道合,諸佛心即是。外求有相佛,與汝不相似。心外求佛就是外道,心外說法就是魔說。
是以聖人不行而知:孔子曰:「德之流行,速於置郵而傳命。」天性本自具足,聖人不必出行遠求諸戶,自然能悉知天下事理,不必窺牖之小道,自能闡揚天道的殊勝。
不見而名:聖人替天行道,聖德之光,天下敬畏之,四方歸納之,不必炫耀自然成名於天下。
不為而成:率性是天性的流露,不必矯柔造作施為自然而成德。

趣譚一、
老子以不為而成乃自足於己也。自性本自具足,故慧智可周遍萬物,無幽不鑒。故天下雖廣,可不出戶而知;天道雖微,可不窺牖而見。格物、物格、使其私欲淨盡,而無一毫障蔽之故也。
奈何人心易沉瞑利欲,向外馳求,專以利令智昏,故去性日遠,情塵日厚,塵厚而心益暗。故其出彌遠,其知彌少。
是以聖人物格而淡然無欲,不事於物。故寂然不動,感而遂通天下之故。故曰不行而知。道備於己,德被群生,可不言而化,故曰不為而成,皆是自性本自具足也。
當今一大明師直示:「當前即是」。蒙 天恩師德,有福報之緣遇者必豁然這不出戶的聖意玄機。儒門中庸:「道不遠人,人之為道而遠人。」六祖惠能開示:「一切萬法不離自性;何其自性本是具足。」皆是同證不出戶、知天下。不窺牖、見天道之至理。
我國古代唐朝‧梅花尼子‧以《悟道詩》「盡日尋春不見春,芒鞋踏遍隴頭雲。 歸來笑拈梅花嗅,春在枝頭已十分。」這都同證迷者不能反求諸身而往外馳騁而其出彌遠、其知彌少的後果。
修之於身至修之於天下,這些微妙玄通此層次成長至不出戶、知天下。不窺牖、見天道就與老子所示歸根復命,即是玄之又玄眾妙之門的答案。

趣譚二、
歷史的見證:網路上有這樣一則故事,在古代東晉時期,講了一有位從一個江洋大盜,變成了人人稱讚的大將軍。
東晉時期,有一位名叫戴淵的人,在年輕時衹是遊手好閒,墮性總不愛學習,還經常招集一夥地痞打群架鬧事,騷擾鄰里百姓,是出了名的小無賴,氣得他父親將他趕出家門。沒有人管束,這也就導致了他更加無法無天。他糾集了一群和他一樣的無賴少年,流竄長江、淮河一帶,幹起了打家劫舍、攔劫來往舟車的罪惡勾當。
有一天,戴淵及其同夥在長江邊見到一條大船沿江逆流而上。船頭船尾裝滿了箱子,船上只有幾名船夫,他們一夥便上船準備動手搶劫。而船上的主人正是有名的陸機,他站在船頭,處變不驚,泰然自若。見戴淵坐在江邊的一把椅子上,神情自若地指揮著他的同夥,便走到船尾,和顏悅色地對戴淵說:「我看你指揮手下,神情如同指揮作戰的將軍一樣。你既然有這麼大的才能,為什麼不能做點有益於國家的事,而去幹偷雞摸狗、見不得人的事呢?」
當戴淵發現陸機是個知書達理的人,而且氣度不凡,心裏便油然升起幾分敬畏。而當他進一步得知面前這位和善的長者就是遠近知名的學者陸機時,立刻拜倒在地,請求寬恕。陸機微笑著說道:「大丈夫生當盡忠報國,死也要死得其所,你為什麼要在江湖上鬼混,幹那些傷天害理的事呢?」道德經第33章強行者有志。不失其所者久,死而不亡者壽。
戴淵涕淚交流地哭訴道:「我從小不讀詩書,不明事理,幹了不少壞事,被父親趕出家門。從此我便自暴自棄,弄得天怒人怨,現在我不做這些事還能做什麼呢?再說,我現在已是聲名狼藉,誰還會收留我呢?」陸機說:「你能有這樣的想法,說明你良心還沒泯滅,只要你能痛下決心,棄惡從善,以你這樣的才能完全可以為國家做出一番事業來的。」
聽了陸機的勸導,戴淵覺得很感動,從沒有人這樣真心友善地關心過自己,連忙扔掉手中的武器,對陸機再次下拜,懇求拜陸機為師。從此,戴淵真心誠意地隨陸機讀書學習,十分勤奮,進步很快,終於成為一個為人正派、言談舉止嚴肅認真的人。陸機與他結為好友,並推薦他到軍隊任職。後來,戴淵指揮軍隊打了許多勝仗,成為為人謙和、厚道、深受官兵愛戴的大將軍。
戴淵從一個劣跡斑斑的江洋大盜轉變為人見人贊的大將軍,關鍵之處在於他聽得進別人的規勸,並把它落實在行動上。人心本善,而對仁的開發,別人的幫助是次要的,主要是自己能夠主動開發。從他接受陸機批評的態度上來看,這種轉變幾乎是在一閃念之間。良心作主乃率性的功力,即是不行而知,不見而名,不為而成。亦是孔夫子所說的一句話:「我欲仁,斯仁至矣。」
其出彌遠,其知彌少;孟子曰:「求則得之,舍則失之,是求有益於得也;求在我者也。求之有道,得之有命,是求無益於得也;求在外者也。」《孟子盡心上》

uangwu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道德經鑰 第四十六章
經文:天下有道,卻走馬以糞。天下無道,戎馬生於郊。禍莫大於不知足,咎莫
大於欲得。故知足之足,常足矣。
提要: 明智者能知天、事天,盡在於已沾受 天恩師德有聞道而進此入德之門。悟道不離根,聖意不離身心靈之一貫也。
闡釋: 感蒙 天恩師德有此一大事的殊勝因緣,對於經典所參悟不外於「歸根、復命」;即是儒門中庸:「蓋欲學者於此,反求諸身而自得之,以去夫外誘之私,而充其本然之善。」
孟子曰:「人有恆言,皆曰天下國。天下之本在國,國之本在家,家之本在身。」《孟子.離婁上》
. 身之本在心;華嚴經:「知一切法即心自性,成就慧身不由他悟。」
聖意所言及天下有道即心自性,不離自身天下。儒以知止而后有定來同證天下有道,卻走馬以糞;謂意馬有主駕御,思維之君主無昏沉而能勤耕己心田。天下無道,戎馬生於郊;即自身天下無道,心思如戰馬,理念昏沉又貪婪無厭,妄失歸根使意馬往外奔馳,猶戰亂禍害四起,生靈不得安寧。
老子說:自是、自見、自伐、自矜這是災禍最大主因在於各自為是的不知足;災禍的發生最大的主因是錯誤的高估自己能力,以有形的天下,令人不解是有些國度對於領導之理念偏差,所引發戰爭禍殘害生靈與傷及無辜,尤其是對於各自宗教信仰的差異所引發的戰亂與相互毁謗,宗教是天下有道,可安頓心靈使人和睦並且能建立德行的事。有些對於宗教的偏見盲從與誤導信眾所產生毒害,影响心靈上理念昏沉的災禍或貪婪無厭之過咎。
老子指引「知止」的歸根,「能安」的復命,使心靈不再流浪生死的知足之足,「能得」歸根復命才是絕學無憂的常足矣。

句解:
天下有道,卻走馬以糞:自身天下有道,心思之意馬確能安於本份勤耕己心田。
天下無道,戎馬生於郊:凡夫只看到別人外在的污點,卻看不到自己內心的垃圾。
心思理念不正確,意馬失控而往外奔馳,心地如戰場,
擾亂到身心靈失序而情緒不得安寧。
禍莫大於不知足:一切的禍端是來自於不懂得感恩與懺悔。
咎莫大於欲得:一切的過咎來自於貪婪無止,面臨大事與難事,可看出一個人的擔當;處順境、逆境,可看出一個人的胸襟氣度;遇喜事、怒事,看一個人的涵養;與同輩相處,可看一個人的見識。
故知足之足,常足矣:致知、知至是智慧的另一永恆特點,就是從平常中看到神奇!入門是有道之歸根,行持是有德之復命,以知足於此生有幸能感蒙 天恩師德可放諸四海皆準,行遍於天下無禍害無過咎此謂知足之足,是亙古不變之至理可謂常足矣。
經鑰一、
道德常常能彌補智慧的缺陷,然而,智慧卻不一定能填補道德的空白。惟有中華經典教育傳統文化的道德命脈,可明智判定出當今世態人心的是非與正邪。
古云:「博極群書、只要知聖人所用心處,知得了、自家心術即正。心術正、則種雜毒,種種邪說不相染污矣。」
古詩:林盛山峭蘊佳果,海深礁險藏珍寶,
有道堅守一畝宅,日日唯耕己心田,
聖意皆藉物而言道,中庸:「射有似乎君子,失諸正鵠,反求諸其身。」
參學經典對於自身天下其心靈有所「歸根」的明確方向,意馬就能安逸此卻走馬以糞,可謂則近道矣。
對於自身天下其心靈不得終極歸宿的「歸根」而流浪生死,可謂戎馬生於郊。禍患來自於心靈不知滿足的貧窮,災殃來自於貪婪無厭的極烈。
一則「日日唯耕己心田」這句有啟示的故事:有一天,佛陀來到一座村莊化緣托缽,正在耕田的農夫見到佛陀,就說:我以自己的力量耕田下種,以供飲食,沙門瞿曇(出家人謂沙門,瞿曇是佛陀的祖姓。)你也應該這樣做。佛陀說:我也自己耕田下種以供給飲食。農夫懷疑地問:我都不曾看見沙門瞿曇駕牛耕田除草,為什麼瞿曇要說:我也自己耕田下種以供飲食?可否為我開示您耕田方法?佛陀以偈言回答:信心為種子,苦行是時雨,智慧為犁軛,慚愧心為轅,正念自守護,是則善駕御者,保藏身口業,如食處內藏。真實為其乘,樂住無懈怠,精進無廢荒,安穩而速進,直往不轉還,得到無憂處。如是耕田者,逮得甘露果,如是耕田者,不還受諸有。農夫一聽,歡喜讚歎佛陀是位真正善於耕作的人。《雜阿含經》

經鑰二、
老子道德經對於「歸根」是了卻生死根本,句句消歸自己的種種提示;
達摩血脈論:「若自己不明了,須參善知識,了卻生死根本。若不見性,即
不名善知識。」
蕅祖云:「文字為觀照之門,若不句句消歸自己,則說食數寶,究竟何益?有云:「欲要上山去,請問下山人。」契悟經典遵循高僧所示:「歸就自己,鑒覺自性,是汝導師。」的叮嚀;
百丈:「夫讀經看教,語言皆須宛轉歸就自己。但是一切言教,只明如今鑒覺自性,但不被一切有無諸境轉,是汝導師。能照破一切有無諸境,是金剛慧,即有自由獨立分。若不能恁麼會得,縱然誦得十二韋陀典,只成增上慢,卻是謗佛,不是修行。但離一切聲色,亦不住於離,亦不住于知解,是修行讀經看教。」
圓悟禪師:「千經萬論只說此,前後聖作用方便妙門只指此,如將鑰匙開寶藏鎖。門既得開,觸目過緣,萬別千差無非是自己本分,合有底珍奇,信手拈來,皆可受用。要透生死,除非心地開通,此個公案,乃是開心地鑰匙子也,只要明瞭言外領旨,始到無疑之地。」【卷下】

經鑰三、
天下無道戎馬生於郊,是提示對於內德涵養的省思;
師母慈訓:知恩要盡心修辦,感恩要誠心懺悔,肯懺悔才有精進。感應來自感恩,感悟與感動有此忠恕才有德行。於順境該感恩,於逆境該悔。
師尊慈語:驕傲及虛榮最大的殺傷力;就是錯誤地認識自己,更錯誤地高估自己的能力。眾生的呼吸聲你們聽到了嗎?辦道人的心酸你們嚐到了嗎?學前人的擔待,勿自恃的口吻責備人。
不要太強調和注重佛堂或道親人數的多寡,而造成了爭奪擁有的心念,這都是不正確的,稍起偏差即起心計較,則易墜道,須知道:上蒼最後的評功論果是以德性、戒律、心念、愿行、火候而定昇降,並不在於外來的福德名相。
多少人眼前已捲進了道權、道勢、道名的陷阱而不自知,真人
痛心惋惜;修道人最後在此著相不省、夫復何言?為師和你們師母當年什麼都沒有帶著回去,留下三曹的責任和人間道場讓你們去辦,你們又有什麼好執著你的、我的爭奪呢?
知足之足,常足矣:建立起信任,需費時多年,但思維與作為一偏差,只需幾秒就能摧毀它。
人人可以披上華麗的衣裳與外表的妝扮,但美好的心靈不是可以隨手購買取得,它不用表面的取巧與排場,而是需要深深的體悟、盡力去栽植、苦心的孕育!

uangwu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